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拍卖收藏 > 拍卖鉴赏 > 正文
潘玉良珍稀作品《坐姿裸女》现身嘉德香港春拍
2019-03-14 10:15:11 来源:雅昌艺术网
中国嘉德香港2019春季拍卖会
 
“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
 
3月30日下午3时 | 香港JW万豪酒店
 
“潘玉良是二十世纪的女大师,当之无愧。”
——陆蓉之

\
潘玉良(1895-1977) 坐姿裸女
彩墨 纸本 | 约一九四〇至一九四五年作 | 100×70 cm
估价:HK$ 12,000,000 – 25,000,000
 
来源
 
2007年6月5日,巴黎亚居里亚拍卖会,拍品编号722
 
亚洲重要私人收藏
 
附:巴黎文化部开立之出口证明
 
潘玉良曾说:“我的一生,是中国女人为爱和理念争取女人自信的一生。”出生于1895年的她,比张大千大四岁,长林风眠五岁,和徐悲鸿同年,他们同为中国第一 代杰出艺术家代表,共同书写了二十世纪中国现代艺术史的辉煌。

\
艺术家潘玉良
 
一路向前,巾帼不让须眉
 
1895年出生扬州,从小父母早逝的潘玉良,在14岁时被舅父卖到青楼当婢女,后由安徽芜湖海关督察潘赞化赎身,始有机会发展自我对艺术的天赋与才华。在这样的社会气氛下,1918年,上海美专首度招收女学生,潘玉良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该校,成为第一批民国女大生,接受正规的美术教育,从王济远、刘海粟学西画,随朱屺瞻学国画,当时的美专在校长刘海粟的引领下,作风前卫,在课堂中首开聘用人体模特儿于教学之先河,在那相形保守的年代引来外界许多挞伐,但也为潘玉良的创作埋下了种子,在美专二年级的素描课,她第一次绘画裸体模特,深度观察人体的造型语言,而“裸女”,也成了她其后毕生创作与艺术探索最重要的主题。

\
潘玉良在画室作人体写生,“裸女”是她毕生长耕不辍的主题
 
1921年,潘玉良考取官费留学,赴法深造,先后入里昂中法大学、里昂国立美术专门学校、巴黎国立美术学院、罗马国立美术学院就读,毕业后于 1928年被刘海粟延揽回母校任教,后升任上海美专研究所所长,并与徐悲鸿、张大千同任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自回国至1937年间,她曾五度于上海、南京发表个展,每每引起轰动。
 
1935 年5 月3 日《中央日报》上徐悲鸿所发表的《参观玉良夫人个展感言》,给予她高度的评价,足见在当时潘玉良已广获中国艺术圈高度认同。
 
名震中西,国家至宝
 
而在海外,她于1929年受日本现代艺术大家梅园龙三郎的邀请,至东京银座资生堂举办个展,成为中国女画家在日开展的第一人。而在1937至1977年定居法国的十年间,她曾获高达21个艺术奖项,作品曾发表于代表性的沙龙展和国家美术馆达47次。巴黎市政府在 1942 至 1947 年间,更曾多次购藏其彩墨与速写作品,而自1956年起,其作并被法国政府认定为重要文化资产,非经正式申请不能出口,足见法国文艺界与官方对其艺术成就的绝对性肯定。

\
潘玉良《坐姿裸女》
 
是次春拍,我们很荣幸地呈现潘玉良完成于1940年代黄金创作期的《坐姿裸女》,此为近十年来二级市场所出现最大尺幅的彩墨精品,珍罕绝伦。法国东方艺术专家柯孟德在其所著的《潘玉良》专书中曾提及在巴黎的亚居里亚(Artcurial)画廊,潘玉良的画作在整个欧洲的现代及当代中国艺术品中是卖得最好的。该作品最早即出自亚居里亚。
 
从古人中求我,独步东西
 
“记得玉良在里昂国立艺术学校学画时, 课余间她另租赁石膏人体模型来练习,整天在屋里,对着模型瞇着眼,侧着头,用一笔横量、竖量,口中念念有词,『头等于胸的几分之几,手臂等于腿的几分之几⋯』打一个草稿,必定要弄到没有差池,方会罢手。她对绘画所下的功夫,坚苦卓绝。”
——潘玉良留法同窗苏雪林,1928 年《青鸟集》

\
 
潘玉良《自塑像》铜雕,60.5×25×19cm,1951年作,巴黎赛努奇博物馆藏。此塑像中的发型正与《坐姿裸女》中的主角相同,后者中的主人公或也带有自传之意
 
潘玉良在求学期间,以其勤奋奠定了对石膏像与人体速写的强大基本功,1927年她在罗马艺术学院更涉足雕塑创作,对人物形体的掌握与观察诠释,在30年代已然达炉火纯青。1933年她开始勤练书法与芥子园画谱,并经常向国画家张大千、黄宾虹请教,彩墨自此成为她终生不辍的媒材,更为其毕生最具开创性艺术成就积累的展现。其彩墨绘画在1938年达纯熟,并进入黄金巅峰创作期,《坐姿裸女》正是该时期一力作表征,在画我个性化与前卫的表达,从古人中求我,但不忘我,始能独步中西。
 
在此偌大的画幅中,潘玉良以其熟稔的中国白描技法在中心勾勒出一坐在花布上,温婉如生的婀娜女子,黑色的线条在起承转合的运笔间,展露画家的自信。从画中人的身姿,可见画家对西方解剖学与从雕塑所习得立体感之形塑的高度掌握,以及与中国书法的内在联系。画中人翘跨的左脚,让其身体曲线有了扭转的戏剧张力,并自然地避开了对于私密处露骨的描绘,落落大方中带含蓄之美。手上拿着擦拭身体的浴巾显示她甫浴后的自适,黛眉凤眼,面露一抹恬淡的微笑,静谧地享受一段悠然时光。

\
潘玉良《坐姿裸女》作品局部
 
在人物肌肤的描绘上,潘玉良融合西方后印象派的点描法,别出心裁地施以大小与深浅不一的肤色色点,在层层迭迭的停顿,与干湿晕染间,不仅塑造出人物的体量感,更将其丰腴的肉感与骨感同时精到呈现。这样创新的手法,实前无古人。

\
左:《坐姿裸女》中主角头上翠绿的圆形珠饰亦可见于由安徽博物院收藏,潘玉良作于1961年的《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体》,彩墨纸本,81x63cm
右:潘玉良《坐姿裸女》
 
而在背景的处理上,她以标志性的十字皴法,以色线层层交织、擦染组成若西画的肌理,打破了传统水墨留白的特色,营造出空间景深与多重的光线的变化来突出主角。回顾中国传统水墨绘画的发展,有此表现者,潘玉良堪称第一。

\
潘玉良《远视》油彩画布,61x45cm,1945年作,安徽博物馆藏。如同《坐姿裸女》背景中由十字纹层层交迭而生的肌理,与中心聚光的光线安排,也常见于潘玉良的油画创作中
 
生命的光华与喜悦
 
潘玉良的诸多作品中,人物的面容常有一分淡淡的哀愁与倨傲,然而《坐姿裸女》在此展现了不同的心绪,让我们见到了艺术家的另一面向。

\
自1937 年二次赴法,在其后的四十年,潘玉良活跃于巴黎艺术圈,此为她(前排右四)与“法国女性艺术家协会”成员留下的合影。相片中的她头盘发髻,身着皮草大衣,微笑展现成熟与自信的风采。正如是次上拍的《坐姿裸女》中主角所呈现自适、自在的心情。
 
由《坐姿裸女》中主角温婉的笑靥,与爽朗大方的身姿见潘玉良赋予了画中人主动的性格,也体现艺术家自我身处巴黎只为艺术的追求而生的自由、自信的人生状态,使作品超越了单纯的裸女绘画,而带有“自传”意味,呈现“人生真谛追寻”的精神新高度,绽放着烁人的光华,震古而铄金,历久而弥新。

\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