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1933年全国武术散打之冠搏击大师——孟连福 - 文化探秘 - 中国艺术文化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探秘 > 正文
忆1933年全国武术散打之冠搏击大师——孟连福
2015-05-13 09:51:26 作者:孟昭锐 来源:《中国艺术文化》
\


1933年秋,当时的国民政府在社会各界的推动下,在南京市举办了全国运动会,其中有武术比赛,武术比赛又分拳术、棍术、刀术、剑术几项,棍、刀、剑术都是表演赛,拳术是散打,直接交手,而且不戴护具也不分重量级别,一律混合编组,抓阄配对,比赛采取淘汰制,只规定不准打眼、喉、裆三个部位。这一项带有搏击、对抗性的比赛,最引人注目,来自全国各省市的武林高手云集南京市,纷纷摩拳擦掌,准备在武术比赛上一决高低。

当时的北京,叫北平市,归河北省管辖,北平市代表通过比赛胜出,参加河北省选手选拔赛,然后,代表河北最优秀的选手,参加在南京举行的全国性武术比赛。

武术散打比赛开始后,随着赛程的进行,各路好手,纷纷落马,不断被淘汰,最后进行到决赛时,还剩两个选手。决赛这一天,赛场上人山人海,气氛活跃又紧张,观众都想亲眼目睹这次全国武术散打比赛最后顶尖人物的交锋,全国武术界及社会其他各界、各阶层人士和各地群众也都关注着这场决赛。这一天,要决出全国武术散打的冠亚军(当时叫第一名、第二名),出场的是两位年青人,一位是河南少林派选手,一位是河北省北平市太极八卦掌选手孟连福。他们都是经历了十几场比赛,分别战胜了各省市的武林高手后,拼搏出来的两位最优秀的选手。

\
孟连福老师于1958年3月8日与弟子合影


这场武术散打决赛采取三局两胜制,以把对方逼出圈外或击倒在地、或使对方膝盖着地,均为取胜。比赛开始后,双方各有攻守,招法清楚,手脚快速敏捷,前两局双方均未把对方打倒只因对方脚踩出界而各胜一局。到了第三局,双方各自施展绝妙招法,打得难解难分,时间在延续着(当时比赛没有时间限制),眼见难分胜负,当时在场的评判委员会很爱惜这两位选手,继续打下去两雄相争,必有一伤(当时比赛过程中,已有很多人受伤,或受内伤吐血或骨折)决定比赛临时中止,评委开会商议后,决定产生两个第一名。取第一名奖状者,拿第二名奖杯;取第二名奖状者,拿第一名银盾。评委暂停后分别找两个人商量,征求意见,后经做工作,两个选手都同意了这个安排,最后,产生了两个第一名。评委宣布后,在场观众给予长时间的热烈鼓掌、祝贺有几千年武术文化传承的中华民族,第一次产生了全国武术散打冠军。北平市选手孟连福在取得这个优异成绩的同时,还夺得全国棍术比赛第一名,获得了“双第一”的美称。南京市、北平市和各地的报纸均以显要位置报道了这次比赛盛况。

\
孟连福老师珍藏的无极八卦连环掌手抄图册


北平市选手孟连福取胜返回北平时,在北平火车站受到了北平市有关社会人士、武术各家各派的名人、前辈、老师、同门师兄弟、新闻记者的热烈欢迎。为祝贺他为北平市的武术界增了光,得了荣誉,一起联名赠送给他一块大匾,上面镌刻着“全运之光”四个描金大字,上面还刻有96位武术界人士及捐赠人的姓名和大兴第二、四、六、七国术社的落款,这块大匾至今还由孟老师的后人珍藏着。当时的吴佩孚闻讯后也派人送来了由吴亲笔题写的一块大匾,上面写着“国术长存”四个大字。(文革当中吴佩孚题写的大匾连同全国武术散打比赛获得的银盾一起被毁)
孟连福回北平后,在武术界人士和老师的支持下,成立了“华北国术研究会”亲任会长(原址在前门内西侧的旗守卫胡同,即现在人民大会堂座落的位置)。从此开门授徒.每天早晨都有百十人在这里学习武术,用以健身、防身。习练者有磕头弟子、记名弟子、一般学员和朋友等,孟式太极深受广大武术爱好者的欢迎。

孟连福老师(又名孟广林)所习武术为孟氏太极拳和八卦掌两个门派。为太极拳的第五代传人。孟氏家传太极,来源于山西省绵山玉虚宫(今山西省介休县境内)。太极拳始祖张三丰为山西省介休县人氏,得道后回到山西介休,将太极拳传给绵山上玉虚宫的主持王宗岳,王先师传给人宫修道的孟太真。孟太真先师传给其侄孟继元,孟继元传给其子孟连福共为五代;孟连福所学八卦掌为第四代传人,师从于原北京市第三国术社社长李宝森,李老师拜八卦掌创始人董海川的大弟子尹福为师相传为第四代。

孟连福老师从幼年开始就习练太极拳,十几岁时即拜李宝森老师为师,刻苦学习八卦掌.是李宝森老师的掌门弟子,到29岁参加南京全国武术散打比赛时,已深得太极拳和八卦掌的精髓。八卦掌以身法、步法、掌法见长,共有八种身法,十一种步法、十六种掌法;太极拳则是外练十形、内练五气、以柔克刚、借力使力,虚实结合。两种拳法一刚一柔。孟连福老师徒手搏击时.能将这两种拳法,揉合成一休,做到刚柔相济,互为补充,运用自如。所以在南京全国武术比赛时。虽然身材不高(身高约1.62米),却能力克全国各地的武林高手而保持不败,并且全身上下未受任何伤害,这在当时一不戴护具,二不分重量级的情况下,真是一个难以想像的奇迹。

\
孟连福老师亲笔手抄无极八卦纲要及起源


在这次南京全国武术比赛时.孟老师曾遇到了一位选手,是一位山东大汉、又高又壮,比孟老师高出一头多,力气又大。交手后,孟老师一不小心被对方抱住,对方转身用力向外甩,企图将他甩在地上,孟连福老师用手紧紧抓住对方的肩部,下身用千斤坠之法,紧紧贴住对方,像粘在一起一样。场外的同门师兄弟非常着急,连声高喊:“排(读第三声)”“排着点!”(意指重心下垂),此时场上还上在对峙着,对方好几次均未将孟老师甩出,气力有所不支,就在对方力量不足稍将孟老师身体触地的一刹那,孟老师用“肋靠”、“反打”的招式迫使对方护头、松手、紧接着以极快的身法使了一个“靠打”,将一个偌大的身躯打倒在地,赢得了场外观众的热烈鼓掌和大声喝采。再度交手,大个子就占不到便宜了,孟老师以同样招式,将对方再次打倒在地。第二天南京当地的报纸上,以《小个打大个》为题,报道了这场比赛的实况,爆出了一条轰动性新闻。

孟连福老师在分组比赛时,还遇到过一位拳法极快的选手。该选手上场后,一照面,就是一路速度很快地直拳,扑面而来,脚法也快,不容对方还手,孟老师以左右掌迎架,后退了几步,打算伺机还手,没想到裁判鸣笛,判孟老师脚已出界,输了一局。对方见此,立即面向观众来了一个 “狮子抖毛”(武术收式中的整理动作),甚是得意,观众一片掌声。孟老师低头看了一下脚下的白线(比赛场界),又看了看对方,心中有了数,但场外的北平市选手甚为着急,不断高声助威。第二局开始,对方又是一路连续不断的快拳,闪电般地扑了上来,这次孟老师上面用右掌一迎,向左一侧身,看准对方脚往前冲的方位,顺势就是一个连环腿,将对方踢倒,孟老师在场上来了一个“金鸡独立”的亮相,停住不动,台下报起了热烈掌声。对方选手刚才第二局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倒地了心中非常不服气,第三局比赛,对方选手接着还是一路快速的直拳,脚步也更快了,孟老师这一次,用左掌一迎,向右一侧身,看准对方前冲的脚步,顺势又是一个连环腿,把对方摔了个屁股着地,孟老师又从右面来了一个“金鸡独立”的亮相,停住不动,场外又是一片叫好声。南京全国武术比赛结束后,孟老师对徒弟们讲起徒手搏击实战心得时,指出搏击时要看准对方弱点,要借力使力,顺势发招,虚虚实实,虚实结合,遇到力量比你大,身材比你高,更不能“以硬对硬”,要以“四两拨千斤”,否则会受制于人。

\
1935年10月13日(民国二十四年十月十三日)北平国术赈灾表演大会开幕式 年方三十二岁的孟连福老师已成为北平国术界的领军人物(照片中右起第十二位司令台正中手拿礼帽者为孟连福老师)


解放前,武术界常有一些出师不久的练武者,喜欢到各处找其他练武者“摸手”(即动手过招)“切磋武艺”,有的甚至去“踢场子”,用以宣扬自己的门派。

华北国术研究会成立后,从山东来了一位身怀一身武功的小伙子,二十几岁,名叫潘永让,据说在天桥、天坛、先农坛一带已打了不少场子,没遇到对手。他听说北平城有个华北国术研究会,会长是孟连福,全国武术比赛第一名,特意找到华北国术研究会,要见孟老师,想“讨教几招”。孟老师听说后,就见了他,只见此人中等身材,粗眉大眼,一身硬肉,说话挺冲说:“特意从山东来到北平,想见识见识”,“请孟老师赐教几招!”,孟老师听说后,笑了笑说“好啊!”,随后信步走到院中,让众弟子都闪开,用手一指院中空地说“就这儿吧!",潘永让就跟了过来,在孟老师面前站定,只见孟老师侧身而立,双手下垂,一动不动,目视对方,说:“你发招吧!”,潘永让抱拳说:“孟老师那我就不客气了!”,话到人到,潘永让欺身而进,迎面就是一拳,潘永让这一拳刚一打出,只见孟老师身子微侧,手往他身上一搭,顺势往后一顺,潘永让就趴在地上了。他爬起来以后,没弄明白,接着又向孟老师连发了两招,又是没感到受阻,就又趴在地上了,第三次他虚打一拳.见孟老师的手又在他的手上了,他猛力往回一带,没想到孟老师比他还快,趁他往回带的劲儿,一个“跟步”已来到他的侧面,他还没来得及撤身,见孟老师双掌一送,他就坐到地上了。这次潘永让不起来了,就势跪在地上,给孟老师磕头,说什么也要拜师学艺,不答应就不起来,孟老师见状,就把他扶起来,叫他慢慢说,是山东什么地方人?为什么急着到北平来到处“摸”场子?当着潘永让的面儿孟老师对弟子们讲解到:“太极拳发招讲‘粘、黏、连、随’,对潘永让前两招是太极拳,借力打力;第三招是八卦掌的“跟步”和“双撞掌”,身法、步法要快,慢则受制于人,叫做:“彼不动,我不动;彼若动,我先动”。

从那以后,孟老师开始向潘永让传授八卦掌、孟氏太极拳,后来孟老师看他朴实、勤奋、为人正直,又能刻苦学武,就收他做了磕头弟子(即正式弟子),再后来由于潘永让武功有了很大长进,成了孟老师的大弟子。

日本侵占华北后,以“妨碍治安”为由,下令解散了华北国术研究会,孟老师的住家也被迫迁到了前门顺城街20号,但孟老师每天仍坚持在太庙(现今的劳动人民文化宫)内,东侧靠北的树林中,继续授艺教徒,传播中华武术。1944年夏天,日本东京开发株式会社的社长八田,常带几个弟子到太庙看中国人练武(当时太庙里,每天都有很多人到那里练武,各门各派都有)。八田是当时日本的劈剑高手,经常在驻北平东交民巷的东京开发株式会社内训练日本的剑道弟子。这一天早晨,八田来到孟老师的场子边上,看孟老师指导徒弟练拳、练刀、练剑。看了一会,他走过来,对孟老师用半通不通的中国话连说带笔划:“你的老师,武术的好!我们两个比一比,讨教讨教”。孟老师看了看说话的这个年约四十岁左右的日本人,知道他是想比剑。但孟老师不愿意同日本人交流。在日本统治下的北平,日本人横行霸道,华北国术研究会就是被他们解散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祸事临头,想到这里,随即向他摇了摇头,表示不愿意同他比试。八田不甘心又找来翻译向孟老师解释说:“八田社长就是想比较一下中国的剑术与日本的剑术有什么不同,没有别的意思”,孟老师听到这儿,转念一想,比比也好,要让日本人知道一下中国武术的博大精深,不是他们想像的那样,中国人是东亚病夫,想到这里,一股民族感,一股为中华武术争光的情感涌上孟老师的心头。随即表示:“可以比试一下,双方点到止,都用竹剑,八田听后非常高兴,也非常自信,答应都用竹剑。他以为面前这个身材不高的中国武师,没什么了不起,经不起日本剑道那种力大剑猛的搏击。他万万没想到站在他面前的是威震全国的拳术比赛冠军,棍术比赛第一名的武术大师。双方各执竹剑一把,在树林间的空地上站定,彼此相距约5米左右,周围站满了练武者和游人,围观的人已经知道对阵的双方一个是中国武师,一个是日本的剑道高手,也都想知道到底是中国的武术高明,还是日本的剑道利害。

孟老师握剑侧身站立,气定神宁,双目凝视对方,说道:“你先发招吧!”八田听后,大吼一声,双手握剑,高高举过头顶,一剑劈下扑了过来,就在八田吼声未落,竹剑举过头顶的刹那间,孟老师一个箭步,姿式一矮,使了一招“进步撩阴”,剑光已直抵八田的腹部。此招法,闪电一般,从箭步到剑抵对方腹部,一气呵成,像是一个动作,完全出乎八田的意料之外,他楞在那里,他剑还在举着,孟老师对他说:“这一次你输了,如是真剑,早已见血”,八田面色很难堪,但不认输说:“再来一次”这一次,双方刚站好,八田大吼一声,双手握剑迅速劈向孟老师,只见孟老师身子向侧一闪。用剑横向一拨八田的剑,顺势用了一招“顺水推舟”,剑尖直抵八田胸间,动作比八田还快,八田的剑势已过,来不及抽剑,孟老师的剑尖已直抵他的胸口,如是真剑,他又没命了。孟老师此时已把剑收回,对八田说:“互相切磋,点到为止吧!”八田满面愧色,非常诚恳地对孟老师说:“你的剑术大大的好,我要拜你为师”。后来,他说什么也不走,一定要孟老师收他做徒弟,好好学习中国的剑术,但孟老师已婉拒而去。这次太庙比武,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和中华武术的雄风,围观的所有人,都深深都为中华武术的精湛深奥、招法绝妙感到自豪,人们也为这次征服了日本统治者的剑道高手而兴奋,互相热议着,很久很久才散去。

新中国成立后,孟连福老师把传播太极拳、八卦掌的重点放在健身、强身上,使不少弟子、学员的体质由弱变强,祛病强身。著名数学家华罗庚的女儿华顺,一直向孟老师学习太极拳,文化大革命中,她受到“四人帮”的迫害,在被关押期间,两腿麻木、行动不便,当时没有医药,四人帮又不给治疗,在这种情况下,她记起孟老师教授孟氏太极拳中“扣趾” 和“武圣磨刀”的功法,在狱中坚持练习,终于治好了双腿麻木,恢复了健康。到了1960年、61年,不少北京市机关干部、记者都向他学习孟氏太极拳、太极气功,用以强身、健体。孟老师曾被请到北京日报社,定期教授孟氏太极拳,其中有不少北京市委、市政府和报社的领导干部如:范谨、张洁青、项淳一、宋汀、顾行等同志,都先后向他学术太极拳,其中项淳一、顾行同志还帮助他整理过孟氏太极拳的拳谱,太极拳的剑谱、刀谱、枪谱等。

\
“全运之光”大匾长156厘米高93厘米 黑底漆描金字 大匾右侧上书“孟君连福同志雅鉴” 大匾左侧上书“蓬莱赵沂湧敬书” 下有96位武术界人士及赠送人的姓名和大兴第二、四、六、七国术社的落款


孟老师性格开朗、开明、豁达,他早在三十年代就由家传太极拳转向面对社会,向广大武术爱好者进行传授,在更广泛的领域里传播太极拳和八卦掌,向徒弟教授他几十年来武术散打、搏击的经验、招法和诀窍,并积极物色能继承他全部武功的传人,要求徒弟们刻苦学习,尽快掌握,他本想为发扬中华武术做出更大的贡献。无奈从1961年开始,国家正值困难时期,粮食、副食供应不足,人吃不饱长期习武有困难,孟老师本人也因粮食、副食供应不足,得了肝病,后转为肝硬变,他壮志未酬、重病缠事,终因医治无效,于1963年2月6日不幸逝世,享年仅六十岁。一代武术大师、武术家,太早的离我们而去了,实为中国武术界的一大损失。

孟老师去世后,孟老师的师弟张志远和孟老师的后人及弟子继续传播孟氏太极拳和八卦掌,并已教授了不少学生。张志远老师的身法与孟老师酷似,也深得八卦掌和孟氏太极拳的精髓,为传播太极拳和八卦掌做出了贡献。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邓小平同志领导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国民经济有了迅猛发展,国力极大增强。现在我们国家在更大的范围里积极发展体育事业,提倡和推广中国武术,现也开始倡导武术散打,并正在继续推广扩大,以增强人民体质,提高中国的武术散打搏击水平。我们坚信在这个方针指导下,我国具有千年历史的武术事业将会取得更大的发展并将享誉世界。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