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影像 > 文化记忆 > 正文
这个穿旗袍造原子弹的中国女人 世界欠她一个诺贝尔奖
2018-11-06 15:26:37 来源:读者

\


这个穿旗袍造原子弹的中国女人来自读者00:0011:36
 
点击收听读者电台本期主播×如初
 
文| 国馆君
 
来源:国馆(lD:guoguan5000)

 

真正厉害的人,能够在自己热爱的领域里忍受孤独,开疆拓土。
 
2018年,诺贝尔奖颁出了历史记录,物理奖和化学奖同时颁给了女性科学家。
 
科学界,女性获诺贝尔科学奖的难度非常大。在中国,2015年才出现第一位拿到诺贝奖的女科学家——屠呦呦。
 
但大家可能不知道,其实在六十年前,一位中国女性差点就拿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她的名字,叫吴健雄。

\
 
情起胡适
 
说起吴健雄,就要讲到她对胡适的感情。
 
吴健雄曾说,对她影响最大的人,除了父亲以外,还有另一个人——胡适。
 
中学时代,吴健雄最喜欢读的杂志是《新青年》。而《新青年》上最漂亮的文章,都是胡适写的。
 
于是,胡适便成了吴健雄心里的偶像。
 
在毕业后的一段时间,她跑去胡适当校长的中国公学听课。
 
一次考试,原本三个小时考试的内容,吴健雄两个小时就做完交卷了。
 
胡适看了她的考卷,欣喜若狂:他从来没见过一个学生对清朝三百年的思想史如此熟悉的,马上给了一百分。 
 
后来胡适发现,吴健雄不仅天资聪慧,学习刻苦,而且文理兼通,文史哲数理化全部都很出色。
 
胡适从此对吴健雄另眼相看,也格外照顾。
 
后来,吴健雄去上海工作,胡适曾去探望她;胡适外出游学,看到英国物理学家卢瑟福的书信集,会专门买来寄给她。
 
对自己的学生这么好,坊间难免传出绯闻。吴健雄怕胡适不高兴,专门写信给胡适解释:
 
她对他的感情,是敬重、是仰慕,而不是爱慕,她是真的怕失去这位谦谦君子似的师长。

君子坦荡荡,其实胡适根本不介意这些说法。
 
胡适曾经给她写信说:
 
“我一生到处撒花种子,绝大多数都撒在石头上了,其中有一粒撒在膏腴的土地里,长出了一个吴健雄,我也可以万分欣慰了。”

\
 
60年代,吴健雄和胡适在台湾参加酒会,当天晚上胡适摔倒在地猝死,吴健雄当场“悲痛万分,泣不成声”。
 
她对胡适的感情,一直都清醒而深刻,这个影响她整个人生的良师,就此突然别过,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
 
穿着旗袍做实验
 
深受胡适启发的吴健雄,决定去美国追求事业。
 
1936年,24岁的吴健雄来到美国,进了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读博士,导师是核物理学家塞格雷。
 
当时,很多人从贫困落后的中国去到先进自由的美国,都会很快拥抱新事物,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落后。
 
但吴健雄却一直坚持一件事:穿旗袍。
 
无论在家还是出外,她永远都是一身旗袍,优雅自信。
 
在伯克莱的校园里,每天都可以看到这样一个景象:
 
吴健雄穿着开边叉、高龄素色旗袍,缓缓走过,走进实验大楼。

\
 
这个无论在哪都穿着旗袍的中国女人,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讲述最艰深的物理知识,令所有人叹服。
 
吴健雄唯一一次不穿旗袍,是结婚的时候。她穿着一袭白纱,嫁给了生命中的真命天子。
 
吴健雄的丈夫袁家骝也是物理学家,他出身世家,但后来家道中落,到美国留学的时候身上甚至只剩下了40美元。因此,袁家骝并没有一般公子哥儿的坏习性,反倒勤劳朴实,脚踏实地。
 
两人结婚之后,袁家骝主动担下了洗衣服、做饭、打扫房间、带孩子的职责,而且坚决不让妻子做家务,只是为了让吴健雄更多地享受科学的快乐。
 
袁家骝曾说:
 
夫妻如同一个机关,需要合作,婚前要有承诺,婚后要有责任。

\
 
参与制造原子弹的女人
 
有了袁家骝的付出,吴健雄全身心的投入到科研当中。
 
1944年,哥伦比亚大学参与了制造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他们把吴健雄召了过去,要她参加负责伽马射线探测器。
 
“曼哈顿计划”是美国主导的计划,所有关键人物中只有一位非美国人,那就是吴健雄。
 
吴健雄对自己的实验要求非常高,经常通宵达旦工作,她的实验,从来没有出过错误,被“曼哈顿计划”的大boss奥本海默盛赞。
 
原子弹的反应堆建好以后,出现了一个严重问题,那就是原子炉里的连锁反应开始几小时以后停止了。
 
当时所有人都想不明白这一点,直到吴健雄拿出她的博士论文来参考。
 
原来吴健雄的博士论文,研究的就是铀原子核分裂时产生的稀有气体。
 
把她的博士论文拿来和实验一对比,物理学家马上发现:原子炉连锁反应的中止,就是吴健雄发现的稀有气体在搞鬼。
 
原因找到了,问题马上被解决,原子炉又开工了,人类第一颗原子弹顺利炸响。

\
 
如果没有吴健雄的研究,原子弹可能要推迟十年才能发明。
 
因此,她也被称为“原子弹之母”

\
 
是女人又怎样?
 
其实,在事业上女性的身份,也给吴健雄带去了很多阻碍。
 
比如说,吴健雄博士毕业后,全美国顶尖的20所高校没有一个给她提供职位,原因只有一个:她是女人。
 
好不容易普林斯顿给她一个讲师的身份,薪水又特别低。
 
直到参加完“曼哈顿计划”,哥伦比亚大学才给她提供一个实验员的身份,实验室的环境也很恶劣。
 
这些,吴健雄都没有任何抱怨,因为她一心只想要做研究。
 
当你不追逐名利的时候,名利反而来追逐你了。
 
后来,同在哥伦比亚大学的任教的李政道先生,认可吴健雄的科研水平,在教授会议上主张把吴健雄升为正教授,结果所有人都反对。
 
李政道说:“好,你们反对的,一个一个说出理由来,说不出来的不准离开!”
 
结果会议从两点钟开到五点钟,李政道舌战群愚,终于促成了吴健雄的升职,成为哥伦比亚大学建校两百年来第一位女教授。

\
 
同一年,普林斯顿大学授予吴健雄荣誉博士,也是普林斯顿两百年历史上第一个女性荣誉博士。
 
七年以后,在美国物理学家年会上,吴健雄当选美国物理学会会长,领导着这个世界上第二大物理学家群体,前无古人。
 
除了诺贝尔奖,吴健雄几乎拿遍了一个物理学家可以拿到的所有荣誉。
 
一百年前,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先生曾有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所谓大师,就是能够在自己所热爱的领域里忍受孤独,开疆拓土。
 
1990年,国际小行星中心批准一颗编号为2752的小行星命名为“吴健雄星”。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