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 > 艺术家 > 正文
张晓东的卡通世界与中国形象
2018-10-16 14:39:01 作者:杨卫
\
张晓东在工作室

多年以来,张晓东一直在探索“萌文化”的视觉呈现,从卡通形象中挖掘当代艺术的语言方式。但是,由于他长期旅居日本,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进程相脱接,从而未能参与到20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当代艺术界蓬勃兴起的“卡通一代”艺术潮流中,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不过,虽然张晓东没能紧扣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脉搏,但他以全球化的视野,关注消费文化,尤其是取日本的卡通艺术资源,来探索新的文化观念与艺术语言,还是不时地给中国当代艺术界带来了一些视觉冲击与观念影响。

早在1996年,张晓东就曾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为中国当代艺术吹进过一股新风;而2008年左右,他回国在北京通州的月亮河参与一系列公共艺术项目,更是将他日渐成熟的“卡通艺术”成果,引入中国当代艺术的文化语境中,产生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可以说,张晓东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中国当代艺术的进程,但他不断从外围切入,尤其是吸收一些日本的文化资源,为中国当代艺术提供参照的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艺术家向外拓展的能力。

\
张晓东作品

所谓“卡通艺术”,是伴随着传播媒介的发展,由漫画逐渐演变而来的一种艺术表现形式,与当代人的审美习惯与视觉心理密切相关。尽管“卡通艺术”源起于美国,即1926年,由华特正式成立“华特迪士尼制作公司”,标志着“卡通艺术”由此诞生;但是,真正让“卡通艺术”发扬光大,却是在东亚岛国日本。正是日本的当代艺术家们借助于不断发展的传播媒介,以读图时代为背景,结合他们的传统绘画,如浮世绘、版画、插画、情色画等等,创作出一系列“乖萌”的视觉形象,在不断影响青少年审美习惯的同时,也让“卡通”成为了日本当代文化的标志性符号。

张晓东1991年从中国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1992年赴日留学,考入爱知县立艺术大学,攻读美术专业硕士学位。其时,日本的“卡通艺术”正风靡云蒸,方兴日盛。这无疑给初出国门的张晓东,带来了极大的视觉冲击,也影响到了他的创作观念。此后,张晓东在学习和创作之余,开始广交日本朋友,深入了解日本文化,不仅结识了白发一雄、森岗完介、铃木邑治等日本著名艺术家,也认识了草间弥生等活跃在国际舞台的日本前卫艺术家。正是在跟这些日本艺术家的接触与交往中,张晓东体会到了日本文化的魅力,也深感到了自己身处的时代环境,其日益人造化与卡通化的文化特征。于是,他开始调整自己的艺术思路,并运用坚实的造型技术,向“卡通艺术”的创作方向转型。

\

\
张晓东作品

事实上,就在张晓东转向“卡通艺术”的同时,中国当代艺术界也有不少艺术家,敏感到消费时代的来临与流行文化的转向,开始探索卡通的新形象。这就是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滥觞于广东一带的“卡通一代”。不过,张晓东与中国当代艺术中的“卡通一代”,还是有着霄壤之别。不同之处在于,中国当代艺术家大都是把卡通作为一种文化策略,待出名之后,便又各自回到了原来的创作轨迹。而张晓东却不同,他不仅把卡通形象作为艺术符号,而且还转换成了自己的艺术观念与文化态度。这当然跟张晓东长期生活在日本,每天都感受卡通文化的环境有关。所以,即便他经常回国,也不时地参与中国当代艺术的活动,但仍然带着日本的卡通文化背景,以至于在“卡通艺术”于中国当代艺术界逐渐式微的今天,张晓东仍然坚持不懈,成为了该艺术样式在中国当代艺坛的活标本。

当然,张晓东的“卡通艺术”,并不是照搬了日本模式。相反,他在受到日本卡通文化的影响之后,一直都在探索一种与中国经验有关的视觉符号。可以这么说,日本的卡通文化给了张晓东以视觉启迪,但如何将其转换为自己的生命经验,尤其是如何与中国的社会语境发生关系,却是他长期思考的问题。为此,张晓东在自己的创作中,经历了一个受影响和去影响的过程。正是通过“去日本化”的扬弃,与“再中国化”的确认,张晓东创作出了一个可爱的“胖胖”形象。

应该说,“胖胖”系列作品的出现,是张晓东的“卡通艺术”真正走向成熟的标志之一。其成熟性在于:一方面以中国的熊猫为原形,进行拟人化的转换,既有中国的符号,同时又不失卡通的可爱;另一方面,就是张晓东的语言方式,不是取用通常的卡通造型,而多是采用素描的方式进行渲染,赋予这个“胖胖”形象以机械般质感的同时,又强化了其光鲜亮丽的视觉特征。因此,张晓东笔下的“胖胖”,作为他创造出来的一个卡通符号,既有中国性,又有时代感;既“乖萌”,又不失深刻……


\

\

\

\
张晓东作品

事实上,张晓东后来的艺术,正是在此基础上的一种延伸,或者说,是受“胖胖”系列作品的启发,不断向中国形象的回归。正如他后来的作品中大量出现汉字,人民币符号,以及由“胖胖”形象而转换出的圆形造型一样,诸如此类,都可以说是张晓东将卡通概念进行中国方式的转换,或者说,是以此来表现中国问题的尝试和努力。而张晓东后来在材料上的拓展,比如运用中国的丝绸等材料,来缝制具有装置意味的软雕塑作品,不仅更加强调了其“卡通艺术”的中国属性,而且也打开了更多的探索领域,将他的艺术创作从二维走向三维,以至于走向多维空间创造了条件。

纵观张晓东的探索轨迹,既是他一个人的艺术史,同时,也代表了中国艺术家吸收外来文化,走向世界的历史。如果说,过去许多留学欧美的艺术家,曾为中国带来过现当代艺术的诸多形式和观念,那么,张晓东东渡日本,则为我们引进了一种“乖萌”的卡通文化。正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其实,无论是取法西洋,还是取法东洋,都是在丰富中国当代艺术的多元叙事,同时,也是为中国艺术走向世界提供多种途径。


2018.9.1于通州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