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启功旧藏金石碑帖2932万元整体拍出,收藏者将学术整理
2019-11-20 09:13:53 作者:黄松 综合报道 来源:澎湃新闻
11月18日下午,中国嘉德2019秋拍“启功旧藏金石碑帖、法书影本672种”作为一个标的上拍,拍品现场以1600万元起拍,经过近15分钟鏖战,加佣金最终以2932.5万元成交。此672种中有启功先生题签、批校、题跋本共212种,上自先秦金石,下迄近代碑刻,是启功先生一生心血的结晶、其书学思想的来源,亦是成就先生的基石。
 
有关学者表示,这实际就是一个完整的馆藏,一部详尽的中国书法史。澎湃新闻刚刚获悉,这一启功先生的金石碑帖收藏被一位致力于文人书画收藏的收藏家整体收藏,这位收藏家对澎湃新闻表示,今后将通过学术整理,对启功先生的书法学术思想进行深入研究。

\
启功旧藏金石碑帖、法书影本672种
 
启功先生(1912—2005)是当代著名学者、书法家和画家。他著作丰富,通晓语言文字学,甚至对已成为历史陈迹的八股文也很有研究;他做得一手好诗词,同时又是古书画鉴定家,尤精碑帖之学。
 
欣赏他的书法作品,总要联想到他对碑帖的精深研究,因为他对碑帖的研究和他的书法艺术成就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碑帖之学是明清两代兴起的一门学问。他就是开拓者之一。这门学问除夸扬珍异、竞炫收藏的古董藏家不能算外,其路子约分为二类:一是研究其中历史资料,以碑刻文辞证史补事,或校读文辞;二是赏鉴、研究其书法艺术。启功先生兼于两者,更精于后者,他在两者之间融合贯通,其方法突破前人藩篱。

\
启功和黄苗子郁风夫妇
 
虽然启功先生收藏这么多拓本,启功先生却是一个帖学主义者,主张从墨迹中汲取营养。而之所以购买这么多碑帖,一个重要原因还是它们价格不高。他收藏不做投资之用,而主要是为了做学问,做研究,临习。因此多是普通本,善本并不太多(以《明拓张猛龙》、《火前本真赏斋帖》为个中翘楚)。
 
也正是因为这个朴素的动机,他的这些收藏转而成为一个完整的学术体系。在碑帖之学上,启功先生的一大贡献就是开拓了新的研究方法,他一改以往名家学者,如叶昌炽、翁方纲等研究历代碑帖只重形式,不重内容;只知书法,而略其辞章之习。通过对内容的考证修订一些文献和碑帖真伪的认知。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启功对《孝女曹娥碑》的真伪考证。
 
《孝女曹娥碑》历来被认为是书圣王羲之的作品,被奉为皋臬。学习书法的人很多都有临习过这篇经典小楷,但绝少有人琢磨过它的具体内容。关于《曹娥碑》内容的漏洞,启功先生写到:
 
余尝考之,其文与《水经注》中所引,殊不相合。《水经》多载名胜古碑,其言自非无据者。且帖中行文隶事,多是节妇殉夫之典,与孝女殉父渺不相关。至于遣词,尤多纰漏累赘之处,谓为“绝妙好辞”,转同讥讽。拙作有《绝妙好辞辨》一篇,曾详论之,兹不复赘。
 
而嘉德此次这批672种中有启功先生题签、批校、题跋本共212种,相信其中有不少他文献考证的真知灼见。其中的重要藏品中有几个最广为人知的本子,“公藏也无出其右者”,第一个本子就是明拓松江本吴皇象书急就章。

\\
张珩、启功 题签 容庚 题首 马衡、叶恭绰、康生、郑世芬、林志钧、 黄孝纾、黄君坦、谢稚柳、于省吾等 题跋 吴皇象书急就章(明松江本) 明拓本
 
在西泠印社副社长陈振濂看来,这是一个明拓,也是公认的传世最旧本。非常精彩,很多名人都在后面留了题跋,在当时也是非常珍贵的本子,现在是一个章草世界的典范,它的用笔方式是最典型的,大家认为它就是一个标准本。启功先生曾经从文献考证的角度,写过《<急就章>传本考》,收录在他的《启功丛稿》中。如今像启功先生这样的学者,再也找不到第二个。

\
启功 题签、题跋 乾隆内府摹刻落水兰亭并跋 清乾隆间内府拓本
 
其中有不少碑帖,是许多人案头临习的版本,如启功先生旧藏明《张猛龙》便是爱之又爱的,先生在后面题了长跋。陈振濂认为,启功先生有一个比较重要的特点是对自己收藏的碑帖用书法进行注释以及解读。“在启功先生的这批收藏里,看到了他在后面题了很多学问的考释,每个本子的比较,他有很多这类的东西。这类的东西是启功先生那一代文人、学者的常态,他们就是这么做的。但是到了今天,我们的学者和书家们,很多没有经过传统国学的熏陶,都是新教育下成长起来的,要把碑帖里各种的学问提取出来,还要有能力变成题跋文字,绝大多数的人已经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了。古汉语的能力不够,古典文学的能力不够,考证的能力也不够,而且,很多人没有建立一种日常书写的习惯,看到一个东西马上用毛笔记下来的习惯。”
 
而对于《张猛龙》启功先生还自己在《论书绝句》里提到,“出墨无端又入杨,前摹松雪后香光。如今只爱张神冏,一剂强心健骨方”,所以张猛龙是启动先生的最爱之一。

\\
启功 题跋 魏张猛龙碑并额并阴 明拓本
 
论及启功先生书法学习历程,参考他本人的自作诗“先摹赵董后欧阳,晚爱诚悬竟体”。通过碑帖的题跋中,可以也看到他对唐人写经的吸收。同时也有一个从墨迹到拓本的过程。刀刻不能准确地传达墨迹,他自己就说“碑经刻拓,锋颖无存”。但是可以通过“透过刀锋看笔锋”建立起墨迹与刻本的关联。要能做到这一步,必须对墨迹刻本多有领会,揣摩墨迹与刻本之相通与相异。(“余非谓石刻必不可临,惟心目能辨刀与毫者,始足以言刻本。”)

\
张效彬、启功 题签 启功 批校、题跋 唐柳公权书玄秘塔碑并额 元明间拓未剜本
 
启功先生通过比较研究这几百本碑帖拓本,达到“透过刀锋看笔锋”的境界。而这些考证题跋的墨迹,不仅是启功先生书法水平的真实反映,又完整记录了他的治学方法。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些碑帖确实不应该分散。相信新藏家会珍视并守护这份儿启功先生留下的独一无二的文化遗产。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