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交融 > 正文
两面神丨孟德斯鸠:礼教中国的好与坏
2019-02-11 11:19:13 来源:上海儒学

\


作者简介丨孟德斯鸠,法国启蒙时期思想家,西方国家学说以及法学理论的奠基人。

原文载丨节选自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许明龙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年版。


编者谨按:1748年(时为中国历史上的乾隆十三年)11月11日(二百五十年后,中国人把这个日期奉为光棍节),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在日内瓦发售。1751年,《论法的精神》被列为禁书。此书论及中国,隔岸望之,洞若观火。隔世观之,恍若在今。呜呼噫吁嚱,中国社会结构之超稳定,实不若文化性格民族精神之超稳定。摘录许明龙译本(商务印书馆,2012)数段,标目“礼教中国的好与坏”。

中国立法者的主要目标是让人民太太平平地过日子。他们要求人们相互尊敬,人人时刻不忘自己受惠于他人甚多,无人不在某个方面有赖于他人。为此,中国立法者制定了最广泛的礼仪规范。

比方说,中国的村民和身居高位的人讲究同样的教养,这是一个好办法,借此可以养成宽厚,维持太平和有序,消除因暴戾而产生的一切邪恶。确实如此,不受教养规范的约束,岂不就是放纵邪恶吗?

就此而言,教养胜过礼貌。礼貌为他人的邪恶捧场,教养则防止暴露自己的邪恶。教养犹如人与人之间的一堵墙,阻断了人们彼此腐蚀的通道。

中国立法者所做的不止于此。他们把宗教、法律、习俗和风尚融为一体,所有这些都是伦理,都是美德。与宗教、法律、习俗和风尚有关的训诫就是人们所说的礼仪。中国的政体大获成功,原因就在于一丝不苟地遵守礼仪。中国人在年轻时学习礼仪,此后又把一生都用来实践礼仪。文人教授礼仪,官员宣扬礼仪。事无巨细,礼仪无所不在,所以,只要找到了一丝不苟地遵奉礼仪的方法,中国就可以治理得非常好。

中国立法者以天下太平为治国的主要目标。在他们看来,俯首听命是维持天下太平的有效手段。基于这样的想法,他们认为应该激励人们敬重父亲,为此他们不遗余力。他们规定了数不清的礼仪和仪规,用来表示对父亲的敬重,生前如此,死后亦然。子女如果在父亲生前不知敬重,父亲身后就不可能得到敬奉。祭祀亡父与宗教的关系较为密切,侍奉在世的父亲与法律、习俗和风尚的关系较为密切。不过,这只是同一部内容极为广泛的法典的不同部分而已。

敬重父亲就必然与敬重所有可以视同父亲的人相关,诸如长者、老师、官员、皇帝。对父亲的敬重意味着父亲以关爱回报子女。与此同理,长者以关爱回报幼者,官员以关爱回报属下,皇帝以关爱回报臣民。所有这一切构成礼仪,礼仪则构成民族的普遍精神。我们将会感到,看似最无关紧要的东西,其实并非与中国的基本政制无关。中华帝国构建在治家的理念之上。倘若削弱父权,哪怕仅仅削减用以表示尊重父权的礼仪,那就不啻是削弱对被视同父亲的官员的敬重,原本应该视百姓为子女的官吏于是就不再关爱百姓了,君主与臣民之间的互相关爱也就渐渐消失。只要其中一项被削减,国家就会因此而动摇。儿媳每天清晨是否前去侍候婆婆,此事本身无关紧要。可是,我们如果想到,这些日常细节不断地唤起必须铭刻在心中的一种感情,而正是每个人心中的这种感情构成了中华帝国的治国精神,我们就会明白,此类具体行为没有一件是可有可无的。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