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汪鹏飞的画 - 艺术家 - 中国艺术文化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 > 艺术家 > 正文
我看汪鹏飞的画
2016-08-09 11:13:56 作者:chinaacn 来源:《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文 丁一林


\
《拉卜楞36号》 100×80cm 2015年

2007年,在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修班结业展览上。一组名为《历史的回声》的极具材料语言美感的油画赫然展现在观众面前。从此,我便记住了汪鹏飞这个名字。后来了解到,他曾就学于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出于对油画的痴迷便进入油画系深造。凭着他聪慧的天性和热情,学习期间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2010年,在詹建俊、靳尚谊、钟函、全山石几位先生主持下创办了一届油画创作高级研修班。从全国艺术学子中优选出27名佼佼者,进行了为期两年多的调教,为国家培养了一批艺术人才,汪鹏飞又是其中一员。课堂上老先生的严格要求;接二连三的艺术讲座;两次出国艺术考察;半月一次的创作汇看。这紧张而极具吸引力、同时也伴随着压力的学习氛围,让他终于在这个艺术平台上了解到“尽精微,致广大”的艺术精神。 应当说,他的青春是伴随刻苦努力学习、研究油画艺术走过来的。

在多年求学的路上,汪鹏飞的油画创作突飞猛进!由基础训练到形式研究,由外在的方法到内在的精神。他不断地探索着个人内心所向往并痴迷的油画语言。心无旁骛,执着艺术。

\
《历史的回声之三》 布面油画  200×155cm  2007年

纵观汪鹏飞这几年的油画发展,大致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

1. 自觉摈弃图片式模仿,坚持走语言厚重之路,张扬绘画表现的语言魅力。信息时代,图片泛滥。社会上出现大批依赖图片,依附图片,用油画颜料转移到画布上的绘画。甚至,图片式绘画居然登上全国美展的获奖名单。尽管,这或许是时代文化中的自然现象,但是,绘画屈尊于图片,严重地“侮辱”了画家心目中为之向往的艺术之神圣!包括汪鹏飞在内的众多艺术家自觉地与这种图片式绘画背道而驰,自觉在创作中探索油画语言的表现力。从题材选择到形式研究,可以看出他所追求的是粗犷、厚重的表现语言。这无疑与他选择的题材相契合,不论是2007年创作的《历史的回声》组画,还是2009年创作的《记忆之城》组画,都呈现出汪鹏飞对于粗犷而概括的表现手法的追求,也让我们在画面中感受到如洪钟般深沉而浑厚的鸣响。

诚如他所说:“不再注重客观物象的精细描绘,取而代之的是粗犷而概括的手法,看上去似乎过于草率,但是,作品的感情和精神表达却非常精致。由粗粝终达到精致,这是我神往的艺术。”表现语言的粗犷并非“糊涂乱抹”,相反,在他粗犷的风格中却显示出游刃有余的控制力。从造型归纳到色块配比,都体现出他缜密的思考。他要呈现给观众的是余音绕梁的回味,彰显的是强烈的精神诉求。

\
《记忆之城之三》综合材料 180×220cm 2009年

2. 油画语言的“宏大叙事”。

“宏大叙事”并非指油画描绘的故事情节,而是指从场景的选取到造型、色彩的处理以及笔触涂抹的效果所给予观众的遐想空间。此非油画所不达!此“宏大叙事”,不在题材的宏大,不在情节的壮阔。只要内心宏大,精神壮阔,即便是画朽木枯草、荒山城垣,同样可以表现出宏大的气象!他的油画《雷峰塔》带给人们的苍凉与悲壮,《右卫》系列作品中的苍天厚土,带有几分原始的洪荒,衬托出昔日古城、街头巷尾的朴素,触发人们似曾相识、相遇,感同身受。能够有此深度,对于汪鹏飞这个青年画家来说实在难能可贵!

\
《右卫20号》 100×80cm  2014年

3. 为传情达意,不断探求各种表现的可能性。

在汪鹏飞众多创作中,我注意到,他似乎并不满意之前已经为社会认可的风格。要知道,当他2007年创作的油画《历史的回声》成功之后,社会上已经有人开始模仿他的手法,可见影响之大。然而,他却继续研究,上下求索,以虔诚的心态坚定前行。就像他的油画《拉卜楞36号》中表现的一步一磕的苦行者,一个长头下去,全身都实实在在地紧贴大地,虽龟速迟缓,却步步为营。又似他的油画《墙里墙外》中那座顶天立地的灵塔,那仿佛就是他魂牵梦绕的艺术殿堂。

近年来,汪鹏飞开始加强油画写生。他似乎意识到只有不断保持与自然对话的状态,方能获得源源不断的灵感。只有怀着拥抱自然的心态,方能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当浮躁变成现实的主流,严谨就愈发变得可贵。严谨是一种画画的态度,人生的态度。”这是他的感言,我相信:这,也是他得以继续前进的人生信条!

中央美术学院造型艺术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丁一林
2016年1月7号凌晨


于无声处写丹青——访青年画家汪鹏飞
 

记者 吾空 

 
\
《石窟·家园之一》 布面油画 150×200cm

在北京798桥艺术空间即将举办青年画家汪鹏飞个人画展前夕,本刊记者采访了刚从俄罗斯风尘仆仆写生回国的汪鹏飞。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你作品画面的沧桑感时空穿越感想表现和传达的是什么?

汪鹏飞:《历史的回声》系列作品的创作动机来自于一次山西平遥的写生之旅。长久以来,我对于传统建筑的认识只停留在书本的文字描写中,没有切身的体会。中国社会改革开放以来的急速发展,一座座现代城市从我们身边悄然出现,美国式的摩天大楼成为中国城市的发展模式。平遥古城是现存相对完好的传统城市、城楼、城墙、市楼、府衙、文庙、武庙、票号、镖局等构筑起了中国传统城市的整个建制,仿佛把我们带回了遥远的过去。我猛然感到第一次真正来到了“中国”。这种强烈的印象长时间深深埋藏于心底。在研修班毕业创作时,我就以中国的传统建筑为题材,借助综合材料,来表现我对往昔的感怀。车水马龙的过往已经成为历史,如今,我们只能依稀听见他隐隐的回声。《历史的回声》是我心中的过去,回声已经不能代表那时的“高歌”,它是“高歌”之后的余音绕梁。

《历史的回声》系列作品的创作,是我以综合材料的当代语言表达历史题材的初步尝试,也是走向精神性绘画的开始。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摈弃图片和图像是否意味有更多创作表现和自我的表达?

汪鹏飞:在一个图像泛滥的时代,怎样对待图片是艺术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如果说,过去,绘画承载着记录现实的功能,显然如今已经被照片所取代。这给绘画出了个难题,也带来了创造的机遇。自我的精神表达必然成为绘画的方向。

在当代,艺术已经蜕变为观念的承载物的时候,艺术不再是美丑的问题,而是生活的镜像。就风景画而言,仅仅供人们欣赏的风景画似乎丧失了过去的荣耀。像莫奈、毕沙罗、维亚尔那样的唯美的风景,逐渐被新出现在画面上的荒芜的草原、残破的废墟、破旧的厂房,混乱的集市所替代,和其他媒体的当代艺术一样,成为传达艺术家思想的风景。愉悦人的眼睛的“唯美的风景”慢慢退去,震撼人的心灵的“思想的风景”“观念的风景”开始登场。它们往往是艺术家对人类历史与社会现实的批判与反思。有着很强的精神性指向。

\
《殇》布面油画 180×200cm 2010年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有评论家认为您的作品语言是“宏大叙事”,有很强厚重感,你是怎么理解的?

汪鹏飞:学画的人,就怕别人说自己画的小气,画的大气,大方,有冲击力才让人瞧得上。所以,有时要故意用宽大的笔触,厚厚的颜料作画,形色不到位不管他,关键在于气势不能输。在这种近乎扭曲的心理暗示下,一些更具表现性的画家进入了我的视野,戈雅、巴巴、卢奥、基弗、佩尔梅克等等,他们作品背后的精神力量深深的震撼着我。他们的作品有个共同特点,就是在语言上,不再注重客观物象的精细描绘,取而代之的是粗犷而概括的手法,看上去似乎过于草率,但是,作品的情感和精神表达却非常饱满。这是我神往的艺术。从此,精神性的绘画成为我的艺术理想。  

中华民族拥有过灿烂的文明,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并没有把这些优秀的基因都完好的保留下来。相反,眼下我们依然在以发展的名义,对传统的文明无情的摧毁。让人无限的惋惜和伤感。经常我幻想自己站在城楼的顶层遥望远处的地平线,眼前是苍茫一片……《记忆之城》《殇》《残冬》等等记录的是我对往昔的感怀或对现实的关注。在这些作品中,我逐渐实现了语言方式的转变,从制作式半抽象化的转向更直接更朴素的表达方式。更重要的是在作品的精神气质上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宏大、壮阔、浑厚、苍凉、悲壮是我的精神诉求,作品总体上流露出“苍茫的气象”的特质。《残冬》是依据我2011年冬天一次西部之旅的整体印象而创作的。西北的冬天,满眼是荒凉的大地,许多现代工厂的烟囱却冒着浓浓的黑烟,这是当代中国的特殊景观。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2007年《历史的回声》系列作品成功后,你尝试用更多更新的绘画语言和表现形式来创作,又有哪些新的作品?

汪鹏飞:任何一种创作语言方式都有其独特的魅力,同时也伴随着局限性。在享受了综合材料的创作方式一段时间之后,综合材料所带来的神秘感逐渐消退,而它的局限性也一点点显露。比如,对造型的把控很困难,一般运用综合材料语言创作的画家,大多是从事风景类或半抽象绘画创作,很少专门从事人物创作的原因也在于此。如果到野外进行现场创作,工具携带是很大的负担,环境和时间都不利于展开工作。当然,画家自身积累的语言素养在其中是起着关键性作用的。另一方面,对形式语言的无止境的探索是否会造成作品精神内涵的匮乏?这是我的疑虑。我的绘画理想是:运用朴素的语言方式创作出具有精神品格的作品。

《记忆之城》系列创作于《历史的回声》系列之后,题材是古城和遗迹,但是更偏向于宏大的景观。《历史的回声》多运用综合材料进行创作,很长一段时间我远离了“正宗油画”,但是内心却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心猿意马。从《记忆之城》开始我逐渐回归传统油画的方式,试图运用最朴素的方式来表现古城和遗迹。  

《记忆之城之二》运用了很多的综合材料,锯末,沙子,大白粉,石子,粗宣纸,墨,木炭等等。先用锯末做了一遍底子,用丙烯颜料一遍一遍地深入,画面始终不温不火。一天,突发奇想,用墨把宣纸刷成深浅不同的色块,再根据画面的黑白灰色块形状裁剪分别粘贴上去,最后用木炭勾出轻重不同的结构线。宣纸在粘了胶水之后呈半透明状,它不仅呈现自身也透出底色,神秘无比,如此一来,画面瞬间散发出光彩。《记忆之城之二》(变体)基本是用油画刀画成的,设想是先用刀刮一遍大色调再用画笔深入,结果用油画刀刮了一遍之后,笔就进不去了,似乎刀痕自身已经确立了语言秩序,笔触就成外敌入侵了。最终只能将计就计。《记忆之城之五》画的是北京城墙外的烂泥路。正是这条通向远方的烂泥路吸引了我,我小心翼翼地用厚厚的笔痕像马车一样碾压出一道道车辙。

\
《残冬》80×160cm 2011年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俄罗斯之行收获是什么?

汪鹏飞:俄罗斯文化和中国文化有很多渊源关系。特别是我们了解的油画领域,许多艺术家都有很强的俄罗斯情结。列宾,谢洛夫,苏里科夫这些大画家的名字耳熟能详。到俄罗斯必然跑去博物馆看画。在东宫伦勃朗的画作前驻足良久,品读深刻与永恒。在俄罗斯博物馆,看列宾,回忆自己初涉油画时对他的崇敬。

这次去俄罗斯,主要是去诺夫哥罗德写生。诺夫哥罗德意译为"新城市",是俄罗斯西北部的历史名城,建城于859年,跨沃尔霍夫河两岸,现为诺夫哥罗德州的首府。十二至十五世纪为诺夫哥罗德公国都城。有十一至十五世纪著名建筑古迹,如索非亚教堂、安东尼耶夫教堂和古城塔楼等。据说,这里有三百多座教堂,可以想象当时的繁荣景象。我们每天寻找不同的教堂,感悟历史的沧桑,聆听悠远的钟声……在一个修道院里,轻轻推门进去,两个修女在吟唱圣歌,在四周圣象壁画的环绕中,在穹顶洒落的天光下,我瞬间被融化在优美的歌声里,似乎有一股神圣的力量在牵引着我,使我不能再前进半步,只能闭目倾听……每天,我们在教堂周边写生作画,收获的却是心灵的平静。

\
《墙里墙外》 布面油画 150×200cm 2014年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您怎么看作品写生与创作的关系?

汪鹏飞:绝大多数画家在初学入门时估计都是从写生起步,慢慢走向各自的创作道路。徐冰在谈到素描写生时,有这样的体会:“素描训练不是让你把一个东西画的像,而是通过这种训练,让你从一个粗糙的人变成一个精致的人,一个训练有素、懂得工作方法的人,懂得在整体与局部的关系中明察秋毫的人”。素描是写生之一种,还可以有其他的写生方式。可见,写生对一个艺术家、一个画家的益处是多方面的。它不仅能够提高你观察、感受和表达能力,同时,也在整体提升你的艺术素养和精神品格。

作为一个具象画家,写生是一种本分。在数字时代图像泛滥的今天,搜集素材式的写生已经不再重要,写生的意义就容易被人忽视。然而,画家的观察能力、感受能力、表达能力就有衰退的危险。眼下,在全国美术展览中,很多作品照片化严重,其实问题不是出在照片上,而是作者缺乏必要的写生训练,略去了慢慢观察、细心体会、主动表达等绘画的核心部分。画家只有对造型、色彩、语言等方面积累了深厚的切身的体会,才不会成为照片的奴隶,从而积极主动的利用照片,有助于创作的推进。

写生不仅作为一种训练的手段,也是一种独立的创作方式。画家卢西安•佛洛依德几乎终其一生在画室里,不厌其烦地用直接写生的方式创作。他多描绘真实的肉体和脆弱孤独的生命。他笔下的人物画流露出惊恐、不安和怀疑的气氛,并且有着平坦、清晰的优雅之感。他对真实有着特殊的真诚,他只在每日接触的对象上来感受、体验生命的表达方式,而早期的那种幻影仍在画面上浮动,仅以此,卢西安•佛洛依德的位置无人可以替代。

2011年,有幸在西班牙毕尔巴鄂看过一次安东尼奥•洛佩兹•加西亚的回顾展,被他的专注所折服,技法所吸引,更为他的作画态度所感动。除了早期具有“魔幻现实主义”特征的作品外,他用偏执狂式的毅力,直接现场写生,描绘着自家室内景物和马德里城市景观。

他经常在一张画上花费几年时间现场写生,反复地刮擦重画,最后那些细节如同混泥土般凝结在画面上,再也挪不动了。洛佩兹所选取的题材,都是人们认为枯燥甚至不能入画的景物,空旷的市郊、零乱的院落,污渍斑斑的马桶、空无一物的居室,经过他精微细致的描绘,独具匠心的处理,都会弥漫着淡淡的诗意。从他的画中观众能够感受到凝固的时光、流动的四季,进而体会到人生的百味和世事的变迁。
 

汪鹏飞艺术简历


\

1975年 出生于安徽省歙县
2005年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本科
2007年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十四届研修班
2012年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创作高研班
2016年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艺术硕士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现生活和工作于北京

个展
2016年
“无声处”汪鹏飞油画作品展(桥艺术空间)
2008年
“历史的回声”汪鹏飞油画作品展(北京环铁时代美术馆)

群展
2006年
“中国金陵百家油画展”(南京博物院)
2007年
“首届中国青年百人油画展”(上海美术馆)
“第二届风景风情全国油画展”(上海刚泰美术馆)
中央美院第十四届研修班十人展(中央美院美术馆)
艺术中国——全国画展(清华美院美术馆)
2008年
“第三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中国美术馆)
“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全国油画展”(中国美术馆)
首届“造型艺术新人展”(中国美术馆)
2009年
“中国美术世界行”(法国巴黎)
第五届上海美术大展(上海美术馆)
“第十一届全国美展油画展”(武汉艺术馆)
“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综合材料绘画展”(哈尔滨)
“挖掘与发现——首届中国油画新人展”(中国油画院)
2010年
“研究与超越——第二届中国小幅油画展”(中国美术馆)
“当代社会与油画艺术”中国油画展(中国美术馆)
2011年
“挖掘与发现”第三届中国油画新人展(中国油画院)
“艺术家眼中的当代中国”中国油画展(深圳关山月美术馆)
首届 “艺术凤凰 ”当代青年油画展(中国美术馆)
庆祝中国共产党90 周年美术作品展(中国军事博物馆)
第六届全国中青年艺术家推荐展(上海明圆文化艺术中心)
2012年
可见之诗——第二届中国油画写生汇展(中国美术馆)
第五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中国美术馆)
中央美院油画高研班创作汇报展(中央美院美术馆)
学院精神——中国油画名家邀请展(中华世纪坛)
2013年
第七届上海美术大展(上海•中华艺术宫)
平行——四人油画展(北京桥艺术空间)
2013 中国油画名家邀请展(深圳大芬美术馆)
2013 中国油画展(上海•中华艺术宫)
新世纪上海优秀美术作品进京展(中国美术馆)
“实干兴邦”第二届全国中青年油画展 (深圳大芬美术馆)
绘画的品格——2013 中国油画展 (大都美术馆)
2014年
可见之诗——中国风景油画作品展。(山东潍坊会展中心)
“塞上明珠•美丽宁夏”第八届中国西部大地情中国画、油画作品展(中国军事博物馆)
“北京意象•丰台华彩”绘画作品展(中国美术馆)
南京国际美术展(江苏美术馆)
上海美术作品香港展(香港)
上海市庆祝建国65周年美术作品展(上海•中华艺术宫)
“远近”上海市小幅油画展(上海美协创作中心)
“海上新族”当代艺术展(上海春美术馆)
2015年
“可见之诗”中国风景油画邀请展(山东潍坊会展中心)
“最绘画”第二届中国青年油画展(中国美术馆)
“江南如画”中国油画展(苏州美术馆)
“吴冠中艺术馆”中国油画展(宜兴吴冠中艺术馆)
“时代足迹”中国金陵百家油画展(江苏美术馆)
“ 海纳百川”中国油画双年展(威海美术馆)
“北京意象•生态密云”绘画作品展(中国美术馆)
中国油画家十人作品展(青岛出版艺术馆)
2016年
可见之诗 第二届中国风景油画作品展(山东潍坊会展中心)
“艺•义”70 油画公社作品展(湖南国画馆)

获奖情况
2007年
“首届中国青年百人油画展” 优秀奖(上海美术馆)
“第二届风景风情全国油画展”优秀奖 (上海刚泰美术馆)
2008年
“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全国油画展” 优秀奖(中国美术馆)
首届“造型艺术新人展” 提名奖(中国美术馆)
2010年
研究与超越——第二届中国小幅油画展 优秀奖(中国美术馆)
2011年
“挖掘与发现”第三届中国油画新人展 三等奖(中国油画院)
2013年
2013 中国油画展,优秀奖(上海•中华艺术宫)
2014年
塞上明珠•美丽宁夏”第八届中国西部大地情中国画、油画作品展 优秀奖(中国军事博物馆)

作品收藏
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大都美术馆,上海刚泰美术馆,上海美术家协会,上海文化艺术基金会及私人收藏。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