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图书荟 > 书评 > 正文
《1999不战而胜》——警惕和平演变
2015-03-23 13:31:42 作者:极睿 来源:《中国艺术文化》


理查德•尼克松 著 
文 极睿
 

\



收拾书架,翻出了十多年前读过的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写的《1999不战而胜》,随手翻翻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当年读这本书时,记的最多的是他好像夸赞中国:“这个巨人现在苏醒了,他的时候到了,他准备震动世界。”他还说自己是听从了戴高乐的建议:“最好趁早承认中国,不要等中国强大了使你不得不承认它。”这大概是这位总统在任期间打开了中美邦交正常化之路,和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的主要原因。说心里话,当时自己觉得尼克松是对中国最好的美国总统。

当然,也看到书中和平演变的内容,但觉得那是对付前苏联的。当时,美苏是两个超级大国,自觉还没在和平演变的范围内。有证可据,他在《真正的战争》一书中指出,“我们要不战而胜,就必须决心以不进行战争的方式使用我们的力量。”这就是鼓励苏联内部的“和平演变”,现在看来未必如此。

尼克松《1999:不战而胜》一书中明明白白的指出:应该制订一个在铁幕里面同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和平竞赛的战略”。即在军事遏制的基础上,发挥美国的经济优势,以经济援助和技术转让等条件,诱使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开展“意识形态竞争”,打“攻心战”,扩散“自由和民主价值观”,打开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变革之门”。前苏联不幸被尼克松言中,他在这本书出版的前一年已经解体了。

尼克松是一位极具战略眼光的政治家,这在这本书里完全可以感受到。可是他的所有外交才华,决策才华和政治才华在水门事件的阴影下仿佛被遗忘的一干二净,理查德•尼克松自己也没有料到水门事件给美国带来的影响。

在另一本《美国国会研究》书中屡次提及的水门事件:美国三权分立的分权制衡模式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及二战期间向行政部门倾斜,也就是总统权力的扩大。这种趋势直到水门事件的发生后才得到转变。水门事件的发生,使人们对政党政治失望,对当权者不满,迫切要求建立一个公开,透明的政府。水门事件和越战直接导致了国会对战争权的回收,国会与最高法院一道行使包括弹劾权在内的监督总统的权力,美国国内的权力平衡才开始恢复。

尼克松用勉强的巨人和苏醒的巨人分别来形容日本和中国。170年前,拿破仑这样描绘中国的话:“一个巨人在沉睡,让他睡吧,一旦醒来,他会震动全世界!”而尼克松说,这个巨人现在苏醒了,他的时候到,他准备震动世界。

众所周知,中美关系的正常化是在尼克松,基辛格任期实现的。尼克松在试探和调整对华政策时,鉴于国会压力,采用了“秘密外交”的措施。基辛格的首次北京之行甚至连国务卿罗杰斯都不被告知。尼克松时常注意给国会传递有关中国缓和的信息,努力寻求国会支持。如在1970年初,尼克松就向国会提出一份外交策略报告,表示,“不应将中国人民这个伟大而重要的民族始终孤立于国际社会之外,否则就无法获得稳定而持久的国际秩序。”这份报告为基辛格秘密访华铺平道路。基辛格对中国的友好态度在很多水均益的访谈节目中可以得到验证。

1995年初,众议院议长金里奇收回他关于美国应该承认台湾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言论。因为在此之前,他接受了基辛格的劝告:孤立一个像中国一样的大国是危险的。1969年珍宝岛事件后,毛泽东主席决定和美国加强关系。而美国的新总统,理查德尼克松为遏制苏联力量,结束越战,也想与中国走的更近。

1972年2月21日至28日,美国总统尼克松正式访华。2月28日,中美两国发表了指导两国关系的《中美联合公报》,中美交往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东西方握手跨过1万6千英里和20年敌意之桥梁。尼克松此次访华是20世纪国际外交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尼克松对此引用毛泽东的话:“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就是今日,就在此时。”

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会见了尼克松总统。22日,周恩来总理同尼克松总统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谈,就中美关系正常化及双方关心的其他问题进行了讨论。周恩来表示:台湾问题是阻碍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关键。尼克松表示:美国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26日,周恩来总理陪同尼克松总统赴杭州访问。之后,尼克松一行飞往上海。

28日,中美双方在上海签署《中美联合公报》。在公报中,双方声明:“中美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是符合所有国家的利益的。”在台湾问题上中方重申了“一个中国”的原则,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必须从台湾撤走。美方声明:“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并“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中美联合公报》是中美两国签署的第一个指导双边关系的文件。它的发表,标志着中美隔绝状态的结束和关系正常化进程的开始。

尼克松对中国的访问改变了冷战平衡,他在中国的胜利使人们淡忘了在越南发生的越来越悲哀的事件。1976年2月,尼克松第二次访问中国,此时已经卸任的尼克松虽然是以平民身份到中国访问,但依然受到了总统般的礼遇,他还同毛泽东主席进行了1小时40分钟的会谈,只比福特总统在1975年12月同毛的会谈少10分钟。1978年12月16日晚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这为尼克松访华以及同毛泽东的会晤画上圆满的句号。

尼克松1962年写了《6次危机》一书,记叙他自己的生活经历,自道短长,自言甘苦。退出政坛后,他在隐居式生活中大量读书,尤其偏爱政治家的著作。读书之余以笔耕为乐,于70年代末和80年代先后出版了《尼克松回忆录》《真正的战争》《领袖们》《不再有越战》和《1999:不战而胜》《超越和平》。

现在看来,《1999:不战而胜》书中提到的和平演变的策略在那时已经实施了。都说占据一个人的心要先占据一个人的胃。和平演变也是从人的胃开始的,年轻的一代麦当劳代替了油饼豆浆、可口可乐代替了酸梅汤等,然后是穿人家的名牌耐克、彪马等,接着是玩人家的暴力游戏、看人家的色情片、过人家的节,情人节代替了七夕节等,真是温水煮青蛙慢慢的接受了人家灌输的“自由和民主价值观”其实,人家哪里是给你自由和民主,只不过是假借着自由和民主的说法搞乱你。

你越乱,人家越高兴,你自己越倒霉。前苏联是这样、伊拉克是这样、伊朗是这样、利比亚也是这样,到头来倒霉的还是国民自己。

《1999不战而胜》,这本书最后一章提到这样的话:当有一天,遥远的古老的中国,他们的年轻人,不再相信他们的历史传统和民族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是我们美国人不战而胜的时候!

可见,人家要演变的不光是政权、体制、主义,更重要的是演变你的基本价值观念!你变了、你乱了,你的命运就掌握在人家的手中了,旧中国这割地那赔款的,“华人与狗不得进入”就是乱的下场,那时候,怎没听谁说过:给我们“自由和民主”呢?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