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金庸专题
2018-10-31 14:20:42
江湖仍在,永失金庸

\
金庸  来源:视觉中国
 
“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一定有金庸的武侠小说。”
综合编辑 | 武昭含
 
 
据香港文汇网10月30日报道,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原名查良镛)当天下午病逝于香港养和医院,享年94岁。消息一经发布,震荡了两岸三地。

从1955年使用笔名“金庸”连载武侠小说处女座《书剑恩仇录》开始,到1972年完成《鹿鼎记》后封笔,金庸总共写了15部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编织了一个又一个瑰丽奇幻的梦想,为武侠小说史乃至中国通俗文学史翻开了一个新的篇章。根据保守估计,金庸小说全球发行量已经超过了3亿册,翻拍或者跟他作品有关的电影电视粗略统计也已经超过100多部。

金庸的逝世,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
 
影响了一代人的金庸
 
金庸本名查良镛,1924年3月10日生于浙江海宁,1948年移居香港, 金庸是新派武侠小说最杰出的代表作家,香港著名的政论家、企业家、报人,与黄霑、蔡澜、倪匡并称“香港四大才子”。

从20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金庸共写武侠小说15部,取其中14部作品名称的字首,可概括为“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外加一部《越女剑》。

\

“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一定有金庸的武侠小说。”金庸继承了古典武侠技击小说的写作传统,又在现代的阅读氛围中对这一传统进行了空前的技法与思想革命,开创了“新派武侠”的风格,被喻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武侠小说作家。六十年来,其作品在风靡了全球华人世界的同时,也使中国特有的武侠小说创作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严家炎曾称赞金庸的武侠小说是“一场静悄悄的文学革命”。学者陈平原曾在一篇名为《超越雅俗》的文章中称,作为20世纪最成功的武侠小说家,金庸的成功对世纪末中国文坛和学界都有极大的刺激——雅俗之争、大小传统之别、高等与大众文化的分野,由于《笑傲江湖》等小说的出现,变得非常复杂。因此,他的贡献在于超越了雅俗与古今。

多年来,金庸的武侠故事陪伴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他笔下书写的不仅仅是一个又一个跌宕起伏的传奇故事,也不仅仅是让人难以忘怀的一个又一个的英雄人物,而更多的是一种侠骨柔肠的情怀,一种对于快意恩仇的向往。

李开复曾在自传中写到他对于金庸的喜爱,他在美国上学期间,一直在看金庸的小说,把每一本金庸小说都读了整整五遍。

花名“风清扬”的马云亦是不折不扣的金庸迷,他熟读金庸的武侠小说,阿里巴巴办公室以金庸小说的武林圣地命名:办公室叫“桃花岛”,会议室叫“光明顶”,洗手间叫“听雨轩”。阿里巴巴的价值体系,先后被称为“独孤九剑”和“六脉神剑”。

2000年,马云托朋友代自己在香港约见自己的偶像金庸,他说当时自己激动了几天,买了他的书,兴冲冲地期待着与金庸见面和签字。

2014年,马云提到有一次到金庸澳大利亚的家里做客,看到他家中满满一间的书,问:“这些书你全都看完了吗?”金庸笑道自己从不看书。

但是在闲聊时,金庸却能对各种历史话题完完整整娓娓道来,让听者目瞪口呆。马云问了金庸的太太后才知道,原来金庸所说的“从来不看书”,是因为他早已把这一屋子的书都看完了。

\
 
来源:马云微博截图
 
企业文化深受金庸武侠小说影响的阿里巴巴,淘宝官方微博30日晚21:20分发文悼念金庸:“江湖仍在,永失我爱……”

淘宝网官方微博晒出满满回忆:2004年金庸到访淘宝办公室,马云、彭蕾、金建行等阿里“十八罗汉”请金庸题字,金庸写道:“宁可淘不到宝,决不能弃诚信。宝可不淘,信不能弃。”
 

\

来源:淘宝微博截图
 
唐人影视总裁蔡艺侬在缅怀金庸的微博中提到了2007年拍摄《射雕英雄传》背后的一段故事。2006年《射雕》因男主胡歌发生车祸而停拍,电视台签约后终止付款,导致唐人现金流中断。2007年《射雕》复拍后有人提醒蔡艺侬版权可能已经到期,已有新的公司在谈《射雕》版权。蔡艺侬当时通过银河出版社总经理Peggy约见金庸,金庸听完事情始末后免费续唐人影视一年版权,当下签字盖章,并让Peggy停止与其他公司签约。同时为《射雕》剧组手书鼓励,并寄语胡歌“渡过大难,将有大成,继续努力,终成大器”。

\
 
来源:蔡艺侬微博截图
 
虽然作家王朔曾批评金庸小说是现代社会四大俗之一(还包括成龙电影、琼瑶电视剧和四大天王),但金庸倒不觉得这是一个坏的批评,他说俗就是接近很多人,或者很多人喜欢它。

确实如此,金庸的武侠小说受到了社会各阶层读者的欢迎,他曾获得了两岸三地最高领导人的接见,也被普通的男女老少所喜爱。
“一流老板”
 
著名科幻小说家、金庸好友倪匡称,金庸是中国上下五千年最有钱的文人,成就他的除了才华,还有敏锐的赚钱天赋。金庸是中国文人的一个标杆性人物,在1992公布的香港百富榜上,金庸以12亿财富位列第64位。金庸是有史以来中国文人第一个亿万富豪,单凭写作创造了财富史上的奇迹。

金庸的经商之路始于创办《明报》。1959年,查良镛出资8万,沈宝新出资2万,共同创办《明报》,每日出版一张。创刊初期,《明报》只有六千份的发行量。在困难的时候,所有职员的的薪水都打了八折。金庸说,“是大家和我一起捱了下来。”

倪匡曾说:“《明报》不倒闭,全靠金庸的武侠小说。”当时金庸的武侠在《商报》上连载已拥有大量读者。许多人为了看金庸武侠,开始关注《明报》。慢慢地,金庸的武侠小说打稳了《明报》基础,加上沈宝新的经营手法,《明报》的广告业务稳步上升。

虽然在倪匡眼中,金庸是“一流好友,九流老板”,但金庸自认为自己是“一流老板,九流朋友”。在担任老板的30年时间里,金庸将《明报》塑造成香港极具影响力的报纸。此后,金庸还成立了明报出版社与明窗出版社,1991年1月23日注册成立“明报企业有限公司”,当年3月22日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明报集团1990年度的盈利高达七千万元,到1991年度接近一亿元。90年代初期,金庸以10亿港币的价格卖掉了《明报》。

金庸还擅长制造IP。作为最早触电的作家,金庸的大部分作品被多次拍成了影视作品。而且金庸是一个非常具有战略眼光的营销高手,他为了打开大陆市场,自己做营销,当时他用1元版权费悬赏最好的导演与演员翻拍《笑傲江湖》,唯一的条件是在中央电视台播出。虽然看似金庸损失了版权费,但《笑傲江湖》的播出掀起了新一轮年轻人对金庸小说的追捧,其效应远远超过了一部小说的版权费。

除此之外,金庸还有另一个身份。据天眼查数据,金庸(查良镛)唯一参股公司是杭州金庸书友会有限公司。资料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2003年7月16日,主要经营范围为对金庸作品的改编、开发等。 据N十财经报道,查良镛不仅是杭州金庸书友会有限公司的董事,还是其股东,认缴出资额为75万元人民币。

而在股东明细中,还包括了北京吉利国际教育有限公司、杭州文星广告制作有限公司、文汇出版社。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吉利国际教育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正是李书福。据人民网报道,2003年7月26日,金庸曾为杭州金庸书友会的成立和《金庸茶馆》杂志(《新读写》增刊号)首发造势。

参考资料:
《金庸逝世 他的财富也成江湖传奇》,N十财经
《金庸的财商和情商:中国文人中第一个亿万富翁》,李光斗观察
《武侠小说家金庸去世 享年94岁》,界面
《94岁金庸先生逝世: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然后悄然离去》,李月亮
《阿里追忆金庸:他曾在淘宝给马云题字“宝可不淘,信不能弃”》,澎湃新闻网
《又一位大师离我们而去!武侠小说泰斗金庸逝世,享年94岁》,互联网思想
《明报》,百度百科


 
金庸父亲被枪决的前前后后
 
一、“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

2000年年初,金庸在其自传体散文《月云》中写道:“从山东来的军队打进了宜官的家乡,宜官的爸爸被判定是地主,欺压农民,处了死刑。宜官在香港哭了三天三晚,伤心了大半年,但他没有痛恨杀了他爸爸的军队。因为全中国处死的地主有上千上万,这是天翻地覆的大变。”

“宜官”是金庸的小名,是他父亲查树勋(一说为查枢卿,又名查荷祥、查懋忠)给起的。金庸并不姓金,而是姓查,本名查良镛。“金庸”是他的笔名,由“镛”字一分为二而得。

\
 
1924年2月,金庸出生在浙江省海宁县袁花镇。海宁查家在当地是数一数二的世家望族。在查家祠堂上,恭恭敬敬地悬挂着一副对联:“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这是康熙皇帝亲笔为查家御书的一副对联。在康熙御书旁边,记录着查家的功名榜,上面记载着几十位在各朝各代有功名的查氏族人,其中官至翰林的并不鲜见。在康熙一朝有两位,一是康熙的侍从大臣查升,二是翰林院编修、著名诗人查慎行;雍正时则有礼部侍郎查嗣庭(查慎行弟)。当时查家称为“一门七进士,叔侄五翰林”。

金庸祖父查文清1886年考取进士,曾经在江苏丹阳任知县,后因政绩加同知衔,是海宁查家最后一位进士。其膝下除查树勋以外,还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是个大家庭。查树勋生于1897年,排行第三。其大哥是清朝的秀才,二哥是北大国文系的高材生。

查文清因为丹阳教案被革除职务,回乡闲居。经过一番变故,到了金庸父亲这一代,查家已经衰落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查文清死后,留下一些家宅和田地。到金庸出生那年,查家还有3600多亩土地,100多户佃农。查树勋是中国三大教会大学之一的震旦大学毕业生,受过西式教育,比较开明,属于那种过渡时代的“中西混杂”的人物。他不再恪守先辈从文的传统,一改而从商。22岁大学毕业后,他开始经营海宁的大来钱庄。抗战期间,大来钱庄毁于炮火,使他一度心灰意懒,无心再做生意。直到晚年,他才重整旗鼓,再度经营查家钱庄——义庄。

二、金庸之父查树勋将1000亩水田充当本族义田,周济宗亲,兴办教育

查氏义庄始建于1825年,办理赡赈业务,周济宗亲,兴办教育。查氏将1000亩水田充当本族义田,查氏子孙将其视为祖产,请地方官将其另立户名,登记注册。这些义田是上好良田,旱涝保收。扣除赋税及损耗,一般每年可收租谷3500石,将其变卖成银元,再由管理人员买米,按月发给族人。每到秋收,查树勋视年成好坏,给佃农减租或免租。他还从义庄拿出一笔钱,兴办了龙头阁小学,作为龙山学堂的分部,孩子们均免费入学。本镇金竺庄有个穷秀才的儿子杨德举考取了震旦大学,穷秀才乐极生悲,激动之下竟然心脏病发作死亡。查树勋听说后,带着管家前往,买了一副上好棺材,从查氏田地中划出一方换来墓地,择日安葬了杨秀才,费用从义庄支付。几日后,他又让人送给杨德举一笔钱,作为其学费。

1914年,查树勋娶19岁的徐禄为妻,徐禄是大诗人徐志摩的堂姑母,即徐禄是徐志摩之父徐申如的堂妹。徐禄读过私塾,不仅知书达理,喜弄诗文,而且思想开明,作风民主。闲暇时,她总是手不释卷,研读把玩,读书成为其怡情消遣的方式。查树勋与徐禄感情甚笃,先后生下五子二女(即良铿、良镛、良浩、良栋、良钰五子,良绣、良璇二女),金庸是老二。1937年,日军侵入江南,他的家乡惨遭轰炸,查树勋夫妇带着全家逃难,徐禄得急性痢疾病亡。当时,13岁的金庸尚在嘉兴读书。

金庸的继母名叫顾秀英。11岁时,顾秀英押给查家当丫环,起先伺候金庸的祖母。徐禄病亡满3年后的1940年,查树勋续弦再娶,小他17岁的顾秀英便做了他的新妻子,先后生下良铖、良楠、良斌、良根四子和良琪、良珉二女。

顾秀英是位贤妻良母,对丈夫唯谨唯慎,处处谦让;对前房和亲生的儿女,没有亲疏之别,给予同等的母爱。解放初,查树勋早逝。1958年,在无粮无柴的岁月里,她卖掉了所住的两间老房以维持生计,不料被诬以“地主婆要反攻倒算”的罪名,遭受了三日三夜的毒打。回到家,她对儿女们说:“什么苦我都能忍受,只盼着养大你们,有书念,对得起你们早死的父亲。”顾秀英于1989年去世,享年77岁。

查树勋对金庸相当怜爱,同时对他给予厚望。有一年圣诞节,他送给小金庸一本查尔斯·狄更斯的著作《圣诞颂歌》作为圣诞礼物。此书讲的是一个冷酷的守财奴的故事。在一个圣诞之夜,守财奴史克鲁奇遇到了从前与他合伙的一个死者的鬼魂,鬼魂告诉他,将有三个圣诞精灵带他外出游历,接下来就开始讲述他的这三次游历。这个故事深深地吸引了小金庸,直到成年,他还把此书带到身边,每当圣诞夜就拿出来读上几页。

查树勋看到儿子一天到晚看书,不喜欢运动游戏,体质羸弱,很担心,便常带他去野游,带他放风筝、骑自行车。但金庸对这些兴趣不大,只是敷衍了事。无奈之下,查树勋想到了妹妹查玉芳,她爱好舞剑,便将金庸交给她管教。查玉芳常和天南海北的女侠聚会,金庸耳染目濡,也喜欢起武侠小说。他后来所写的众多武侠小说中,那众多女侠展示的那些剑式名称,很多是听姑妈和她的侠友们讲的。

三、邓小平会见金庸,向金庸道歉,微笑着说:“团结起来向前看!”

\

新中国成立初期,一场“镇反”运动在全国轰轰烈烈地展开,“杀、关、管”三管齐下。由于杀人批准权力下放,有的地方出现了乱捕乱杀现象。查树勋因为儿子在香港,自然被扣上有“海外关系”的帽子,连同不法地主罪名一并审查。

不久,查树勋被列入“管”的名单。1951年1月后,从上到下捕杀反革命分子的进度加快,他被升格为“关”的对象。镇压人员组织村里人揭发其罪行,可他一贯行善积德,对村民友好,且年年资助穷人,所以没有一个人控诉他。最后邻村一个残匪揭发他窝藏枪支。于是,他进入“杀”的名单。给他罗织的罪名有抗粮、窝藏土匪、图谋杀害干部等。其实,“抗粮”是谬误。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征收公粮,因为粮食在佃农手里,佃农自己交了,查树勋家所交的粮就少了。至于“窝藏土匪”,指的是顾秀英弟弟(浙南山区残匪)曾在其家躲藏了几天。“图谋杀害干部”指的是那支手枪招来的莫须有的罪名。许多年后,金庸大妹查良琇说出了那支手枪的真相:继母顾秀英弟弟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将一支手枪偷偷藏在姐姐家后院的粮库内。这事查树勋夫妇并不知晓,压根就没见过。不料,顾秀英弟弟把此事泄露给自己的同道。

1951年4月26日,查树勋被从监狱里拉出来,对照姓名、照片后,不换衣服,不赏酒饭,五花大绑甩上刑车,即开向袁花镇查树勋所办的龙头阁小学的操场。到达操场后,4人一批,立即枪毙。金庸继母事后才知道消息,强忍泪水来收尸,只见丈夫横尸操场边的田埂上,身下一滩血。妻儿们把遗体拉回家,连夜掩埋,不敢留有坟头。

顾秀英坚信丈夫是无辜的,在丈夫死后的30多年里,多方申诉,为其平反而奔走。

1981年7月18日,邓小平会见金庸,向金庸道歉,微笑着说:“团结起来向前看!”金庸点点头,说:“人入黄泉不能复生,算了吧!”

邓小平接见金庸之后,浙江省海宁县委、县政府与嘉兴市委统战部、市侨办联合组织调查组,对金庸之父查树勋的案件进行了复查,发现是件错案冤案,遂由海宁县人民法院撤销原判,宣告查树勋无罪,给予平反昭雪。

1985年7月23日海宁县人民法院就查树勋重判案的《刑事判决书》云:“原判认定查树勋在解放后抗粮不交,窝藏士匪,图谋杀害干部以及造谣破坏等罪行,均失实。至于藏匿枪支一节,情节上与原判的认定有很大出入。本庭认为,原判认定查树勋不法地主罪的事实不能成立,判处查树勋死刑属错杀。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判决如下:撤销海宁县人民法庭一九五一年四月二十六日第134号刑事判决,宣告查树勋无罪。”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