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封面人物 > 正文
张晓东 | “可爱中国”
2018-12-28 09:42:24 来源:自在FUN艺术生活馆

在日本有这么一位画家,他给日本首相画过肖像,也创作过利用中国美食为元素的作品;他在日本二十年的时间里,自己摸索出了用自动铅笔作画的方式,把超级精密的写实表现主义风格展现的淋漓尽致;他也是将“可爱文化”带入中国的第一人——

他,就是张晓东。

\
张晓东
Xiaodong Zhang
博士,旅日画家,快乐公社创始人
Doctor,sojourner artist in Japan,Initiator of hedonism community
 
张晓东
1968年 出生于中国河北省唐山市
1991年 毕业于中国首都师范大学美术专业
1999年 考取日本爱知县立艺术大学研究生院油画专业硕士学位
2003年 获得中国艺术研究院东方人体文化学专业博士学位
2004年 出任爱知县政府亚洲艺术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2005年 出任中国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副院长
2006年 出任名古屋波士顿美术馆亚洲策划委员
2007年 创立北京快乐公社
2009年 出任爱知造型艺术学院教授

\
创作中的张晓东
 
“可爱文化”与“快乐公社”
 
提到张晓东博士,不得不提的一个关键词就是——“可爱”。

这里的“可爱”是一种文化的统称,其诞生与张晓东在日本留学的经历密不可分。张晓东在日本学习艺术多年,于1992年初次赴日,后考入爱知县立艺术大学,攻读美术专业硕士学位。彼时日本的“卡通艺术”正风靡云蒸,方兴日盛,这给初出国门的张晓东,带来了极大的视觉冲击,也在无形中影响到了他的创作观念。

在日本留学期间,张晓东结识了白发一雄、森岗完介、铃木邑治等日本著名艺术家,也认识了草间弥生等活跃在国际舞台的日本前卫艺术家,对日本艺术、日本文化都建立了一定程度上的了解。

更为重要的是,他感悟到日本人对动漫的热爱已经成为一种全民族的“草根”艺术,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尽管 目前代表当下消费方式的还是以反叛、反思为主题的强调冷灰色调的酷文化,但“可爱”文化实际早已悄无声息地席卷全球,通过近三十年的发展,开始在海外尤其是 日本大行其道。张晓东由此提出:艺术更应该是轻松和纯净的,融入大众的文化,而不仅仅是严肃的艺术。

在这样的背景下,他创建了快乐公社,提倡“可爱”文化,从一个角度引导中国动漫发展,开掘中国当代艺术的新潮流,成为了 中国本土式“可爱文化”的倡导者和实践者,力图将可爱文化发展成为中国社会和民族的一种消费方式和生活方式 。
 

\
 
Lovely Monster

feat. 张晓东

位于月亮河渡假村的快乐公社就是国内最早实践中国式可爱文化的艺术机构,其创办人张晓东博士身为艺术家,在绘画之际,也非常关注其所在环境的文化现象。

由于在日留学期间,日本可爱文化所产生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在回国之后,张晓东博士深感中国经济的发展已经为中国式可爱文化的产生和发展培育了良好的经济基础和社会环境,便潜心研究当下中国的文化现象,并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创作了一批融合中国传统元素与中国当下时尚元素相结合的中国式可爱文化形象的艺术作品。

\
张晓东作品——胖胖系列之《早》
 
他的代表作品《胖胖》系列就是他眼中的中国式可爱文化的形象集合,这是在他揉合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与中国当下时尚元素创作的典型形象。

与自动铅的不解之缘
 
《胖胖》系列的诞生绝非易事——

彼时张晓东博士在完成了一系列 利用中国美食为元素的作品之后,陷入了创作的瓶颈。他希望能寻找到新的突破点,新的艺术创作方式,正是此时,桌角那支自动铅笔吸引了他的目光。

张晓东准备了八盒几百支自动铅笔,在画室中闭关了两个半月时间,经过了无数次的打磨与修改,“胖胖”诞生了。

\
张晓东作品——《胖胖》系列
 
这是张晓东博士最具代表性的系列作品,名叫“胖胖”,所用形象是一只可爱的小猪。谈到为何选择小猪这个形象时,张晓东曾说——

“.......‘胖胖’这么一个形象,其实它原来是一个存钱罐,是一个那个小猪的形象,为什么用一个小猪的形象呢?其实我就是想强调人的这个生存的状态,就是储存,不管是储存幸福也好啊,还是储存钱也好,就是想用这个“胖胖”这个形象,去表现一个求生存、求发展的一个人的生存状态。”
 
\
faii in love,165x135cm,铅笔丙烯,2007年
 
除了令人过目不忘的小猪的可爱形象之外,该系列的画作还有一大特点,即全部作品皆由自动铅笔创作而成,这也是张晓东创作作品最大的个人特色之一。

与自动铅笔最初结缘,于张晓东来说,也是一次偶然得来的际遇。彼时,初到日本的张晓东,在攻读语言学校时,结识了来自世界各国的留学生,朋友们在了解了张晓东毕业于美院之后,经常请张晓东为他们画肖像画,其中,有一位来自韩国的女生,作为感谢的礼物,送了张晓东一支自动铅笔,这才让张晓东与自动铅笔,结下了不解之缘。

然而最开始用自动铅笔作画的经历,实际上并未引起张晓东特别的关注,他在创作过程中更多的还是使用了油画技法,直到后来,才在机缘巧合下“返璞归真”。

张晓东曾有言称,“做来做去,觉得简单来说,最顺手的好像还是铅笔。就跟为什么那个孙悟空选择了金箍棒似的,有这么多刀啊枪啊的他不用,最后他看上那个定海神针那个棒子不错,为什么呢?简单来说就是它顺手,是有这么一个原因。就是说用了很多的复杂的材料以后,反倒觉得被那个材料所限制,慢慢觉得好像铅笔,我不用在意它,不用介意它,这是有这方面一个原因。”
 

\
创作中的张晓东
 
用自动铅笔创作的难度比用其他工具绘画显然要困难得多,一幅“胖胖”的作品往往需要花费张晓东数月的时间来完成。

“最麻烦的就是说,实际上这个脸吧,画到这个程度它也没有完,就是说画完了,它也没有完,等我再画底下这个裙子的时候,把裙子也画得比较立体的时候,脸马上又弱了,就对比又弱了。你在画完这个裙子画成这样之后然后脸又得重新画一遍,把它的强度拉出来,让它始终是最突出的。”

这一复杂的绘画过程尽管消耗了张晓东大量的精力,但也树立了其独树一帜的绘画风格,让他成为了 当代艺术家中活跃在中国和日本之间的杰出代表,并以其使用自动铅笔绘画的超级精密写实表现主义风格在日本当代艺术领域占据了一席之地。

对此,张晓东也曾谈到,“ 我觉得铅笔虽然是一笔一笔很难,但是呢,就像一个往炸弹里塞那个火药一样的感觉,把密度填的满满的。就像一幅画它的画幅并不是说有多大,在有限的空间里头把它塞得严严实实的,瓷瓷实实的,造成一种这种精神高度的一种张力的足,所以这个就要求有密度的高,来增加这种紧张感。这个也是选择铅笔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月亮河上的“龙娃”餐船
 
在张晓东博士看来,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外在形态就是“圆”,本质则是“和谐”。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盛行于欧美的可爱文化有着某种异曲同工之妙:中国传统文化的和谐强调是人内心的小宇宙与外空间的大宇宙之间的合二为一,欧美的可爱文化也是强调人的内心与自然世界的统一。

尽管中国传统文化与欧美日的可爱之风有相通之处,但因各个国家由于受到地域性、民族性等众因素的差异,张晓东博士认为中国应该独立于欧美日的可爱文化,依赖中国元素创造出属于中国自己的可爱文化形象。

《胖胖》系列属于艺术家私人创作的部分,而现在位于京杭大运河、月亮河和通惠河交汇处的“月亮河水上艺术餐船”则是中国可爱文化进入大众视野进而与大众社会发生联系的有效例证。

\
“月亮河水上艺术餐船”
 
这艘集艺术、科技、时尚、餐饮于一体的大型户外装置艺术品是张晓东博士的力作。这艘艺术餐船借用了中国古代“龙船”形制,结合现代时尚元素,龙头由“胖胖”形象升华而来,是中国首个标榜中国式可爱文化的艺术形象。

与此同时,这艘现代龙船也是中国古代龙船演变至今,适应中国当下社会环境和消费文化产生的新唯美文化形象的代表。自周穆王“承龙船浮于大沼”(《周穆王传》)至今,中国古代龙船已经演变了近三千年,在如此悠久的历史中,船首的形象也因当时经济环境和社会文化的需要,历经了马、鸟、兽等众多形象的演变。

时至今日,中国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国民富裕度的提高,人们对文化的认知和追求也发生了变化,轻松活泼的可爱文化成为人们缓解社会生活压力的重要方式,可爱文化由此也成为当下一种重要的消费方式和生活方式。张晓东博士通过深入研究当下的文化现象和文化需求,适时的推出了可爱文化的概念,并身体力行创造可爱文化形象,可以说,这艘餐船的船首的“龙娃”在某种程度上,也满足了当下国人对于可爱文化的认知和需求。
 
“波普卡通”的开创者
 
波普艺术,是一种主要源于商业美术形式的艺术风格(亦称新写实主义和新达达),其特点是将大众文化的一些细节,如连环画、快餐及印有商标的包装进行放大复制。波普为Popular的缩写,意即流行艺术、通俗艺术,波普艺术的推崇者认为公众创造的都市文化是现代艺术创作的绝好材料,而面对消费社会商业文明的冲击,艺术家不仅要正视它,而且应该成为通俗文化的歌手。

这与张晓东的创作理念实际上是不谋而合的。张晓东在创作过程中于作品中加入了很多都市文化的元素,这一点从他的作品中即可见一斑。

\
117 Morning,80x57cm,丝网版画,2008年

\
大款弹,240x240cm,布艺丙烯,2009年

\
向前冲,320x600cm,布艺丙烯,2009年

\
伤心,125x125cm,铅笔丙烯,2014年

\
不靠谱,80cmx80cm,铅笔丙烯,2015年

\
功夫熊猫,80cmx80cm,铅笔丙烯,2015年

\
永恒的微笑,110cmx80cm,铅笔丙烯,2015年

\
冲击波,165cmx80cm,铅笔丙烯,2016年

\
美人鱼,110cmx80cm,铅笔丙烯,2016年

\
竞赛,110x80cm,铅笔丙烯,2017年

\
功夫熊猫,107x90x66cm,玻璃钢喷漆,2018年
 
因此,我们何不将张晓东的作品大胆冠以“波普卡通”的标签?只是对于他来说,波普在这里不仅仅是简单挪用日常物,卡通也非只是夸张的处理形象,而是融合了当代社会物质文化的各种外在形式,如奢侈品手袋、昂贵衣物等,以十分贴近观众认知的松软方式,强硬地将锐利感插入他们的视觉体验中,以期在后续的反复品读中,体会艺术家的批判性和警示性。

正如迈克凯奇所说:“我是文化这一整体中的一部分。”

在当下信息爆炸的时代下,图像是艺术家与观众们交流的第一语言,张晓东通过更直接、更可爱的卡通形象,抹去了艺术语言的晦涩,让“萌文化”和“可爱文化”在中国有了本土特色的可能性,与此同时,也 用诙谐幽默又不失严肃的口吻,邀请大众一起思考关于“当代中国社会生活”这个问题的答案。

部分资料来自华人故事:旅日画家张晓东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