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被历史尘埃淹没的20世纪重要艺术大家——谢投八 “重现”
2019-01-24 10:11:33 来源: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

谢投八 “现身”留法大展
 
纵观历史,20世纪的中国无疑处在一个伟大的变革之中,面临着危机与转折,而艺术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意识形态产物也必然在寻求新的生机。一代留法艺术家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希冀走向更大的国际艺术舞台,完成自我建构。他们在文化冲击和生活锤炼的双重压力下,依旧谱写出了那个时代史诗般的艺术华章。
 
矢志不渝精研写实主义绘画的徐悲鸿,
潜心现代主义思潮的刘海粟,
陶醉在法国艺术最高殿堂的常书鸿,
漫游在塞纳河畔圆顶咖啡馆的常玉,
唱着“窦尔敦”的潘玉良,
喝着威士忌的赵无极
……
这些被世人敬仰的艺术家留学或游学的故事,
早已被人们熟知。
但“谢投八”,这个生疏的名字,
人们却对其知之甚少,
其原作也鲜有人目睹。
在此次“留法大展”中所呈现的谢投八的两幅作品
实属国内首次公开展出。
 
他曾先后两次获得法国巴黎朱利安美术学院首奖,
他是“中国留法艺术学会”初创成员之一,
他是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创办人,
徐悲鸿评价他“其艺甚高”,
吕斯百称赞他“当时在巴黎学习时是这个
(吕先生竖起大拇指)”,
胡善余曾说“他在巴黎时画得非常好!”

\
谢投八留菲照片 1925年(谢投八家属提供)
 
谢投八(1902年1月—1995年12月),祖籍漳州海澄三都树林兜水头社(今属厦门市海沧石塘村),是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传播者和拓荒者。1919年赴菲律宾大学美术学院学习,1928年入法国巴黎朱利安美术学院深造,1934年回国后,一直从事美术教育,正如他在诗集《复燃草》中所写的:“春风何浩荡、桃李邑芳菲”。他主持创办了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前身为福建省立师专艺术科),历经筚路蓝缕的风雨历程,以系统的现实主义思想开启了现代美术教育事业的新篇章,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艺术家和教育家,如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徐里,台湾著名版画家周瑛等。

1902年,谢投八出生于美丽的福建厦门。但是,命运似乎有意让他历经磨难。三岁起,父母相继辞世;七岁那年,又得了一场大病,使左腿萎缩致残。从此以后,他变得沉静而内向,与此同时,逆境也造就了他坚韧的性格。

\
谢投八留法照片  1931年(谢投八家属提供)
 
十七岁那年,他在集美中学毕业后即赴菲律宾,考入慕名已久的菲律宾大学美术学院。六年毕业后,留在马尼拉兼任华侨中文学校校长,并在菲律宾大学美术学院继续进行绘画研究。但他不满足于已经取得的成就,希望能到当时世界美术中心巴黎继续深造。1928年,为了自己所热爱的艺术事业,他告别妻儿,只身踏上求艺之路。到巴黎后,他先进入一个私人画室,专攻素描和解剖学,而后考入法国巴黎朱利安美术学院,师从著名画家保罗•阿尔伯特•劳伦斯(Paul Albert Laurens ,1870-1934,劳伦斯是法国著名的现实主义画家,1891年曾赢得第二届罗马绘画大奖,劳伦斯同时也是吕斯百和颜文樑的老师)。

\
法国巴黎朱利安美术学院
 
初到巴黎的谢投八每天流连于卢浮宫等博物馆之间,沉醉于达芬奇、拉斐尔、提香、鲁本斯等文艺复兴古典大师之中,并潜心研究大卫、安格尔、普吕东等人的作品,他认为,这些作品所表现出的美感和浪漫主义情调极具艺术感染力。在巴黎留学期间,他曾先后两次获得巴黎朱利安美术学院的首奖,成绩斐然。可以说,这是谢投八一生中最重要的艺术实践阶段。

此次“留法大展”中呈现的国内首次公开展出的《紫色的花》和《瓶花》,便是谢投八在巴黎留学时所画的静物,作品上有谢投八的签名和作于巴黎1931年的字迹。《瓶花》用块面构成来表现花的体积,画面色彩沉稳朴素,构图简洁,笔触细腻而坚实。尺幅虽小,只有24*19cm,但却能让人沉淀下来,吸引你驻足良久。

\
谢投八 瓶花 (24×19cm)1931年(私人收藏)
 
而《紫色的花》尤为精彩,画中的笔触更加自由灵活,带有一点浪漫主义色彩。画面色调以蓝紫色为主,大地色温暖的背景,衬托出花朵的争相绽放,新古典主义学院派中稳重而高雅的意境洋溢其中。仔细观看可以发现谢投八将红色色块毫不生硬地融合在前景的暗色基调中,可谓“神来一笔”,生动而不张扬,明晰而不抢眼,具有恬淡隽永的感染力。

\
谢投八 紫色的花(24×19cm)1931年(私人收藏)
 
谢投八在巴黎的那段时光,邂逅艺术的同时,也收获了不凡的友谊。他在巴黎租住的公寓就成为当时留学生们聚会并开展学术活动的场所。他们谈论最多的就是如何促进欧洲油画艺术与中国传统绘画的结合,开拓中国现代美术的道路。1933年4月2日,谢投八与黄显之、吕斯百、常书鸿、刘开渠、王临乙、曾竹韶、滑田友、唐一禾、郭应麟等人在巴黎拔地南路16号画室成立“中国留法艺术学会”,他与曾竹韶共同负责学会的会计。同年,徐悲鸿赴法举办展览时曾居住于谢投八的公寓中,两人言语投机,引为知己,徐悲鸿在写给吴启瑶的信中称“谢投八先生,弟在十余年前于巴黎相识,其艺术甚高…”。1955年,谢投八和同事叶锡祚在上海参观苏联油画展时遇到吕斯百,吕教授当着众人的面竖起大拇指说:“你们的主任(谢投八)当时在巴黎学习时是这个……(吕先生竖起大拇指)”。

\
1933年在巴黎拔地南路16号画室成立“中国留法艺术学会”时的合影(曾竹韶提供)。前排左起:曾竹韶、王临乙。 中排左起:谢投八、郭应麟、周奎、周轻鼎、刘开渠等。 后排左起:郑可、常书鸿、陈芝秀、张悟真、虞炳炎夫人、马霁玉、刘曲樵、唐一禾、虞炳炎、唐亮、胡善余、吕斯百、秦宣夫(站立)、黄显之(站立)
 
留学归国后,不论是徐悲鸿来信邀请他去北平艺专共事,还是潘天寿委以杭州艺专教务主任的重任,都没能打动他离开故土。谢投八一生坚守在家乡福建,“谢投八择善固执地默默耕耘,不求闻达,故国内画界,除其留法同学外,知之者鲜少。”这是台湾著名画家庄索对他的中肯评价。

\
1933年春 徐悲鸿先生在巴黎举办“中国近代绘画展览”,留法学艺的部分学生聚在黄显之住所欢迎徐悲鸿时摄。前排左起:徐悲鸿、张悟真、马霁玉、郑可、唐一禾;中排左起:黄显之、秦宣夫、刘曲樵、唐亮、胡善余、曾竹韶、吕斯百、常书鸿;后排左起:谢投八、杨炎、周轻鼎、周圭、王临乙
 
遗憾的是,尽管谢投八在留法期间创作了大量的作品,包括人体油画、肖像画、风景画、静物等,但是由于历史原因,那些可以见证一位艺术家辉煌成就的作品被烧为灰烬,其一生创作的艺术珍品所剩无几。这位被历史尘埃淹没的20世纪艺术大家一直没有得到公正的评价和认可,希望通过“留法大展”的呈现能让这段尘封的历史鲜活起来,谢投八先生的艺术实践和美术教育理念值得我们铭记于心。
 
谢投八部分作品欣赏
(本次展览未展出)

\
透明花瓶与花 (24×19cm)1931年(私人收藏)

\
谢投八 巴黎埃雷拉风景(18×30cm)1930年(私人收藏)

\
谢投八 巴黎少女头像(18×30cm)1930年(私人收藏)

\
谢投八 陈嘉庚像(50×60cm)1945年(集美大学收藏)

\
谢投八 黄韵秋女士像(32×42cm)1934年(私人收藏)
 
特别鸣谢: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学术支持
参考文献:叶锡祚:一代宗师 千秋尊颂——缅怀谢投八先生     
          王裕亮:论谢投八的创作实践与艺术特质
 
展览信息

\
 
展览时间:2019年1月12日——3月3日
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巡展信息
龙美术馆(上海)2019年3月15日—6月9日
龙美术馆(重庆)2019年6月21日—9月1日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青岛馆2019年9月15日—10月25日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