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产业 > 正文
史上最早北京全景图片首亮相:长4米 摄于1860年
2014-07-10 14:53:20 作者:牛春梅 徐颢哲 来源:中国新闻网
\
 
阜成门内一带,图中垂直方向的一条主干道为阜内大街,横向主干道为北沟沿,即现赵登禹路。位于照片中心的区域是今天的白塔寺,下方醒目的工字形建筑为成立于1918年的北京中央医院,现为北大人民医院。

 
\
 
 
天安门和长安街一带,可以看到天安门、故宫等建筑群。图中右下角的建筑为长安左门。


记者 牛春梅 实习记者 徐颢哲

“航拍中国,1945—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精选展”昨天在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开幕。

一组69年前由美军拍摄的中国城乡航拍照片首次与观众见面。其中,30幅在北京上空拍摄的航拍老照片,真实地记录下了当年北京城的城市风貌,清晰的影像让人仿佛可以触摸到历史。

与此同时,一幅名为“皇城金梦,1860—菲利斯•比阿托之经典中国影像”的作品,也呈现在展览现场。这幅长达4米的照片,由6张老照片拼接而成,堪称历史上第一张北京全景图片。

此次展览将持续至8月3日。

1860

4米长老照片 再现150年前旧京风貌


1860年10月,意大利裔英籍摄影师菲利斯•比阿托站在古老的正阳门城楼上向北眺望,为他眼前这座伟大的城市拍下第一张全景照片。昨天,这张照片经过一番精心的修复,以崭新的面目与北京观众见面。

初秋的阳光中,黑白色调的北京内城静穆幽深。照片的近处,两侧是城墙、民居,中间是前门地区及已经消失的大清门,还能看清楚守着大清门的士兵整齐地把自己的武器立在墙边。

繁华的前门商业区在这张照片中也可以看出端倪。图中既有固定的店铺,还有卖苹果的小贩、正在“趴活儿”的马车,政府的一些公示也贴在这片繁华地区。

继续向北看,不仅中轴线系列建筑依稀可辨,远处的宣武门城楼和箭楼、妙应寺白塔勾勒出一条独属于北京的天际线。照片中还可以看到整个内城都被绿色包围着,甚至能够分辨出一些古树的风姿。

1860年正值动荡之时,但从照片中看北京城依然显得非常宁静。历史影像学者徐家宁说,当时英法联军的攻击重点在清政府实际的政治中心圆明园,所以从这个角度几乎看不到什么战争的影子。

有的观众仔细观察会发现,照片里的人很少。徐家宁说,这并不是因为街道上的人少,而是因为受拍摄技术所限,行动的物体很难被拍摄清楚。照片的右侧,一个小贩因为坐着不动而被清楚地拍摄下来。

今天的观众能够从这张照片中一览旧京风貌,当归功于比阿托高超的摄影技术。当时,比阿托采用的是湿版摄影法,底片要在拍摄时现场制作,且制作过程极为繁琐。

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拍摄全景照片更为不易。人们揣测,比阿托每拍完一张照片后,就要调整相机镜头的方向,他完全是依靠肉眼观察,来保证拍摄下来的照片可以拼成完整的全景图。

不过,如今这幅四米长的图片,并非比阿托当时所拍摄的原版照片。原先的照片由“三人行老照片馆”花重金从英国购买而来,长约两米,此次展出的图片,是在原版照片基础上重新修复、放大而来的。

徐家宁说,比阿托原版的照片是用六张照片拼接而成,虽然他已经拼接得非常精妙了,但不同照片衔接部分仍有黑影和模糊之处,拍摄所使用的特殊相纸也使照片表面有许多明显的纹路。

经历了150多年的老照片,画面昏黄,城市原本的景深和层次也变薄了,很难直观感受北京城的壮阔气派。正是为了呈现出老北京城的真实风貌,历史影像学者秦风提出重新修复该片。

负责修复照片的是台湾著名摄影师、修图专家周庆辉。整个修复过程长达五个月。“这份工作等于是重新描绘整张照片,由于照片本身并不大,放大时很多细部粒子会变粗,在每一个细节描绘上都必须非常仔细。”秦风介绍说。

为了忠实复制原作画面中的细节,他们还对原版照片中涉及的老北京城风貌进行了一一考证。经过如此精心的雕琢,用秦风的话说,观众们在展览现场所看到的这幅全景照片,已经称得上是一幅“美术作品”。

1945

30幅航拍影像 飞越永恒的历史瞬间


2013年夏天,历史影像学者秦风和徐家宁前往美国国家档案馆,试图寻找一些与抗日战争相关的老照片,却无意中发现了一组拍于1945年的航拍照片。

1945年8月15日,侵华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但尚有百万日军占领着我国大片国土。这年9月至11月,当时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安提塔姆航空母舰前往中国东部沿海执行护航及巡逻任务,并帮助中国军队做好接收工作。这些照片就来自安提塔姆航母上的第89海军航空联队,主要由该航空联队下辖的轰炸机中队和鱼雷机中队拍摄。

两个月间,美军至少四次飞临北京拍摄,记录了老北京的城市风貌。

胜利的喜悦

1945年的北京城,洋溢着抗战胜利的喜悦。在这些老照片中,透过当年美军飞机的舷窗,今天的人们依然能够从点滴细节中感受到当时的氛围。

在一张拍摄于新华门附近场景的图片中,能够清晰地看到新华门前有一片白色的梯形区域,这是一座为了庆祝抗战胜利而临时搭建的纸质彩牌楼。“在新华门前搭牌楼也是当年老北京庆祝节日的惯用方式。”徐家宁说。

另一张照片中,则可以看到在当年的阜成门内大街上,停满了帮助中国军队接收日军物资和设备的美军军车。徐家宁判断,这队军车正在运送中国军队前往西郊接管西郊机场。

这张照片中值得一提的,还有与阜成门内大街垂直交错的一条大道。这条路当年叫做北沟沿,抗战胜利后为纪念牺牲的赵登禹将军,改称赵登禹路。

老城的记忆

在这组航拍老北京的照片中,天安门一带是最为醒目的坐标点。1915年,著名建筑学家朱启钤主持了北京城的改造,拆除了天安门前的千步廊,使这里成为一片公共空间,也就是现在天安门广场的主要所在。

1945年9月4日,当美军的TBM-3E“复仇者”鱼雷轰炸机编队飞临长安街上空时,长安左门还存在于长安街东侧,与北边的天安门、南边的中华门(注:即大清门),以及西边的长安右门组成一个密闭空间。

徐家宁介绍说,长安左门曾是清代张贴科举榜单的地方,不过到了上世纪50年代,为了缓解长安街上的拥堵而被拆除。

与保存完好的老建筑相呼应的,是当年老北京的郁郁葱葱。不管是皇帝居住的紫禁城,供奉皇帝先祖的太庙,还是低矮的胡同街巷,都栽种有大量树木。徐家宁感叹:“曾几何时,绿色也是老北京的主色调。”

(本版图片由秦风老照片馆提供,感谢历史影像学者秦风和徐家宁提供帮助。)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