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 > 殿堂 > 正文
一次世界图书馆的文化探访
2015-03-23 14:30:53 作者:程亚男 来源:《中国艺术文化》

 

\




“数百年来,图书馆一直是保存我们集体智慧的最重要的方式。它们始终都是一种全人类的大脑,让我们得以从中寻找遗忘,发现未知。请允许我做如下比喻:图书馆是一种最可能被人类效仿的神的智慧,有了它,就可在同一时刻看到并理解整个宇宙。人可以将得自一座大图书馆的信息存入心中,这使他有可能去习得上帝智慧的某些方面。换句话说,我们之所以发明图书馆,是因为我们自知没有神的力量,但我们会竭力效仿。”(意大利哲学家、作家,翁贝托•艾柯语)

如果我们将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图书馆誉为夜空中闪烁的星星,那么,各国的国家图书馆就是那最亮的北斗星。国家图书馆作为国家图书馆事业的核心,一方面以其特有的跨越时空的聚纳能力延续着历史、延续着文明;另一方面,又以大量的、充实的原始材料,为钩沉历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实现着一种对国家、对历史、对学术的担当。

西方国家图书馆起源于文化复兴、宗教改革的启蒙运动时期。于1792年正式命名的法国国家图书馆被认为是最早在皇家图书馆基础上建成的国家图书馆。

数百年来,社会的交替与演进,各国国家图书馆日臻成熟。一座国家图书馆,既是一个国家的历史,也是一个国家的文化标志。站在每一座图书馆的面前,我们都能感受到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历史的、文化的、艺术的、人文的……

“图书馆是无限的”。(阿根廷国家图书馆馆长,博尔赫斯语)

法国国家图书馆

法国国家图书馆的历史可上溯至查理五世。曾任皇家图书馆馆长的柯尔培尔就认为图书馆应该是“伟大的、珍稀的、奇特的”,并倾其全力实现这一理念,从世界各地,并且使用外交网络来丰富、扩大馆藏。

法国国家图书馆新馆耸立在波光粼粼的塞纳河右岸,犹如四本巨型大书。站在21世纪的高度,法国总统密特朗在20世纪末亲自主持修建了这座总面积达36万平方米的巨型图书馆。其巨大的体积和丰富的藏量,向世界宣扬书本的崇高价值与无上地位。

四幢书本式的主体建筑分别为科学技术楼、文学艺术楼、经济法律楼和历史及其他人文学科楼。法国政府每年以庞大的经费保证着它的有序运转,并用法律保证文献收藏的完整。根据有关的法律,法国每一家出版社出版的新书和音像资料都必须送4份给图书馆。这一规定从18世纪延续至今,使得法国国家图书馆能完整地保留了18世纪以来法国出版的所有书籍,甚至图片。1986年以来所有法国出版的音像、声像资料也相当完整。同时,一直致力于收藏手稿,名人手稿达25万件之多。1981年密特朗总统筹建新馆时亦要求:“这座全新的图书馆将覆盖人类知识的各个学科领域”。几乎所有的重要资料都可以在这里查到。

法国国家图书馆还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免费数字图书馆之一。拥有数字化书籍10500多种、杂志2500多种。包括法国图书馆从中世纪到20世纪初的藏品,并提供有关14世纪各种图书中的1000幅彩色插图及其历史线索的简介解说,组成“查理五世皇帝的时代”(1330-1380年)数据库。还建设了两个图文并茂的文物资源库:数字卢浮宫及建于1560年的意大利佛罗伦萨的数字阿菲斯美术馆。

2005年3月,法国总统希拉克向欧盟所有成员国提议应加速数字化建设,其目标之一就是提供一个让“全球人了解及学习欧洲文化的丰富性及多元性”平台,为全球公民服务。

美国国会图书馆

站在华盛顿美国国会大厦隔街相望,深灰色花岗岩大厦顶楼的火炬十分醒目,那就是美国国会图书馆第一座大楼——托马斯•杰弗逊大楼。象征着知识的火炬已经燃烧了一百多年,从1897年落成一直到今天。现在的美国国会图书馆已扩建成三座宏伟的大楼,除托马斯•杰弗逊大楼之外,还有约翰•亚当大楼和詹姆斯•麦迪逊大楼。三座大楼共藏有1.25亿份资料,包括人类各种知识,书刊、资料、电影拷贝以及有保存价值的实物,平均每分钟就有10件左右的书籍入藏。若将所有的书架连起来,全长达535里,如果开车以每小时60公里的车速走完全部书架,也需要约9个小时。

美国国会图书馆的创始人托马斯•杰弗逊总统在为国会图书馆提供他的藏书时就提出了这样一个理念,即美国人的知识有限,图书馆应该尽量收集世界各国的图书资源。并写下这样一段话:“我不知道国会在哪些学科方面不想收藏,事实上,国会议员会可能有机会去参加任何一门学科”。正是杰弗逊这种思想,奠定了国会图书馆全面收藏文献的思想。如今,拥有1.26亿册(件)藏品的美国国会图书馆仍在为发展馆藏进行不懈的努力,仍然热衷于收集“全球馆藏”。其2004-2008战略计划中的目标之一就是“为国会和其他用户建立并保存广泛的知识与创新成果,涵盖所有语言和载体形式”;计划成果是“选择并收集世界性、多语种、多格式、有历史与文化价值的馆藏资源。”“一个满足研究信息需求的、广泛而详尽的知识资源,一份关于人类创新成果和国家宝藏的无法磨灭的记录。”同时,美国国会图书馆也是面向世界的。无条件地面向世界上所有年满18岁、具有高中文化教育程度的公民提供服务。每年接待的读者高达200多万人次。其盲人残疾人服务部还通过与140个图书馆进行合作,每年选出2500本书籍制成点字书,让盲人读者也能享受到读书的乐趣。

有两百年以上历史的美国国会图书馆正奋力跟上因特网时代。在那里,每天浏览国会图书馆网页、查阅数据的人数亦高达两百万人次。

一项关于“美国追忆”的国家数字图书馆计划已启动,这项工程不仅仅只是备份一份有关美国的国家记忆,也是美国国会图书馆开展全民族教育的强有力的工具,它使不同年龄和不同种族的人们都能够接触到国会图书馆浩瀚、宏富的馆藏,既无须他们亲自到华盛顿来,又不会使珍贵的馆藏承受不必要的风险。

纽约摩天大楼在“9•11”事件中毁灭,再一次说明了物质的脆弱。摩天大楼不是一天可以建成的,而美国国会图书馆则在9•11恐怖袭击事件后的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捕捉了全世界范围内几千个相关网站的内容,全面收集有关9•11的资料。记住民族的灾难,厘清历史的是非对错,本身就是一种道德责任。由美国国会图书馆倡导的,已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200多家图书馆及相关机构加入的、合作数字参考服务研究项目,通过构建全球性的参考咨询网络,极大地提高了网络信息环境下国家图书馆的参考咨询服务的能力,也为全世界的公民建立了一个全开放的全球学习社区。

俄罗斯国家图书馆

俄罗斯国家图书馆由坐落在莫斯科中心大街上的一幢宫殿式的“帕斯科大楼”和并排耸立的几幢新建的大楼共同组成。“帕斯科大楼”是18世纪中期俄罗斯两个最好的古典建筑之一,体现着一种宫殿与庄园相结合的建筑风格。新楼从1930年开始建设,到1960年建成。大楼的正面和楼顶四周是众多伟大的作家和科学家的雕像,充分彰显文学与科学在国家的地位。

俄罗斯国家图书馆的前身是1862年7月1日由沙皇签字批准成立的莫斯科公共和鲁米采夫博物馆,位于当时的俄罗斯首都彼得堡。1918年3月随苏维埃政府迁都莫斯科。因列宁曾在该馆借过书并在公共阅览室工作过,1924年改名为苏联国家列宁图书馆。1991年苏联解体,1992年改名为俄罗斯国家图书馆。经历了140多年的风雨沧桑,站在苏联国家列宁图书馆74年辉煌成就的基础之上,俄罗斯国家图书馆成为仅次于美国国会图书馆的世界第二大图书馆。拥有独一无二、完整的和包罗万象的本国文献,及从6世纪到现在世界上247种语言的外国文献和前苏联89种语言的文献,馆藏规模目前已超过4200万件。

苏联曾是当时世界上最重视图书馆建设的国家之一。1917年,十月革命胜利后的苏维埃政权百废待举,但即使在那十分艰难的日子里,苏联政府一直将图书馆事业视为文化建设最重要的一部分,由国家集中领导和组织。国家充分保证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并使图书馆成为人民文化生活的中心。面对互联网的挑战,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已完成由生存策略向发展策略的转移,全面实施“电子图书馆”规划。1998年建成的“俄罗斯信使”电子文献发送服务站,可使全世界的互联网用户方便地获得该馆任一图书的节选。现任俄罗斯国家图书馆馆长维克多•瓦西里耶维奇•费多洛夫认为,图书应该是人类思想活动的一种物理体现形式,阅读则是一项普通却又必不可少的精神行为。在现在条件之下,阅读本身和读者群体在新技术条件下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并预测说,到2015年,全世界会有50%的人因为互联网而联系在一起。有人怀疑书会最终消失,而我认为网络科技可以帮助人类留下一些永恒的记忆,从某种程度来讲甚至可以拯救人类的阅读。

俄罗斯国家国家馆还拥有一批自己的科学家,科学家们参与实施了多项巨大的战略规划,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的记忆”规划框架中的“俄罗斯的记忆”、“官方文件的国家馆藏”等;《俄罗斯联邦藏书寄存战略规划》,并主动参与领导了国家信息化规划的工作。该馆在服务方面也使不少中国留学生和学者赞不绝口。作为外国人,只要你递上护照,八分钟左右,借书证就办好了。当地民众去国家图书馆也很方便,从莫斯科最远的任何一个角落乘地铁,最多也只需40-50分钟。家门口的小型图书馆就更方便了列宁倡导的徒步10分钟内就有一个图书馆的理想已经不再是梦。

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

历经了数千年的风云,亚历山大图书馆又重新耸立在地中海岸。文化像一只不死鸟,已经熄灭了十几个世纪的地中海文化灯塔又被重新点亮……为此,总统穆巴拉克高度评价说:“亚历山大图书馆是人类知识的灯塔,是文明的交汇。这里是埃及看世界,也是世界看埃及的窗口。”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是世界上最具影响的图书馆之一。虽然它没有埃及国家图书馆之名,但其具有的影响力远在埃及国家图书馆之上,可以跻身于世界十大图书馆之列。

公元前4世纪,希腊北部的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征服埃及后,在尼罗河三角洲的地中海沿岸建立了亚力山大城。托勒密一世开启了一个辉煌而又神奇的时代,并倾祖孙三代之力建造了古代最大的图书馆——亚力山大图书馆。当初建亚历山大图书馆唯一的目的是“收集全世界的书”,实现“世界知识总汇”的梦想。为此历代国王都不惜采取一切手段收集图书,他们曾下令搜查每一艘进入亚历山大港口的船只,只要发现图书,不管是哪个国家的都立即归入亚历山大图书馆。

1990年制定的《亚历山大图书馆阿斯旺宣言》在对亚力山大图书馆定位时亦指出:“亚力山大图书馆将作为人类思想发展历史上的决定性时期的一个声明而耸立起来,它试图组成一个尽善尽美的知识体系,汇聚人类著作。它将成为一个开创事业的目击证人,来承载人类全部的和不同的经验”。

2002年10月16日晚,矗立在托勒密王朝时期图书馆的旧址上的新亚历山大图书馆在总统穆巴拉克主持下正式开馆。图书馆总面积8.5万平方米,包括主图书馆、青年图书馆、盲人图书馆、天文馆、手稿陈列馆、古籍珍本博物馆、文物博物馆、科学历史博物馆;3000个座位设施先进的国际会议中心、300个座位的中型剧院、容纳上千人的露天剧场和5个研究学院。总共耗资2亿多美元。图书馆主体建筑为圆柱体,顶部是半圆形穹顶,会议厅是金字塔形,不同的几何造型巧妙结合浑然天成。图书馆外墙体由2米宽、1米高的巨石建成,6300平方米的石头文化墙上镌刻着世界上50种最古老语言的文字、字母和符号,包括阿拉伯文字、图案、音乐和数学符号,以及世界各种文化的文字符号等,凸显着古文明悠久的蕴藏。

原版珍藏的被焚毁是埃及人永远的伤痛。馆长伊斯梅•萨拉吉•丁博士认为,重建的图书馆缺少原版图书虽是缺憾,但可将精力投放在电子图书的建设上。新亚历山大图书馆十分注重数字化图书馆的建设,已与美国国会图书馆、英国国家图书馆、法国国家图书馆等世界著名的图书馆签订了联网、互换、共享资料的协议。并注重发挥图书馆的总体优势,力求将亚历山大图书馆办成一个综合性的学术机构,使“亚历山大图书馆成为埃及与世界的骄傲”。

在数字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人们是否还需要如此超大规模的图书馆?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在20世纪末创造的巨型法国国家图书馆,代表着现代图书馆发展的综合性特征:未来的图书馆将不只是满足人们的阅读需求,还应满足人们的情报需求、教育需求和娱乐需求,图书馆将成为文献存储和传播知识的中心,成为终身教育和文化娱乐的中心。使用书籍和使用屏幕的读者能在同一幢楼里满足自己的需求,并能随意沟通。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