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图书荟 > 新书 > 正文
136年前,英国人这样介绍北京
2019-09-02 14:02:09 来源:北京青年报
\
老北京的戏台

\
老北京的街景,人们在看拉洋片

\
书名:《英国插画书拾珍》 作者:崔莹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9年8月出版
 
这是一本关于书的书,也是一本给爱书人的书。
 
作者在英国的古旧书店度过一个个周末,搜罗了风格各异的插画书。本书精选22本来自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古旧插画书,从一个侧面展示了英国插画书黄金时代的面貌。书中囊括了诸多插画大师的作品,包括伦道夫•凯迪克、沃尔特•克莱恩、凯特•格林纳威、莫里斯•德•蒙维尔、约翰•坦尼尔、彼得•阿诺、肯尼•梅多斯等,风格各异,有的画面轻盈浪漫、色彩明媚,有的古老神秘,有的宁静抒怀。就表现技巧而言,这些插画也颇具代表性,有纹理丰富、具有层次感的铜版画,有表现力细腻的钢版画,有层层上色、堪比彩笔绘制效果的石版画,也有通过木刻彩印技术大批量印制的插画。
 
随着摄影技术的普及和现代印刷术的发展,这些古老的插画连同当时的印刷方式,都逐渐被人们遗忘,人们只能在二手书店或图书馆的书架上邂逅它们。虽然它们谢幕了,但依然是美好的、有价值的,依然值得为现代人所知、所爱。
 
2016 年圣诞节前,我在威尔士的一座小镇上邂逅了这本书,它的封面一下子吸引了我:暗红色硬壳布面上印着伊斯坦布尔的蓝色清真寺、雅典卫城、水城威尼斯、中国的水榭亭阁……英语中有句谚语:“不要以书的封面判断这本书的内容。”而实际上,这个封面令我一见钟情。我发现书中含有200 多幅版画,其中有10 幅与北京有关。
 
书中介绍,西方对中国的了解始于马可•波罗。北京在13 世纪时曾经是一座大而繁华的城市,之后,很多欧洲探险家、传教士陆续来到中国,试图揭开这座神秘都市的面纱。总而言之,当时的世界对北京所知甚少,直到1860 年,“英法联军步入安定门,代表皇帝的恭亲王奕訢对他们言听计从”。但在中国历史上,这段历史被记载为:英法联军攻陷北京,咸丰帝逃到了承德,奕訢被任命为全权大臣,同英法议和。
 
在对中国历史做简单介绍之后,书中评价:毫无疑问,18 世纪中期,也就是乾隆时期,北京城算得上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处处是宽敞的街道、富丽堂皇的庙宇和宫殿等,但如今,城市萧条,生灵涂炭。作者引用法国探险家波伏瓦侯爵对北京的评价:“没有见过北京的人,可能不会理解衰退的含义,底比斯、孟菲斯、迦太基古城和罗马,各自有古城遗迹,这些遗迹诉说着衰退的故事,但衰退正在北京发生。”
 
而说出这样的话的波伏瓦侯爵曾经是中国官员们的座上宾。1865 年,19 岁的波伏瓦和一群贵族朋友开始了环球之旅,两年后,他们的船到达中国。按照中国的规矩,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况且是欧洲来客。当时是奕訢接待的他们。奕訢与他们共进早餐,150个盘子的饭菜被他们吃得一干二净。波伏瓦在《海上环球之旅总结》中描述在中国的经历,“你无法想象他们有多么热情……教育部长很礼貌地用他的筷子将蘸过糖的一片橘子塞进我的嘴里,商业部长也很友好,他在我的左侧,将一片用姜腌过的火腿塞进我的嘴里。”
 
《世界之城》描述京城城墙上摆放着很多大炮,但这些大炮多是木制的,实际威力并非看上去那么吓人,它也同时指出京城官兵的腐败。除了正常收费外,城门的守卫基本上都会从进城的老百姓那里揩油,从他们篮子里拿个鸡蛋,从骆驼背的箩筐里拿块儿煤炭等。宵禁时,城门已经关闭,但只要过客贿赂看守人,就可以入城。在之后的段落里,作者又分别介绍北京的孔庙、雍和宫、景山(当时称“煤山”)、天坛、长城和水利工程等。
 
书中还记载,1293 年,意大利传教士孟特戈维诺(John of MonteCorvino)最先尝试在北京传教,但并不成功。1580 年,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来到北京,他以博学绅士的形象出现,在中国教授天文和西方科学,并根据自己的喜好,将天主教同儒家思想融合,对其进行中国本土化的改造。比如,天主教信仰上帝,而中国人崇拜上天,利玛窦将两者结合,认为中国人的“上天”概念不是指自然界的天空,而是指神灵,因此,上天和上帝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再比如,利玛窦把天主教的教义阐释为“爱”,把它和儒家提倡的“仁”相比较,认为两者有许多类似和重合的地方。并且,他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对天主教礼仪做适当的调整。利玛窦的传教方式在欧洲受到斥责,却赢得中国皇帝的喜欢,皇帝下令在中国推崇这样的天主教。之后,越来越多的欧洲传教士来到中国,他们懂数学、机械和建筑等,一度受到朝廷的追捧。一位懂医术的传教士还曾用金鸡纳树皮治好了皇帝的疟疾。
 
在这本136 年前出版的古书中,北京内城被称作“鞑靼城”(Tartar City),鞑靼是中国北方游牧民族的泛称,在这里指满族人,当时只有满族人才被允许居住于内城。在英国,鞑靼却是一种调味酱,经常和鱼一起配着吃。
 
书中的字排得密密麻麻,每隔几页就会出现的插画,令人感到一些放松。书中的插画都是通过木版雕刻印刷的版画,画作细腻、惟妙惟肖,包括北京的戏台、正在售卖《京报》(邸报)的政府官员、看拉洋片的人群、月坛的入口、紫禁城内的清真寺、大臣李鸿章等,再现了老北京的风土人情。有趣的是,那幅卖《京报》官员的插画中,官员身后的店招牌上标着歪七扭八的字,这些字不是汉字,也不是日文,大概是西方插画师照葫芦画瓢,凭记忆画下来的。令人唏嘘的是,插画中所呈现的19 世纪北京月坛前绿树成荫的景象早已不复存在。
 
《世界之城》中所介绍的其他城市包括马德里、开罗、马赛、慕尼黑和圣彼得堡等。详细的文字和生动的插画结合,令人沉浸在旧时光里。作者在书中旁征博引,信手拈来,且有理有据。尽管作者并没有去过书中所介绍的一些国家,比如中国,他却能够根据已有的资料,将每个章节都写得生动有趣。
 
这本书的作者是埃德温• 霍德。1856 年,19 岁的霍德乘船从英国驶向新西兰,目的是做关于新西兰土著居民毛利人的社会学研究。他眼中的新西兰到处都是繁盛的花草树木,像是人们想象中的伊甸园,但金子、丰富的矿藏资源的发现即将改变这片土地的命运。也正是在这一年,新西兰成为英国的殖民地。
 
5 年后,霍德返回英国,出版了著作《新西兰生活的回忆》,此时,霍德只有25 岁。后来,霍德成为政府公务员,他利用业余时间继续写书,出版了著作《伦敦的生活》《迷失巴黎》和《世界的城市和民族》等。
 
除了描写世界各地的风情,霍德最喜欢写、写得最游刃有余的要算是人物传记,比如他为积极投身社会改革的谢福斯白瑞之第七伯爵(the Seventh Earl of Shaftesbury)写传记,为对南澳大利亚的组建起了重要作用的企业主乔治•费福•安格斯( George Fife Angas)写传记,为建立英国及北美皇家邮件包裹蒸汽轮公司的乔治•伯恩斯爵士(Sir George Burns)写传记,为羊毛织物制造商萨缪埃尔•莫里(Samuel Morley)写传记等。
 
好像每隔一段时间,霍德就会在文字中体验一把别人的人生。霍德写有这样一首诗:“世界就像是一座花园/ 充满妍丽的奇花异草/寻求的人尽可前来采撷/世界就像是一座珍矿/深藏稀世奇宝/每个人都可以来开采探寻。”对于霍德而言,别人的旅行、别人的经历就是他的花园和珍矿,他用自己的文字,将这些最美的花和稀世的珍宝展现给世人。
 
1904年,霍德在奇切斯特去世,他在去世前出版了生命中的最后一部书《一个世纪的生活》。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