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影像 > 影视文化 > 正文
电影里的江湖,江湖里的电影
2016-01-21 13:08:36 来源:《中国艺术文化》

\


什么是江湖?简单的来讲,就是非政府的地下暴力秩序,他们由一些团体,和个人组成,古今皆有,以前就叫帮派,现在都不妨叫社团。江湖,已不单纯是江湖了,我们也很难界定甚麽才是江湖片,也许该叫黑社会片,或者又可以叫警匪片,甚至是古惑仔片,因为许多问题,无法解决,江湖在现实与浪漫中尴尬的存在着。我们首先该知道黑社会的存在,是它掀起了江湖的撕杀和恩怨。香港的黑社会通常又叫三合会,其原由:

一、香港的黑社会是由广东传过去的,而广东省有东江北江西江三条河,故谐音名三合会。二、据传洪门创始人陈近南与清兵战死惠州一带,其传人天佑洪英继续领导组织,当时人马很盛,号称天时地利人和,故名三合会。可见现代的江湖也是同远去的武侠江湖有着渊源的,但香港的黑社会组织其实与内地的洪门早就分离开来了,除去一些帮会形式,而所谓的形式现在也大都烟消云散了。基本上香港的黑社会都在干着非法的营利勾当。所谓黑社会,也不是白“黑”的。但其地下秩序,即江湖规则,也是长期存在的,电影中所描述的意气,也来源于此。毕竟,人性是无所不在的。我们也可以就那样的在一个午后遐想,也可以在无聊的时空记忆,将那一幕幕的豪气与无奈做一番浪漫的呢语,但现代的江湖世界不得不也不能不带上现实的印痕,因为那款款西服与处处街景都是在眼皮底下跳动与闪烁着的,电影可以虚构,也可以变换着各类风格,但皆逃不脱这时代的晚上。

张彻的江湖电影

说到香港的江湖片发展,就不得不提起一个人,就是那个立志要在九十分钟之内创造“不可思议”效果的张彻,是他将“江湖”这个概念名正言顺地从武侠电影中剥离出来,而且创造了香港江湖电影的第一代奇迹。在七十年代的老片《马永贞》中,陈观泰所扮演的马永贞只身肉搏上海黑帮,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江湖气魄真是让人瞠目结舌。这时期的江湖英雄们用的都是拳脚,在实实在在的架势里,已开始有功夫片的味道。“江湖”的概念在这时显得很人性化,不再像原来武侠片中所概括的那样虚无缥缈,兄弟的字眼往往都会与它相提并论,而且这一时期的“江湖”,已经能将一种最为原始的“侠”性赤裸裸的用鲜血来体现。马永贞就是信义与勇猛的代表,在中国传统文学观念中,这种江湖血性最为缺乏的就是“礼”与“智”,是英雄观念下残缺的一个变异缩影,论其理,他们往往都会引发出一段传奇,而不是精彩的历史,所以说对人格的完美要求注定了“江湖”概念的残缺特性,而最能直接体现这种残缺特性的现象折射,就是它们往往都是一个被包裹得异常残酷的暴力大悲剧结局,引人遗憾、流连、唏嘘。

而后,张彻的现代“江湖片”成为了香港电影的一个分水岭,武侠电影最终被变异地分裂开来,一股沾了些许黑色的江湖片开始流行在香港电影中,并且成功扎下根。在张彻后期的电影《大上海1937》之中,江湖这个草根的字眼终于能够与民族大义相提并论,日本忍者以及持械护卫的挑战,将江湖这个庞大的观念演化成了兄弟情义,浓缩在一个小小的京剧舞台上惨烈上演。飞刀、快剑、子弹,好汉们的死亡让人的血脉都为之紧张,对日本走狗那屠杀一般的影像表现则更像是电影人借助江湖这个外套向其泄愤。正所谓借物言志,张彻的这种江湖电影事实上就是对自身的草根阶级身份增添神话色彩,借机嘲笑以统治阶级为代表的文化权威们的无能与奴才本质。

吴宇森的旧时义气 

电影《喋血双雄》中周润发曾说到:现在已不是从前的江湖了。据说从前的江湖是讲义气的,即有一套非常严格的地下秩序规则供江湖人士遵守,而其中,义气则是行走江湖的通行证。香港电影中都不乏有描写所谓斩鸡头,烧白纸等等堂会的仪式,并有名文规定帮规等内容,彼时大家心中都还有着江湖规矩,有事一般都是讲数(即谈判)解决,谈不妥再打不迟。既使《英雄本色》中都还留有此类的痕迹,而小马只所以说这句话,正是要加重义气在江湖的可贵性。而《英雄本色》讲的也正是江湖义气,兄弟之情,同时还描写了江湖片的一个永远主题:退出江湖。

当然,电影也许更是向人性深处挖掘,不单单停留在黑社会这个层面上。演员周润发将一个有血有肉的黑道人物刻画入骨,也使我们在血色中看到了江湖的无比险恶与那种险恶之下的种种无奈。《英雄本色》中的社团经营的是假钞,相对于黄赌毒等固有的江湖营生来讲,并不算太尚天害理,也许吴宇森故意弱化了主角的罪恶程度,但又没有因此而使电影的江湖色彩变的稍淡。狄龙周润发是杀了不少人,但他们杀的都是“坏人”。种种迹象表明作者是在借江湖的故事来刻画人之感情,而反过来,人之感情又丰富了《英雄本色》做为江湖片的意义。当小马在西门町将手中的报纸丢向空气中时,他面上落寞的表情使我们察觉,他的心已随着报纸落叶般沉下了。所以我们不难理解那随后发生的种种宿命。江湖就是这样,逝去了就永远也拿不回来了。

所以,狄龙重新带上了撩铐,发哥的血花喷溅在了初出茅庐的哥哥脸上。而第二集中,哥哥也在流星闪过的晚上坠落于荡着腥风的风中。

秩序永远存在,也永远在变化,死亡的意义,生存的规则,都在这潜在的行规中惨淡。但义气与撕杀,是电影永远的卖点。 当虚拟的英雄们一个个倒下时,吴宇森成名了,他开始抛下香港这个江湖,带着香港给他制造的暴力与美学,向着好莱坞的方向撕杀。然而,“暴力美学”的形容却只是吴宇森江湖片的一张漂亮的狼皮,而狼皮之下,人物各个却都似羔羊一般善良。唯善良,方可怕,在善良者眼里,世界是复杂的,因为善良者的感情,在恶人眼里,世界则是简单的,因为恶人的欲望。人在变,唯江湖不变。

《纵横四海》和《喋血双雄》是森哥另外两部荡气回肠的作品,电影依然是在讲述同一个主题,依然是弱势江湖的绝地反击,配之于亲情友情之义,加之于绝对暴力美惑,只是周润发改行又做了大盗和杀手,向人展现了江湖的多姿多彩性。而在其中,我看到了一点古龙的影子。其一是《纵横四海》中的养父与养子之间的江湖关系,似脱胎于《流星•蝴蝶•剑》,其中暗含着旧式江湖的师徒影子,看过《霸王别姬》的同学们会了解其中真相,到了香港电影中,则是传奇多于内容了。 其二是《喋血双雄》中警察与杀手亦友亦敌的关系,这在古龙小说中皆散乱着体现着,即一位对手往往比朋友更难寻找更可贵,而彼此的信任也更简单笃定。《陆小凤》中西门吹雪与叶孤城,《楚留香》中楚留香与中原一点红莫不如是,而金庸小说中胡一刀与苗人凤则更象是古人之风了。《喋血双雄》中处理的更真实更动人心魄,也更能引起共鸣。 再加上梁朝伟锋芒毕露的《辣手神探》《喋血街头》,吴宇森的江湖故事遂成绝响。

吴宇森创造了一个江湖世界,然后义气泛滥的一塌糊涂。那个时代的江湖永远是那样,《江湖情》《英雄好汉》《江湖龙虎斗》《义胆群英》《江湖最后一个大佬》《旺角卡门》《龙之家族》《我在黑社会的日子》《天子门生》……《侠盗高飞》里周润发是这样说的:我们道上混的,死了也是活该,你别忘了,你是道上混的。

麦当雄的黑帮史诗 

有点不同的是《跛豪》《雷洛传》《蓝江传》《四大探长》这类的将视角射向六七十年代旧江湖的电影,出色的还有霍耀良后来拍的《O记三合会档案》,刘青云和吴镇宇两位性感型男将风风雨雨的岁月演绎的淋漓尽致,当然,其中最出名的还是《跛豪》。

这些电影同吴宇森的江湖片不同的是电影中带着更多的现实意义,让我们想到著名的黑帮片《教父》。这类电影做的最好的当然是麦当雄监制的电影。首先,《跛豪》是一部人物传记电影,讲的也正是曾经大名鼎鼎的江湖大哥跛豪吴锡豪,但但既然拍成了电影,我们就不能拿它当史记读,这还只是演义。

雷洛时代的江湖秩序大约是这样的:一方面警方警力不足,难以维持地方秩序,另一方面黑社会势力比较大,于是双方形成一种这样的关系,即黑社会负责维持地方秩序,收取保护费,然后向警方分红,另外象黑社会经营的黄赌毒等生意则处于非法的合法化,同样付红包给警方,然后其生意便接近零风险,所谓有财大家发,一切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跛豪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位的。他是从血腥中博杀出来的,也是从阴谋中历炼出来的,当无数的兄弟倒在血泊中时,他成就了江湖的地位。这是正宗的江湖,一如三十年代的大上海,但大上海更出格的是,黑人物即华探长,而在此时的香港,黑人物只能是收租佬。

电影以在描写人物的同时,更是将故事传奇化。电影自始至终都是在讲一个险恶的江湖传奇,从艰难的立足,到各种阴谋、关系、女人、兄弟、死亡、背叛、成功、失败。而吕良伟出色的表演也使这位江湖人物的形象入木三分,成为一个经典的电影黑帮人物。跛豪最后的失败是一段江湖故事的完结,也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当廉政公署全力惩治警界腐败的大规模行动一开始,这个香港黑社会的黄金时代也开始结束,传统的义气开始被新的江湖理念嘲笑。

《上海皇帝》同样令人震撼,这又是麦当雄和萧若元的手笔,比起《跛豪》,《上海皇帝》中的陆月笙(杜月笙)的名气要大的多。杜月笙可以说是中国黑帮史上最成功的一个老大,所谓乱世出英雄,当杜月笙死在香港,在江湖依旧变幻时,他的风云早成为谈资,因为他生前就已是个传奇。香港地头上换来换去的黑帮大王旗无论在气势上还是时代上,比起这位上海皇帝来,都显的小气。

杜月笙的狡诈阴狠在两集的《上海皇帝》中变的英俊而义气,全不似残留下来那黑白照片中的大耳贼相。象《跛豪》一样,本就传奇的经历使电影在情节的安排上非常富有,仍是大时代下的人物命运,紧张而多变的故事中透着历史的沉重和人生的残酷,编剧的的手笔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但在表现上,杜月笙还是比跛豪有难度,同是吕良伟,却是两样人物,铺张了两部电影,对于电影本身,算是有看头并富娱乐性了,但对于这样一个在当时能甚至左右中国政治的黑帮人物来讲,故事再有看头,总不免沉稳不足。而香港的黑帮电影总是在义气里做文章,在热血沸腾之际,也有着儿戏,偏偏刻意的大气使电影显得欲盖弥彰。 但《上海皇帝》仍是一部出色的电影,相比同样的两部电影的《江湖情》和《英雄好汉》,他更具史诗性,也更有引人入胜的理由,而且,《上海皇帝》更胜在人物和历史,只是,在明星上,他输给了《江湖情》和《英雄好汉》的周润发和刘德华。

同时上海探的黑帮电影,早一点张彻的《上海滩十三太保》和后来同是潘文杰导演的《新上海滩》,都有不俗之处,但《上海滩十三太保》留给人们的只是血腥的打斗,而《新上海滩》则有点卡通化,张国荣和刘德华的明星风范遮盖了电影本身。上海滩的旧事,只得《上海皇帝》两集。

麦当雄在《黑金》中做个政治深度报道的虚构版本,他一向爱这样的,从《省港旗兵》就玩起来了,给大陆香港等地警示云云则是满脸的装逼相。而《黑金》的故事就发生在二清之后,黑帮老大周朝先欲黑金从政,彻底漂白,这一路辛苦,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还有个闹事的热血才俊在其中做事,越热闹越有戏。

政治最牛,政治最黑,比起政治来,一切都变的渺小而苍茫。《黑金》这种电影注定是由下而上的,层层剥皮般的揭露内幕的,紧要的做个故事的样子,安排一个个高潮,人们才爽,这里有两条线,一条是刘德华为扳倒周朝先而做的艰难办案过程,一条是朝先为漂白从政而黑金竞选议员的过程,两条线其实是交织在一起的。《黑金》中黑帮冲向政治,可谓无处不江湖,电影甚少费话而可以画出波澜壮阔的政治图,小处有小处的妙处,大处有大处的精彩。而演员也是很有水准的。

梁家辉一出场就是惊艳的,当装病的周朝先懒洋洋的一个电话解决事情后,震撼之外,竟有一种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感慨来。所以,《黑金》是政治,但政治也是江湖。

刘伟强的古惑风云

在香港,青少年已经成了黑社会扩大势力的重要手段,这些社会下层的青少年在繁华的城池之中和迷茫的心态之下很容易醉心于他们头脑中简单的江湖,他们的结局或者是在警局的某此“洗底”中脱离江湖,或者就此延续烂仔人生,再无回头路。

1996年,《古惑仔》由王晶刘伟强炮制出来,《古惑仔》是一部漫画电影,也是一部青春电影,一部少年的残酷青春物语。 刘伟强摄影出身,这部《人在江湖》在他手里成了极为顺手的票房试金石,小小一个神话的诞生。陈浩南从未想过回头,出头之日即陷于周遭的杀戮之中,头脑再无清醒,只便陷于这个江湖的“局”中。还有山鸡包皮诸少年,他们是一个城市的缩影,是街头霓灯之下的迷茫。

漫画画面的新鲜感加上新扎偶像的卡通化是电影吸引人的一个地方,但故事依然无法跳出争地盘,暗算,复等段子,当然也少不了来点爱情,一直说要女人离开江湖,但江湖又怎少得了女人?就这样,所有的故事都如数上演,只是人物形象更鲜明,情节更戏剧化,偶像更年轻。 郑伊健的长发浩南形象和陈小春的短发山鸡形象都很成功,性格分明,形象有趣。另外大佬的形象也非常好,特别是反角吴镇宇,在《人在江湖》中十分惹眼,沙哑的声音,神经质的眼神,极具个人风格的肢体动作,成为一个经典的坏人形象。之后几部《古惑仔》中的张耀扬、郑浩南等亦各自精彩,但唯这部《人在江湖》令人惊艳。

人在江湖,仍是个老套的情义故事,但画面添着新鲜,青春的血总是更温热。江湖显得不那么沉旧,而是幻真的青春用,以江湖的包装,一切混乱但有序,无论怀旧还是贪新。但江湖还是有楞有角,当郑伊健、陈小春以偶像用旧式的义气新鲜的撕杀时,江湖门派间的斗争、叛变、变迁被着力的铺叙着,这是一个繁大的气像,虽然拖沓。

《古惑仔》系列是香港黑帮片中枝节最多、延续最长的一个系列。他的本传拍到第6部,分别是《人在江湖》《猛龙过江》《只手遮天》《战无不胜》《龙争虎斗》和《胜者为王》。而别传如《山鸡的故事》,如《洪兴十三妹》,如《少年激斗篇》,如《九龙冰室》。当然其他的跟风之作更是多不胜数。

《古惑仔》构筑了一个黑帮世界,甚至一个混混的成长史,在电影中,各色的黑帮事迹云集其中,这个脉络还包括同香港澳门甚至日本黑帮的种种联系,但电影的弱点在于都太脱节,这个由漫画改编成的电影没有既定的方向,只是在票房成功之下的一种飘摇直上,当一个故事完结后,只是再编一出戏,当然,热闹是有的,热闹之外,看不到历史,也没有成熟的结构。

但既使如此,我们仍看到了全体黑社会的大亮相。任达华、万梓良、吴镇宇、黄秋生、张耀扬、陈惠敏等等,他们在郑伊健、陈小春主导的故事中,以背影的形式表现了一代江湖风云。不过,这总还是孩子的江湖,称黑帮史诗,未免沉重。《古惑仔》这部改编自漫画的电影以大热之势重振江湖,用青春温热的血带给你一种年轻的江湖,沸腾那沉到骨子里的回忆。这是个偶然,就象你在无聊的下午,忽的瞥见最美的一抹斜阳。 刘伟强的《古惑仔》就究竟拍到了几集,那些别传外传后传式的电影又怎样看待?都不算太重要,只老老实实的激奋于那光一现。吴镇宇奸邪,张耀扬狠辣,黄秋生甚至有点无厘头,任达华、万梓良大佬排资论辈, 都在试图以一种薪火相传的精神在延续这个江湖,既使到处弥漫着夕阳的残照。血光,在黄昏。

王晶的《江湖大风暴》体现了他的跟风本色,《古惑女》也同步跟进,热闹残存的意象。吴君如主演的《洪兴十三妹》和谢霆锋主演的《少年激斗篇》也凑着热闹发挥着想象,象天边的流星闪没。而马伟豪也终于狠下心在《九龙冰室》中澜珊了郑伊健的古惑形象。江湖永远都不会结束,但不一定以延续的方式。古惑仔的青春载满了记忆,但记忆越来越模糊,只刀光或泛着热血。《天行者》中郑伊健再度出山,依然是退出江湖的主题,但触动我们的却是狄龙和冯德伦饰演的一对黑帮遗老和遗少,郑伊健已经不属于江湖。

让我们翻转江湖 

永远的打打杀杀,永远的新老交替,永远的退出江湖,永远门派之争,永远的意气与狡诈。这其中有两部电影需要注意一点,他们是《我在黑社会的日子》和《机Boy小子之真假威龙》,前一部是周润发主演,后者是刘德华,两个人分别以海外移民和数学天才的身份入主黑社会,让江湖掀起了一场别样的风云。

这两部电影中,江湖的老大都落入了非江湖思维的人手中,不同的是,前一部是代表着法律意识在帮会中的矛盾,而后一部则带着童话般的浪漫色彩,将一个有着儿童心天才智的人管理帮会,对黑社会作了一定的调侃。但这两部电影都不算出色,《我在黑社会的日子》仍是在情义上做功夫,而《机Boy小子之真假威龙》又意在热闹,这也许就是香港电影的本色,但电影的意念的确很好。

比这两部更好玩的是柯受良导演的电影《亚飞与亚基》,虽然这部电影有点教化片的嫌疑,但电影的热闹和讽刺掩盖了这微不足道概念。两位小混混分别由梁朝伟和张学友饰,他们太会搞飞机啦,想想《东成西就》里面他们是如何鬼马做对的,而在这部片子里他们是一同在老大之间转来转去的铁血反骨仔,专克老大。于是,什么英雄情义,江湖规矩,都见鬼去吧。

比好玩?还有吴镇宇呢?与《人在江湖》《猛龙过江》等电影同一年出品的还有两部江湖电影,这两部电影的导演都是查传谊,主角都是吴镇宇:《旺角揸FIT人》《去吧,揸FIT人兵团》。这两部看似应景的作品偏偏用了不太一样的笔法和角度,《旺角揸FIT人》更是很新鲜的用了同一个人的两种命运来演绎江湖。而吴镇宇漂亮的表演几乎让人忘记了电影的意义。

《旺角揸FIT人》中吴镇宇成功的分饰了两种古惑的成长,电影分两种生命的轨迹来展现不同的人生。这或者是一个好玩的形式,电影分明着重在描述第一种人生,细致的透着绝望。电影中用黑色幽默的法则在逼着情节一步步往绝望中去,只到一个人彻底在江湖中冷感。温情散去,是时侯将这个骗局拆穿了。因为当一个人变的冷感时,就是开始遗忘的时候了,所以,另一个记忆只是一种内心的的刺痛,对社会所有的宣泄。 一个人的张扬和一个人的脆弱一般重,一个人的记忆与遗忘一般平衡。吴镇宇在下半个回忆中用狠毒摧毁一切,他只是想让自己骄傲的闭上眼睛。因为,这个江湖已永远的和他告别了。

电影一开头的漫画和吴镇宇同样沙哑的声音完全取自于《古惑仔》,但在叙事上和风格上完全不同。但江湖是一样的,风起的时候是夕阳,还有血一般的张狂。

梁家辉自《黑金》后再度做老大,在林超贤的手里搞了一次次黑色的幽默,江湖在告急。《江湖救急》中充满了反江湖的味道,江湖追杀令可以搞成江湖奸杀令,这是江湖权力的一种戏谑。关公关二爷也客串了一把,并被尊他为神的后辈狠狠的遗弃,这是对江湖秩序形式的砰击。做为小弟的张耀扬在危急关头竟说出讲湖义气的最深处的隐蔽:同性恋情结,十足将十多年来的香港黑帮片给讽刺了一把。梁家辉偶尔看了一次狱中的曾志伟,就使后者感动涕泠,可以说这是一部黑帮片的盗世寓言,也可以说是一种江湖落寞嘻笑景象。荒诞夸张之中电影还是港式旧江湖片的模式,比如说老大之间争地盘,老大死后的江湖纷争,后生可畏等等,但只轻轻几笔,就打乱了鸦片一样的颓唐,江湖梦醒。最后,梁家辉没有逃出结局,一个冰冷的枪口象一面镜子照着他的过去。江湖没有未来,也没有结束。

《知法犯法》《行规》《新家法》有点意思,足够在午后消费几杯淡茶,数点青烟,但终无法深埋于记忆。也许,记忆中的江湖早已碎了,如何用影像去拼都不会全愈。心中的记忆如此,电影也如此。沉迷于江湖,是一种感觉,是一份青春,用电影注释,总是不真实的。但唯不真实,才美丽。

杜琪峰的另类江湖 

用黑色来颠覆黑色,用宿命来砸碎宿命,江湖到了杜琪峰的银河影像手里,有了另一种崭欣的诠释。银河影像制造的江湖从1997年开始。

《两个只能活一个》中似乎没有江湖,有的只是一种状态,一种迷离的荒诞,似脱胎于王家卫,但比王家卫更冷,黑色幽默的肆意使电影的那一丁点温情变的惨淡,看不到江湖,却是一种身在江湖的肃杀感觉。《一个字头的诞生》开始戏弄江湖,它和《旺角揸FIT人》一样设定了不同的故事,在这故事里讨论一个字头的诞生,一个江湖的浪荡,一个混乱的模样。 然后是《暗花》,绝望的周遭生寒的《暗花》。江湖,这个莫须有的寓意被轻松颠覆,人们在挣扎中望不见一丝灯光。《再见阿郎》《真心英雄》是一种回归,一种疲惫的回归,掩以银河风格的幌子。只是,风雨的街头,招牌能够挂多久?暗花就是私下的赏金。在《暗花》里,这个“暗花”是澳门地下秩序中一桩莫须有的杀人筹码,这是藏在阴暗的角落里的没人看的见一个计划。所有的人都在紧张中,因为他望不见那“暗花”,了解不到那真相。

电影整个沉浸在灰色与紧张中,梁朝伟不停的拿那块手帕揩汗,刘青云那阴骘的眼神一直在扫来扫去。所有的人都看不到真相,都在等着宿命的到来,却又不知道宿命是什么。江湖在阴云之下绽放着邪恶的暗花。当梁朝伟不停的在在将杀手赶出澳门时,当夜幕下的老大密秘结盟时,当灰的天空下刘青云木偶一般的的冷酷行走时,没有人了解自己是怎样一枚棋子。圈套就安静的在那里等着,大家都耍着酷缓缓的往里步进,残忍的鲜血流向不知名的地方。江湖上的人都知道有这样一个暗花,但都不知这暗花的真正意义。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事情会在24小时之后解决,但都不知道如何解决。都不知道谁解决谁。

电影好就好在画面色调的灰暗和电影音乐那种丝丝如扣的空茫与紧张,完全给人一种方向的不确定性。在囚室梁朝伟和刘青云对峙一节犹为精采,一粒朝着不同方向飞来飞去的弹球预示着人物的命运和心理,而漂浮于空中的微尘则荡漾着小人物的宿命。其实电影也许有着更深一个层次的隐喻,但那种命运感和无依的紧张性则是其骨髓。江湖是什么,就是一场地头的纷争,地头是什么,就是每个(江湖)人安身立命的地方,人们拼来拼去似乎都没有胜者。 高潮就是结束,两个光头家伙玩着两个只能活一个的游戏,在镜子的的照射下看到的是同样的自己,没有人逃的过安排好的命运,那最后一声枪响后到来的突然死亡背后,是一个字头的诞生。

玩江湖?你玩得起?韦杜游的黑色江湖就这样产生,江湖的血腥和义气逃离的无影无踪,只在片刻留下让人惊叹的疯狂。而《枪火》是这一切的终结篇,让残存的记忆在电影里噬骨的消亡,江湖,再见。

《枪火》是一个沉睡许久才醒来的梦。是一场江湖的旧事,是英雄的刹那复苏,没有影子的身份,一刹那的枪火,几个血性人,一段邂逅。说本片有古龙的意境便是指电影中的人物形象、和故事结构,也许就是那不经意的一点感觉。简单的故事,几个江湖人保护一个老大,完事后相忘于江湖,看似蜻蜓点水一般的恩怨,折射出江湖的几许冷感,和同样冷感的江湖人,而血是热的。

吴镇宇、黄秋生、张耀扬、林雪、吕颂贤五个人分别成功的表现了五个背景和性格不同的江湖人。吴镇宇跋扈、黄秋生内敛、张耀扬沉稳、林雪外冷内热、吕颂贤忠心勇猛,都在一点一滴的细节中展现,唯一不足的是杀手一方没有尽力刻画,不然就真的古龙再世了。看《枪火》就是要看细节、细节、细节还是细节,可以说是几位演员撑起了这部电影,一部男人的电影,一段江湖往事。

MIKE在码头对阿信说:“没想到帮来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送你跑路。”冷冷的夜色中荡漾着无奈的英雄事。2006年,当MIKE送走阿信几年之后,阿信似乎忍不住寂寞又回来了。杜琪峰忘不了《枪火》,但又不希望局限于拍一部续集,他似乎不想被约束住手脚,于是这部《枪火》的非典型续集就出来了,这就是《放逐》。

《放逐》和《枪火》不同,《枪火》规矩,《放逐》放浪,《枪火》中的兄弟几个严格的在社团里做事,按章办事,一丝不苟,最后放阿信也则在社团规矩的眼皮子底下作弊,有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放逐》不同,当黄秋生的猫腻被任达华发现后,大家完全放逐,管他妈什么规矩,豁出去,最后大家那段共同赴死那段颇有《英雄本色》两集末位的英雄感觉。

不仅表现的人物放逐,风格也完全放开,甚至为了风格而风格,为了耍酷而耍酷,为了枪战而枪战,为了黑色幽默而黑色幽默。我们在电影中随着杜琪峰一起过了次瘾。同时,我们也或许会将张家辉换成吕颂贤,回忆起那场《枪火》往事,虽然杜琪峰或许不喜欢。

刘伟强的无间世界

林超贤的《江湖救急》通过片名在暗示着一种暧昧,我们的江湖需要救急。电影是不错的,但也只能在暗示中澜珊,江湖,一场梦,似睡非醒。我们继续下去,我们寻找继续下去的理由和勇气。谁来挽救江湖? 眼前一晃的血色,象是初夏的黄昏,江湖的梦已老去,再记不起,只在睡梦中闪过几抹刀光剑影。睡梦醒来,是身份交换的《无间道》。四位影帝同时在这无间地狱一般的江湖中挣扎,斗智斗勇却最终斗不过宿命,小江湖总堕进大地狱中,隐然不见。刘伟强口口声声要将无间道打造成香港的教父,但那是在《无间道》上映之后的事,《无间道》完全是一种小格局的精巧电影,可见,要拍香港的教父,是一种措手不及的突然,他有着先天性的弱点。

《无间道》是个无间的地狱,间可以是名词,也可以是动词,离间者就是所谓二五仔,内鬼。《无间道》三部曲自始至终都是卧底的电影,就算终极无间,也是没有尽头的。所以,《无间道》是一种卧底电影的极致。刘伟强给我们带来了一部制作精良的港产片,《无间道》无论在制作阵容上还是在演员阵容上都可谓是非常强大,而电影拍出来的效果也非常好,让人找到了那种久违的余犹未尽之感。电影一开始用特技制造出来的无间地狱景象配上刘伟强的老音乐搭档陈光荣的音乐让电影有了以往《风云》的那种大气,而电影中也始终用背景那种阴暗离奇的音乐来表现环境气氛以及那种宿命的际遇感觉,在紧张紧凑的情节中弥漫着沉重的主题。音乐,是电影出色的一部分,而摄影则是电影另一处精彩的地方,摄影出身的刘伟强加上鬼佬杜可风的合作是电影画面漂亮养眼的保证,色调和镜头都不错,这是今年许多急功近利的港片所不能比拟的。

剧情和演员没问题,四位影帝的表现都十分精彩而到位,曾志伟黄秋生不温不火,老到自如,梁朝伟的眼神依然会杀人,而最有发挥空间的刘德华也极其出彩。漂亮的剪接加上出色的编剧,电影一环扣一环,没有冷场,一直好看到尾。《无间道2》是《无间道》的前传,它和《无间道》完全不同,就象金庸先写出《雪山飞狐》再写《飞狐外传》一样,《雪山飞狐》的精巧和《飞狐外传》铺叙不同,但没有好坏之分。完全不同的结构,让人看到了史诗的味道。电影表现出的人物的沉浮,帮派的沉浮,时代的沉浮,都在刻意安排的情节当中。所以《无间道2》里的震撼多过《无间道》,倪永孝收伏四大家族,又瞬间杀掉四大家族,黑帮同警察之间的暗斗,各种关系都处理的十分过瘾。事实上,《无间道》和《无间道2》风格的不同,已经使《无间道》三部曲难以成为流畅震撼的香港江湖史诗片。而且,众所周知,香港90年代的黑帮很难能代表整个香港黑帮史,香港90年代的黑帮只能是一种尾声,但那却是《无间道》的开始。所以当《无间道3》拼贴补遗时,电影已失去了意义。

黄精甫灵光闪现 

《无间道》之后,就是《江湖》,其实,从头到尾,都是江湖。相濡于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江湖》中刘德华华面无表情的望着一处,胸前承受着一刀又一刀的进出时,学友在雨里挣扎着,曾经风云的兄弟相忘于江湖。一时间,时空反转,铁臂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翼仔提着刀走向江湖……十几年的兄弟,就这样一生。一时间,我的脑海同样时空反转,十几年前,华仔和学友在另外一部江湖片中同样悄静的死掉。除了黄精甫在《江湖》玩的某些花活之外,《江湖》完全怀旧,我们也一同怀旧——华仔和学友、王家卫。王家卫的《旺角卡门》是所以记忆中尤为突出的一个,苍蝇和华哥的热血似乎依然在燃烧。在这部电影中,我们看不到《阿飞正传》张国荣一个人的舞蹈,也看不到《花样年华》张曼玉被旗袍包裹着的屁股,有时,我们不需要这些情调,我们只需要热血,而热血属于青春时,尤其浪漫。

江湖再见,再见江湖。不仅是江湖的流转在电影《江湖》中同样能够看到《旺角卡门》的影子。从《英雄本色》到《古惑仔》再到《暗花》《无间道》一直再变化着的,但《江湖》却并不企图开创一个新的江湖时代,甚至可以说《江湖》是怀旧的。

电影分两条线来表现两个江湖兄弟的江湖生涯,一个开始,一个结束,中间留白。电影在拍摄手法上却是非同以往的,黄精甫给了《江湖》一个极为华丽的影像,这一点很像王家卫的横空出世,林苑走出房门的那一刹简直是在向王家卫致敬。画面华丽的夸张,电影忽略了很多因素,像是舞台剧一样的设置一切,《江湖》完全是一部风格另类的电影,而不像是一部大制作商业片。同样江湖片,黄精甫和王家卫一样,只不过,十几年后,同样的两个演员不知能否同样见证一个导演的成功。刘伟强的《无间道》重新掀起了香港黑帮片的高潮,但曾志伟说过《江湖》和《无间道》是完全不同的电影,但我们还是在《江湖》中看到了对《无间道》的模仿。但比起《无间道2》的史诗气质来讲,《江湖》只是部小品,只不过借了个中情节来点坠气氛而已,在主题上更是完全不同。而同样是小品,《江湖》和《无间道》也不同,两者都在编剧上下了工夫,但《无间道》是警匪片的一个精巧设置,而《江湖》则带着沉郁的宿命感。刘伟强本就是奔着商业片去的,这和黄精甫完全不同,《江湖》不是商业片,只是商业片操作。

所以说,两部电影的意义完全不同,《无间道》的救市狂潮不可能在江湖上重现,而江湖的实验色彩却多少带着香港电影前进的信心。无论恋旧还是贪新,《江湖》继《无间道》系列后再度拾起了香港的江湖片题材,而以往的那些江湖影像也不自觉的重现心头。之后,黄精甫又拍了《阿嫂》,他将江湖抛给了女人,让女人来拯救江湖?

杜琪峰再造黑社会 

当杜琪峰拍出《黑社会》后,江湖的热血已经变冷,如果电影中张家辉的忠勇被我们忽略的话,如果电影中林雪的呢喃被我们远远抛在脑后的话,梁家辉像《黑金》中一样嚣张,任达华则冷峻隐忍,最后,任达华约梁家辉钓鱼,然后用石头砸死了他,他媳妇也被弄死了,而任达华的儿子则用他的大眼睛望着这一切。杜琪峰平静的讲述着江湖本就该发生也一直在发生的事情,很如常,就像任达华也要买菜烧饭喝啤酒一样如常。杜琪峰的《黑社会》多年来少见的黑帮电影,他企图用真实包装一个浪漫的故事,尽管浪漫有时是和残酷划等号的。

我们的黑帮江湖一向是浪漫的,《英雄本色》到《古惑仔》都是浪漫的,兄弟情谊、热血杀戮都刺激着我们的身经,而且英雄就是英雄坏人就是坏人,虽然都是道上混的,但气质完全不一样,杜琪峰最初的黑色江湖片是在颠覆英雄,用反英雄的姿态来看待黑帮江湖,或者直接用平常人来对待英雄,比如《再见阿郎》。到了《黑社会》,江湖就只是个江湖,黑帮就像是做地产投资一样只是一个行当,没有什么英雄坏人,大家混饭吃,没有必要立牌坊。

杜琪峰似乎要用《黑社会》还原一个真实的《黑社会》,但我们依然可以看到电影中的江湖情怀。不用枪并不意味着不够暴力,不要忘了,杜琪峰是继吴宇森后香港做的最好的暴力大师傅。一颗石头的重量并不比数百颗轻,公园的一汪水也许比起浪奔浪流更波澜壮阔。 梁家辉和任达华共同演绎了一次社团的改朝换代,用直白的阴谋书写了黑帮残酷的趣史。然后古天乐又用新的理念将王朝再度更新升级。而杜琪峰的暴力也更加剧,江湖的残酷也更显现。

一直传言的《龙城歼霸》变成了《黑社会》,我们如果想寻找他们之间的联系,只能从《黑社会》的内地片名去摸索,《黑社会》内地叫做《龙城岁月》。 《龙城岁月》与《以和为贵》都围绕着龙头棍这一线索开展故事,江湖明争暗斗的局面在刻意设置的“不经意”之间展开而来,暴力场景有伸有缩,懂得点到即止,但以前的争老大的“自娱自乐”在这里不复存在,结尾风光的黑帮人物仍然受到左右夹击,不能自己,暗讽了江湖制度的虚无缥缈,电影给人很强烈的真实感,或许现实的黑帮正是这样的,犹如河水黑洞一般,表面平静,实则暗涌,让人摸不透底,杜琪峰锻炼多年的智慧在这部电影里有着很好的发挥,俗话说重剑无锋,不需要寒光一闪照样可以让人心惊胆战。

江湖,或许正在我们周围蔓延……然后呢?是《门徒》刘德华的枭雄回归?还是吴宇森监制《天堂口》的怀旧江湖?

电影里的江湖,江湖里的电影有多少梦可以重来?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