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创意 > 正文
中国表的精气神
2013-07-23 15:40:08 作者:胡颖 来源:《中国艺术文化》
\

 

6月22日,“中国钟表藏家集结号成都站暨慈善拍卖会”在著名钟表文化学者常伟的主持下,来自5个中国独立钟表品牌的作品被拍卖,包括“廊桥”的美男子表,“卓派”的佛菩萨对表,“唐龙”的国宝大熊猫陀飞轮腕表,“常辰”的蛇年珐琅表,“开合”爱心表盒,加上此前通过新浪微博拍卖的“常辰”大义关公珐琅表所得十余万善款,全数捐献给芦山地震灾区。我们看到当钟表遇见慈善事业,“中国人,中国心,中国造”所焕发出的号召力和价值认同感。
 
较之不久前多款卡地亚经典款在2013嘉德拍卖会上不是流拍,就是以不到零售价约1/5的拍卖价成交(如一款门市价约20万,18k金镶钻坦克女表,仅以34500元成交)的表圈热点八卦新闻而言,可见钟表“价值”一词在国人心中已经有了新的升华。
 
大品牌、经典招牌款、贵金属宝石这些昔日在钟表消费中被追逐的关键词,随着消费者对于钟表理解力的提升,变得越发乏善可陈,缺少那种随着时光流逝可把玩品味的内在价值在其中。对手表略有常识的消费者发现,与其花上四五万元,买上一款瑞士制造的不锈钢的欧米茄星座,或者卡地亚坦克这些司空见惯的经典款,倒不如探究一些小众的还未被市场化运作的本土独立品牌来得有趣有型。
 
这一趋势类似于时装界,数万元一件的香奈儿呢子小外套虽然经久不衰,乔治阿玛尼,Valentino的晚装随便挑一件总归永不出错,Christian Louboutin的恨天高红底鞋是派对必备战靴, 但是花几分之一价格可以拥有甚至订做的中国本土独立服装设计师,是穿腻了大牌标准装扮的时装精们的心水后花园。尽管后者永远撼动不了前者高高在上的江湖地位,但总归是一种和谐并存的补充而安然存在。
 
所以米歇尔奥巴马早就穿上了Jason Wu,彭丽媛穿上了马可的“例外”,好奇的是我国的领导人们,日后会戴哪一款国表呢?飞亚达,北京,海鸥,孔雀,还是更为独立小众的国产品牌?
 
中国人创造了被称为钟表之祖的水运仪象台,这是北宋时由苏颂建立的一个综合型的计时天文仪器,比欧洲钟表发明要早了数百年,还有现代钟表机芯中最为重要的擒纵结构也是来自于这个北宋人的发明,目前在日本长野县和中国厦门都有这一神器的一比一的复刻版可以领略当年的风采。所以人们说中国人的第五大发明就是钟表,仅仅有这一点,中国本土钟表品牌在欧洲名表面前,也当是有那么一口老祖宗留下来的底气的。中国的钟表文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与中国人发明创造的精神相关联的。
 
在今年刚落下帷幕的全球最大的钟表珠宝展Baselworld上,国内首个民间钟表历史文化团体:天籁钟表历史文化研究所在中国国家馆正式亮相,中国民间对于钟表文化的热情和投入可见一斑。
作为中国钟表产业的领头羊品牌飞亚达,十年来以研发制造神舟飞天项目的航天员专用腕表、我国首艘航空母舰舰载机飞行员专用腕表的“太空表”形象华丽也出现在Baselworld最重要的一号馆舞台上。2013年,神舟十号成功发射和返还,本年正值中国载人航天工程21周年,飞亚达近日又推出了“中国载人航天工程21周年”典藏款腕表,该腕表作为祈福腕表,搭载于神舟十号飞船,同款限量21枚发行。蓝色珐琅表盘上,身姿曼妙的金雕飞天神女形象,源自于敦煌莫高窟盛唐时期302号窟。工艺美术大师细作“微雕”这一古老技艺,在18K玫瑰金上纯手工雕琢,以立体轮廓成就裙裾翩翩的瞬间,运用掐丝珐琅和手工18K玫瑰金微雕,细细勾勒出象征纯洁和信仰的“莲花”,轻按腕表两点位的按钮装置,莲花就会展开,露出的部分就可以显示时间,上方为分,下方为时。松开按钮,则莲花闭合、乾坤暗藏。盘面“十”点位,特别掐丝制成“拾”字,纪念中国载人航天飞行事业的十年历程。腕表底盖亦以18K玫瑰金打造,上刻航天老人李老先生的墨宝“龙腾太空”,怀着深厚的民族飞天情结。
 
 除了飞亚达这样的国际化集团化的成熟大品牌,中国新兴的独立品牌也在诉说着制表的情感。廊桥的名字,来自于汉民族创造的最古老的建筑艺术瑰宝之一,作为本土钟表设计师品牌,廊桥(LONGIO)一如其名,循历史光影而来,以至淳匠心及流淌于指尖的传统手工艺精心打造时间艺术的臻品,致力于架起一座时空与美学、传承与创新相交融的桥梁。
 
     去年在巴塞尔,廊桥表以羊脂玉打造的“神话”腕表惊艳业界,给只会画龙舞凤的瑞士“中国风”表上了一堂课;今年,廊桥表设计师及创始人米长虹带来了完全不同的中国元素和多件腕表作品,他将中国传统的内画、漆艺制作的廊桥表来参展,把枫桥夜泊、牡丹国色等浓缩成腕表作品。新作“雅颂”系列以中国数千年文化精髓为蓝本,邀世界领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瑰宝——瓷胎画珐琅、漆画晕金、镶嵌、鼻烟壶内画等传统纯手工艺与西方先进制表技术的跨界碰撞,共同感受“中国理念”的时间表达。另一款名为“国色”的手表,表盘上面是用玫瑰金来做花朵,然后黄金用来做花茎和花叶,花蕊用白金来做的,表盘用珐琅,陀飞轮是用了瑞士的。廊桥表创始人米长虹觉得,传统和时尚的结合是很重要的一个趋势。
 
常伟,作为《Perfect Time 时计》杂志主编,时计堂堂主,中国钟表协会收藏研究会副主任,常以“钟表文化的布道者”的身份活跃在钟表圈,并推出“常辰(CHÁNG CHÉN)”这一品牌及平台,致力于推进中国钟表文化。一席中山装、一副溥仪式的招牌眼镜让人过目不忘,有时候还会穿上马甲、佩上一块八大件怀表,颇有当年晋人雅士的风范。常伟认为,“中国人无论是钟表的市场还是其他市场,花了那么多钱却让西方人小看,关键是我们没有输出文化和价值观。”
 
今年4月,常辰(CHÁNG CHÉN)第一个系列腕表——“时计堂”终于在北京一处幽静的四合院落揭开了神秘的面纱。由于“常辰”的主旨是要体现中国文化,所以表盘上的图案全部为中式题材,工艺上更采用了极具中国特色的瓷胎画珐琅技法,就是所谓的珐琅彩,这种技法在康熙年间由西方传入中国,雍正时期达到鼎盛,当时这种技法主要用在瓷器的烧制上,珐琅彩和粉彩、斗彩相比,画面的质感更加逼真细腻,题材上与铜胎画珐琅表盘相比,瓷胎显然更能代表中国。其它细节也处处体现了中国元素,表壳、表冠、表耳都采用了浑圆的设计,并以黑色锆玛瑙加以点缀(镶嵌的材质可以个性化定制)。尤其是表耳,此表的表耳是在两个固定表耳上增加了两个活动表耳,这样做的最大好处就是非常符合人体工程学,无论手腕粗细,戴上后都会非常舒适,另外当摘下腕表,还能把它当做一个精致的小座钟。
 
作为土生土长的山西人,常伟已将故土情怀寄于表中,第一套表款名为“晋善晋美”,选取了具有地方特色的风景名胜——道入西天、珏山晓月、崛围红叶、烈石寒泉,作为四款表的设计主题,分别对应春夏秋冬四季,以示“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没有谁能阻止时间的流逝,以及它悄然抹去的荣耀与印记。唯有逃脱了时间法则的珐琅表盘才能铸就永恒。它即使历经百年,色泽依然璀璨如新,而这只表从诞生伊始,就已经成为一种精神象征,与个人融会贯通,达到“表如其人”。
令人惊喜的是,基于常辰平台所诞生的作品的所有收益除了参与者的成本投入以外,其他全部都会储备并建立“常辰基金”,用于支持中国独立的制表师、工艺师、设计师等个人以及团体,来发展中国的钟表事业。
 
今年便资助独立制表人马旭曙首次参展巴塞尔钟表展,马旭曙从自学者成为制表师,从云南走到瑞士,只为了实现自己的制表梦。在AHCI独立钟表创作者协会的展台上,不仅带来了他独创的托飞轮腕表,还带来了以可以伸缩的指针、在表盘以螺旋进阶地方式指出时间的多枚独创发明。每每有参观者前来询问其作品的价格,马旭曙都只有含蓄一笑作为回应:“世间只此一台,所以没有价格,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做生意,只是来展示而已。”URWERK的创始人Felix Baumgartner想用自己最新的作品(成龙在《12生肖》电影中佩戴的那枚超酷手表)和马旭曙交换他的托飞轮,结果马旭曙还是因为“首个作品,有感情,不舍得”而没有完成对方的愿望。虽然其作品的精细程度无法与商业品牌相媲美,但其巧妙的构思以及功能的呈现却代表了国表的新形象。钟表不是一件只有价格便签的奢华商品,更是寄托了制作者感情的精神逸品,从中我们可以窥探到一个中国独立制表师特有的思想、感受以及传统、创新。
 
如今,高级腕表定制已经不局限于所谓“瑞士的”或“本土的”。无论哪个产地,这个领域的设计理念都是非常接近:寻找更能体现高复杂度的材质、寻找特色主题、运用工匠的纯手工制造、挖掘更深内涵。中国钟表品牌需要的是抵御急功近利。陀飞轮制作被很多厂家无计划生产,而不是学习瑞士品牌有生产计划与价格控制。
 
事实上,在现代钟表品牌还未成形之前,欧洲钟表业也曾主要依靠一群独立制表师来推动。如常伟等的中国“钟表布道者”要做的,便是要整合散落各处的制表力量,将中国钟表文化发扬光大。正如他微博简介里写着的一句话:“常有心、爱无价,时之艺、中国情。”——这也是中国钟表的精气神所在。
 
\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