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交融 > 正文
李天元的肖像摄影:人,仍然是唯一的
2018-02-02 10:37:16 来源:艺泰空间
\

李天元,出生于1965年,198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8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副教授。
作为一名绘画系教师,李天元对摄影也情有独钟,他尝试将人、人所处位置的航拍图、显微镜下的人体某个局部的断面组合在一个作品中,用新的视角探索肖像摄影更深层次意义与思考。今天,我们一起欣赏他的肖像摄影作品。
 
人,仍然是唯一的(节选)
——论李天元的摄影
 
顾铮
 

作为一种以刻划人的内面为主要任务之一的肖像艺术,无论是肖像绘画还是肖像摄影,无论是以理想化的手法表现对象,还是以自然主义的主张描绘对象,作品制作者的一个可说是奢望的希望,就是希望自己出手的这一帧肖像就是有关对象的“定于一尊”的唯一的肖像。
人们期望,这个给出了对象的“内在本质”的唯一的肖像,应该是权威的、无可替代的。肖像艺术的这个目标,成为衡量作品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而这也是任何肖像制作者包括肖像订件者所衷心希望的,也是无可厚非的。因为这个创造“唯一的”肖像的愿望,令许多肖像制作者获得一种驱动,自觉地向着“唯一的”这个目标努力、前进。
这里的“唯一”,可能还有另外一个意思,那就是在不是群像形式的肖像画面中,描绘单个形象的肖像作品中,只能出现对象的一个形象。人们不太愿意接受自己被描绘成双重的形象的分身画这种形式。
然而,李天元的肖像作品(姑且这么说),对于这种肖像摄影神话与要求是一种挑战。在他的照片中,人物形象不是唯一的,而是有其分身。这些人物被单束的光直直地照射。在伦勃朗式的单灯光源的布光下,他们的面孔自身成为了一个发光体,从黑暗中向四周发射光辉。他们被无边的黑暗所包裹着,但也被自己的分身所陪伴。

\
陈静。北京大学学生、北京大学、唾液。
120x153.9CM,1x6 
2008年,彩色照片

\
陈新。母亲、望京、汗毛。
120x170.27CM  1X6
2009年   彩色照片

\
陈岩。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美术总设计、鸟巢国家体育馆、头发。
120x156CM,1x6
2008年,彩色照片

\
高捷。企业家、收藏家。碧水庄园、皮肤。
120x169.76CM
2009年,彩色照片

“分身照”这种形式,在早期照相馆摄影中曾经出现过,甚至令鲁迅也关注过。但那毕竟是一种商业噱头,不入流品。当时分身照片中的人,只是多出一个自我形象而已,两个自我形象间没有对话与商榷。
但是,在李天元的作品里,情况却完全不同。这两个不同的自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他们同时承受着来自另一个自我的关注。那另一个自我,藏身于黑暗中,只露出隐约的身影,往往以质疑的姿势与眼神打量着、凝视着那个处于光芒之中的肖像主角。另一个晦暗的自我,始终躲在明亮的自我的身后,静静地,而且随时准备迅速地消失。
但是,光辉闪闪的主体无法、或者不愿意照亮那就在自己身边的另外一个自己。主次分明的双重自我在黑暗中相互对峙。照片中的自我双方,一方在明里,一方在暗中,他们相互对照、彼此参考、时相干扰。这是一个自我与另一个自我的对峙,互为主客关系,却不发生对话。他们互为镜像,相互打量、相互捉摸、相互揣度,而且似乎永远不会接近,合为一体。而只有人正视自己时,人才会对于人自身有一个比较客观的看法。可是,就是这个有关人的“正常”看法,也已经被他设计成一个镜像构造,使人无法逃脱来自自身的判断与审判。
不仅如此,李天元还在肖像照片的画面周围,加入了许多其它有关人与世界的视觉参数,如与照片中人有关的卫星照片与显微照片。这些参数在增进了对于照片中的了解的同时,也成为了了解照片中人的诸多“干扰”与“噪音”,使得本来以简单、简明为上,以集中人们的视线于对象本身的肖像变得复杂起来。
李天元把投射到人物面孔的光线(也是艺术家本人的视线),借助卫星的高度拉抬到万里高空,俯拍地面的地形,这里经常是被拍摄者住所的周边环境,他也借助显微镜凑近微观人身上的某些局部与分泌物(如毛发、唾液、皮肤、血液),给出一张放大几十甚至几百倍的断面照片。他不满足于只是直观、凝视对象,而是要抽身离开对象,从新的维度、从突破常规视觉的非正常距离获得对于人的新的视点与看法,获得对于人的新的认识。为了更好地考察对象,他离开对象飞升到高空。离开得远远。为了更好地了解对象,他的视线又潜入对象的身体内部。近到无法再近。

\
干诋。中央戏剧学院学生、CCTV、唾液。
120x147.77CM,1x6
2008年,彩色照片

\
卫星航拍图与显微镜下拍摄的唾液

\
作品局部

\
黄燎原。艺术经纪人、北京现在画廊、胡子。
120x155.63CM。1x6
2008年,彩色照片

\
贾方舟。理论家、上苑、手指甲。
120X165.1CM。1x6
2008年,彩色照片

\
凯伦。艺评人、北京景山、头发。
120x164.88CM,1x6
2008年,彩色照片

\
李铁军。艺术家、环铁北京、胡须。
120x168CM,1x6
2008年,彩色照片

于是,传统肖像摄影的外在形式被突破了。李天元的摄影扩大了照片的容量。来自GOOGL  EARTH的地球地貌照片,人的体液与毛发的显微照片,以及人的面孔,这三者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系统,在试图揭示人的隐蔽的内在的同时,也打开世界的秘密。
虽然盘踞于肖像摄影边框的视觉参数成为了人的注解,但这也是有关世界的注解。或者说,人与世界,在这里相互成为对方的注解。无论是人的肌肤还是世界的肌肤,在李天元的关注下,变得等量齐观起来,而且具备了相互转化的可能。世界与人的平均化中的区别,与人与世界的区别中的平均化,人与世界的转化的可能性就在此时悄然出现。
从宏观、微观与常观这三个考察维度,李天元对于人的审视与表现变得有机与多元。不过,他的考察还是紧扣住人本身而铺陈开来。人在哪里?从高空俯瞰的话,会发现人湮没于地球的表面。所有的人的狂妄,在这个维度下,都会失去意义。是什么材料构成了人?从显微镜深入看进去的话,会发现人作为物质而存在的严峻事实。
 
\
李以诺。儿子、荷清苑、血。
120x181.06CM,1X6
2009年,彩色照片

\
林墨。艺术家、望京、皮肤。
120x147.61CM,1x6
2008年,彩色照片

\
林娜。瑞典驻华公使雷莫思夫人、瑞典驻华大使馆、手指甲。
120x172.94CM,1X6
2009年,彩色照片

\
析海洲。艺术家、望京、头发。
120x180.01CM
2009年,彩色照片

人如何确认自身?在肖像艺术中,单纯的面孔、姿势、服装以及已经成熟的肖像修辞手法所能做到的其实非常有限。从这些附加于边框的照片看,人,无论在宏观还是在微观中,都是多么的非人。我们对于人的了解,是如此的孤陋寡闻。这些照片,在为我们打开了有关人的想象空间的同时,也让我们了解到人的无足轻重。也许,人,只有处在这样的相对关系之中去加以把握,才能获得对于自己的更清醒的认识。
不过,在李天元增加了这些新的有关人与世界的视觉参数后,我们对于人的理解是不是就更全面一些?在增加了认识人与世界的新的维度后,我们对于人的了解,对于世界的了解是否就此丰富些?其实,这仍然是个无法确认的问题。即使引进了这样的大幅拉开时空的视觉参数,人对于人的了解仍然还很肤浅。
他向我们提示的,也许是,人即使借助发达的技术观视手段,人能够抵达的只能是世界的表面,无论是卫星上看到的世界的荒芜的肌肤,还是显微镜看到的人的肌体的有机的断面。人与世界在这个意义上是相似的。但这并不妨碍人去作出种种努力去接近人与世界,试图穿越表面,进入内面。
突破正常视觉去扩展对于人的了解,其目的不是为了突破人眼的限制,这不是李天元的目的。李天元的目的是为了突破人对于自身的固定看法。他试图以自己独特的方式,丰富对于人的认识。人是在通过对于人的表征的实践过程中,体现出、探索到人的丰富性。所以说,人的丰富性与复杂性,体现在如李天元这样的艺术家这里,是考虑以怎么样的方式来对待人,处理人这个根本命题,而不是体现在他选择了多少有关人的参数。

\
王兴伟。艺术家、望京、胡须。
20x180.01CM,1X6
2009,彩色照片

\
巫鸿。芝加哥大学教授、策展人、仁济山庄、腿毛。
120x156CM,1x6
2008年,彩色照片

\
帕米拉 Pamela auchincloss。艺术经纪人、798、头发。
143.4x120CM,1x6
2008年,彩色照片

\
朋友。王怡、谢亚丽清华大学生、清华大学、唾液。
144.49x120CM,1x6
2008年,彩色照片

\
谢思维。北京现在画廊、眼睫毛。
110x140CM,1x6
2008年,彩色照片

\
谢亚利。清华大学学生、汶川、眼睫毛。
120x160.79CM,1x6
2008年,彩色照片

\
显微镜下拍摄的眼睫毛

我相信,李天元不是要通过改变常规观看的方法来获得一种震惊效果。他把从宏观获得的、从微观获得的、以及从相对常规获得的人的视像并置于一个空间,让世界的表面的丰富性以及世界的表面的同质性,在共同展示的同时失去根本的区别。
他的视线的往来反复,期待的是获得对于人的表面性、对于世界的表面性的一种新认识。这样的肖像摄影,既是一种对于人的自我质疑与对于世界的重新解释,也是一种肖像艺术形式上的自我破坏与重建,更是对于肖像摄影的唯一性的一种根本上的怀疑。
不过,尽管这么说,对于李天元来说,人,仍然是唯一的。
人,是他唯一感兴趣的主题。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