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封面人物 > 正文
寇月朋的墨骨佛心
2018-11-30 09:33:00 来源:中國文化創意傳媒
寇月朋的墨骨佛心

文:张亚东
 

禅味十足的《清净世界》与披肩的长发构成了一组矛盾,揭示出寇月朋特别的心路历程与生命态度。在佛家看来头发是一种烦恼,着相是一种执着,剃度本身代表着克制与对清净的渴望。

世纪最后20年的中国,蓄长发成为具有叛逆精神的文艺青年对原有秩序的一种突破,长发成为先锋和前卫的符号。留起长发的寇月朋,也曾抱着那样的热切闯入红尘,痛快又盲目地打了几个滚之后,随着整个中国陷入了难以自拔的困境,它们来自现实生活更来自灵魂深处,寇月朋后来明白了问题在于失去了信仰同时失去了审美力量,唯一的出路在于信仰的重建和审美的再造,但凡超拔者定是以过人之勇气和智慧从困顿中跃起,寇月朋做到了,他苦苦寻觅、默默探索、勇猛精进,于是有了《清净世界》,也成就了蓄着长发的画禅人。在他这里,长发为色,无相为空,二者互不相异,长发与无发,出家与在家并无差别。境界可谓高矣!

\
 
一丈红尘

1990年,那是一个整个中国都充满激情,也充满矛盾和张力的年头。89艺术大展刚刚结束,85新潮依然势头强劲,恰同学年少的寇月朋哼着摇滚走出了中央美院的大门,他毕业了。带着火一样的青春,雏鹰般的雄心壮志,撞向迷一样的未来。剧烈变革的社会,推倒了一切榜样,生命已经没有可靠的和稳定的模式可供套用,一切都混乱且沸腾着,只有萨特的存在主义是时代杂音中的强音,它鼓动着时代青年去叛逆,去拿自己的时间去做不可回头的生命实验。寇月朋义无反顾地下海了。10年中,他不知疲倦,无所畏惧地扑腾着。他做过商业摄影,而且一度在圈内名声大噪,拍过两年电影,还成立了一个广告公司等等,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闲下来的时候就约上三五好友,去酒吧彻夜狂饮,这种快意江湖的生活持续了很久,现在回想起来,恨不得拿脚踹死自己,因为那是一种既无知又无谓的荒废虚度。”

\
 
对于接受过多年严格美学训练,具有很强反思能力的寇月朋而言,越是热闹喧哗,越是容易产生虚无感,短暂的快乐与成就感总无法带给他真正的长久平静,他不愿意就这样浑浑噩噩、随波逐流下去。2000年的某一天,他突然放下了声色犬马的生活,带着红尘中无数难解的问题和烦乱的心绪重拾画笔,开始寻找解脱,走向清净,走向更高级的精神生活。从此佛走进了他的视线,并逐渐深入到他的灵魂深处。

\
 
转眼,又是一个10年。上一个十年他出没于酒吧。会所、片场,满目繁华,充耳靡音,五光十色;这一个十年,他行走于大漠、高原、深山,与晨钟暮鼓为伴,在香烟缭绕,清雅佛乐中描摹心性,修炼画品与人品。这让我想到很多佛界高人的故事,他们往往要超越的不仅仅是苦难困顿,更要摆脱富贵奢华的羁绊,后者更需大智大勇。两个十年加在一起才有今天的寇月朋,才有今天的《清净世界》,要入红尘才能出红尘,不过,对有的人而言,红尘万丈,对有的人而言,红尘一丈。

\
 
 
质朴的灵性
 
文:贾德江
 

画如其名,《清净世界》没有丝毫的炫耀技法之感,寇月朋化繁为简,蕴高深佛理于极简的构图之中。画面中心呈现的是没有五官却闪着光芒的脸,绛红写意的僧袍,背景或是淡雅清冷。若隐若现的山谷,或是寂寞萧索的树林。看似简单,却章法有度,用笔考究、气韵生动,一个毫无杂音,只有心音的清净世界跃然而出,空灵、平和而质朴,伫立画前,汹涌的宗教快感扑面而来。

\

批评家贾德江写道:“我以为,寇月朋的《清净世界系列》系列作品,不仅是一种艺术形式的创造,更是一种审美理想的崇尚和追求。当这种审美理想凝结、体现在他的作品中,以后便构成艺术特定的精神指向,那就是赋美学以信仰品质,在信仰中开启相应的艺术形式。应该说,这个在近百年来都未能得到重视的艺术与宗教关系的问题,因寇月朋《清净世界系列》的美学文本出现而起到振聋发聩的作用。”

\

\

\

\

\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