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封面人物 > 正文
艺术 永远的生活——艺术在我生命中的意义
2016-01-21 11:29:15 作者:chinaacn 来源:《中国艺术文化》

文 华庆

\
《凝视中的智者》 200×160cm  2007年


人,岁月,生活 

每每走在黑桥的街上,都好像走在一个早已熟悉的地方,似曾相识。恍惚是一个前世的情景,也像极了八十年代的北京,我年轻时的北京。

那一年我大学毕业以后去了圆明园附近的村子,在北京大学-西门外-娄斗桥我租了一间农民的小房间,开始了自由艺术家的生活。梦想是如此美好。那时天空清澈,高远,春天飘着杨花,白杨树上长满了眼睛形状的树纹,是实实在在的眼睛的形状,睁着大眼睛看着骚动不安的一群群年轻人和山雨欲来的古老中国。那树的倒影是淡淡的,映着天空的颜色,走在下午村里的街上,树影是长长的,周遭寂静,我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远处人家的交谈声,那时我会望着远方,远方是古老园林的柳树的树梢,远方是什么,远方的梦想和未知的世界。

曾经我的房间小小的,只能放下一张床,用几块砖头就可以 拼起来的地铺,房间里潮湿、冰冷。床前铺了席子和一些毡布,铺好高丽纸,摆上墨水和毛笔,既是画案。

四壁挂着的是画完和未画完的深色水墨画,小屋里充满了墨汁的味道。 床靠着窗,窗外是高高的白杨树,白杨树在有风的蓝天中瑟瑟作响,树叶闪着太阳照下来的白色的光,白色的光从树叶的间隙中照进房间,我坐在床上幻想和读书。那时在读一本关于爱伦堡的书,书里他回忆自己的一生,写他在巴黎生活时遇到的人和事,写他们在巴黎艺术家群体的 生活,写无数闪光的名家,海明威,毕加索,莱热,莫迪里阿尼,马蒂斯等众多的诗人,小说家,画家,写那些咖啡馆里的争吵,交谈和思想。那些智慧的交锋,那些有趣而不 凡的传说故事,深深打动我,吸引我,我是多么向往那样的生活。 青春的岁月是苦涩的,充满惆怅,充满着泪水,八十年代的北京,空气中充斥着理想的气息,天上飞着的仿佛不是天使,梦想倒像长了翅膀带着箭射向他随意挑选的人们。我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北京的大街胡同,去参加展览,去参加诗歌朗诵会,去聚会,我有了很多朋友,有诗人,有作家,有戏剧家。有各国各民族的朋友。我们作展览,我们幻想,我们排戏,中国最早的先锋话剧,在我的小房间里我们聚会,讨论,一度我的小老破屋被朋友们称为'华庆公社'。 我无法忘记我们排戏的情景,最简陋的设备,最贫瘠的条件,而我们有热情,有无所畏惧的探索心。记得那成功的喜悦,记得那些缘分,那些友谊,泪水浇灌的友谊。 我无法忘记骑行在大街上沉重的呐喊,放声的高歌。 我不会忘记我的抗争,不会忘记那些展览。如此的艰难,随时要面对被权力部门封杀的危险,面对不被理解,面对屈 辱,面对绝望。 我更不会忘记作品展出时的喜悦和兴奋。如此漫长的路,走出了一步的喜悦。这是一种游荡而眩晕不可承受之重而又似飘在空中的轻盈的日子,像春天里荡起的秋千,你高高的好像可以亲吻到蓝天和白云,而又不堪重负的荡回现实和绝望。 八几年的北京夜幕降临之后没有霓虹灯的照耀,冬日里寒风 凛冽,如此巨大的城,大的让人绝望,顶着寒风,远处的灯 光遥远而孤独,但那代表着一杯烈酒和温暖的食物,我无法忘记我那时拼命画画的情景那是的绘画,画青春,压抑的性爱,宇宙万物就如飘荡的人形,男女相拥,人是树,云是树,人即是万物。这是一个无法重复灵感,一种最珍贵的感觉。但愿这种感觉时时指引我的后路。我真的这样生活了,像爱伦堡写下的那些人,那些艺术家们,那些不凡的人们,那些智慧 和勇敢的人们。这会是一个故事,一个无怨无悔的故事。

当今天圆明园画家村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一个实现梦想的故 事时,我知道我活的是如此不平凡和有意义。

当一部分诉说艺术家流浪北京的纪录片成为经典的时候。我知道我留下了什么样的痕迹,我们为这个群组开始了什么,当我为之努力的先锋话剧成为经典时,我知道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什么样的故事。我知道我活的是如此不凡和有意义。也会有人读到我们的故事,他们会像我们读到爱伦堡的故事是一样被吸引,被感动,也会想:那么我也要这样生活,这样的人生,这样精彩 不留遗憾的人生。

我不会忘记北京那时开满梨花,早春的雨后,长亭古道泥土 芬芳,落英满地,骑车旅行在山路上,远山不变的是云聚云散,山谷里回荡着歌声,我永远记得那个爱的故事,遥远温 暖而苦涩的爱的故事,我们的相遇诞生新的生命,这是我来 到这个世间注定的命运,一个注定完成的使命。我的两个天使,他们将是我的兄弟,我们将相亲相爱共度此生。

流浪的人最美丽

这是一个巨大的村落,一个像是一个城市的村落,黑桥,如 此独特的名字,我至今见到最独特的地名,只有斯洛文亚一 个叫'地狱'的地名可以与之相比,黑桥,黑色的桥,让人想 到黑夜。一个夜中看不到而消失的桥,这个村子,有着低矮的平房,路旁散着异味的水沟,街上走着长发的青年人,走着生活在这个城市边缘的人们。这个世界是有无数的村落组成的,八十年代我常常走在这样的街上,走在圆明园的村落,街上,两边也是红砖的低矮平房和红砖的围墙。有时我会站立在围墙边望着远方,远方是这个古老园林的柳树,树梢和遥远的天际,我幻想远方的世界,这个地球另一边的村落,那里的样子,那里的人和生活。

今天的黑桥大街依然破旧,冬日的下午,白杨树投在大街上 的影子依然是长长的,依然是淡淡的。映着天空的蓝色,像退了色的老照片,这样的影像如此茫然若失,如此惆怅,是我最为牵肠挂肚的故国景象。 在异国生活时,梦中曾梦见这样的街道,这样长长的影子, 梦是如此的真切,以至于我可以近距离的看到街上的石子, 和龟裂的裂纹,真切到可以嗅到街旁水沟的异味,这中国独有的味道。 这梦境也是如此的真切,有美丽的亚得里亚海,有无边无际 的原始森林,在森林的尽头是终年积雪的阿尔卑斯山,山顶云聚云散,古老的街道,古老的城堡,这里有各种文明交汇,有天主教,有东正教,有斯拉夫,有法兰西,奥曼帝国,日耳 曼,罗马帝国……古老的街边很窄,脚下是发光的石头 铺成的街边,石头几百年没有动,甚至人么修了下水道后,也要把石头安装回原处。 这真是一个类似于庄子梦蝶的故事,我从中梦中醒来,不知在那遥远的京城古村中心是那梦境,还是在这亚得里亚海滨 是我的梦境。

斯拉夫民族的生活伴随歌声,街上时时有三五成群穿民族服装少女,向着北方的夜空阿尔卑斯山的夜空,唱着古老的歌谣,斯拉夫人从东方的草原带来的古老歌谣。城市中也穿行者各式的唱吟艺人,印第安人,吉普赛人,波希米亚人,他们穿行于这个古老的欧罗巴大陆,唱着自己的歌。经常是四五个伙伴把琴盒放在面前的地上,对着过往的行人演奏,演唱,他们,她们的身材是如此的纤瘦,面孔是如此的干净,超凡脱 俗,我常常听她们和他们的美妙歌声,他们才是真正漂泊的人生,真正生活在他处的人,真正的美丽人生,流浪 的人儿最美丽。 我有了朋友们,我把车库做我的画室,我看到了世界的另一 边似村落的生活,看到了另一群人的生活,我和他们生活在 一起。

艺术 永远的生活 

part1 :在那个巨大变动的年代,东欧的社会主义阵营变色,柏林墙 倒下的年代,在各个城市,我有了展览。 甚至在战争的时刻,展览仍在克罗地亚海滨的小渔村举办, 渔村在亚得里亚的海滨,这是一个曾经属于威尼斯国的一个 小渔村,展览是在古堡改成的展厅中举行的,在展览开幕的 时刻,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宣布脱离南斯拉夫独立,战争 即刻笼罩在这片土地上,也笼罩在这个小渔村,但是开幕式 照常举行,我能感到凝固在空气中不安的气氛,人们的表情 颇是凝重。 我们知道在这一刻我们展览的时刻,无数的士兵走向了战场,无数坦克军车开在崎岖山路、田野,无数的战机、直升机划过天空。可展览像往常一样举行,记得没有特别的讲话,大家谈论的是艺术、我的作品,喝着香槟和这海边的美酒。我知道我们的心中心照不宣的阴影,我知道这对于他们乃至对我有多大的压力,我们都有家人、朋友在首都、在战争发生的地方。但我知道,我们都知道,我们要把这个开模式作完,这是我们的约定,我们为之努力地意义所在,我们将努力把这个展览作好,完成我们的约定。多年后我会回想这个展览,当我回到我的故土,那一时刻仿 佛恍如隔世。今天我躺在北京清晨的床上我会记得那天的晚上,我回忆到 那一刻,我不会忘记,那些朋友,那些热情善良的人,热爱 艺术的人,在战争的晚上淡定从容的坚持自己的生活的人们。

part2:是的,无论世事如何变幻,皆是过眼云烟,我们的生活是真 实的,我们对于理想、理念的坚持在那一刻是真实的。世事 总会变幻,而艺术会留下来,这是我们即是动物而又与动物 稍有不同的地方。我也不会忘记在那个偏远的小车站,铁轨旁,坐着几个和我 一样逃难的年轻人迷茫的眼神。我会记得逃难的火车上,经 历过二战的老太太淡定的表情和安慰我的言语,这是经历过 苦难的淡定,经历过大喜大悲的从容。 窗外我可以看到匍匐的士兵,军车,闪光的炮弹,让我坚信在这样的时刻,同类,即同为人类是多么需要相互扶持。

\
《前行》 280×400cm  2015年

画室

浩瀚宇宙,孤独星球,我们作为人,站立的人相遇在世间,今世可以相遇,是多么的不易,不管什么肤色,无论说什么语言,无论什么群族,则同为人类大树的树叶,应该视同类如手足,相亲相爱,让诗歌,让艺术,让爱来拯救我们,再不能杀戮,再不仇恨,再不妻离子散,再不背井离乡,再不流离失所,再不无家可归,愿这世界再没革命,再没有仇恨,再没有战争,再没有恐惧,再没有失去亲人的伤痕,再没有毁灭。

我会记得那片海,月光下的海,我展览的古堡是在这个渔村的最高处,开幕结束后,我独自一人,在这里可以看到远方的 亚得里亚海,看那远方的海,月光好像离海面很近,拂面吹来的海风,吹着海的气息,这本是爱情的气息,这本是地中海裸女奔跑的海岸,在这一刻海风中则夹着血腥的味道。海面上波光陆离,无数的星辰聚集在月下,集汇在这海面上。

是怎样的缘?让我在这一刻站在这里,宇宙又是如何运行。让我既渺小又无限的一分子的轨迹,于此刻此地,与此情此景,交汇于此。如果说人的一生就是某种意义上的行为艺术,这个展览,这个亚德里亚海边渔村的展览。这个伴随无数士兵的身影,坦克,米格29战机的展 览,则是我至今最特别的展览,最独特的一段人生经历。最投入的一场行为艺术。

是的一个画室,画我所思,所想所感,展览,展我所思所想所感。漂泊的生活,一个梦境与非现实的,周遭的爱情,美丽有灵性的姑娘,一群为理想的朋友们,这一切构成了我的人生。 原来,重要的事情那时,圆明园村落里,在春天飘着杨花的树下,已经决定了。拿起画笔,把脑海里的形象画下来,我的心就找到了平静。 也许,这重要的事情已在更早的时候,在儿时玩耍的山上就 决定了。 我不会忘记,那时的山上开满了白色的杏花,红色的桃花, 我站在山上,望着我的城市,拿起了画笔,画下了这个城市 的全景, 我不会忘记,在幼儿园用粉笔在地上画下鱼的形象,抬起头,望着大人,我会想像我渴望的大人理解的眼睛。

这是我的宿命,一个无可逃避的宿命。这是一个美丽的精神花园。这是一个约定,一个人在童年对自己的约定,这是心灵的故乡。现在我知道这样的人生是怎样的艰辛,这条路会遇到种种的屈服,挫折必须承受这孤独不安,克服恐惧和绝望,忍受贫穷和饥饿。 现在我知道了,这一切的付出是多么的有价值,一个人的一 生可以做着儿时喜爱的事情是多么幸福。 这条路是一条解脱的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有自己的使命,从出生带着一个天然的心,这颗心如一块美丽的白玉,来到世间,这颗心就如投入一个深不见底的炼狱,这颗心将经过无数我们不能承受的磨难,有时我会想到但丁描绘的地狱,想到佛教为我们描绘的地狱,我们的心在这世界所经历的磨难,丝毫不亚于描绘中地狱中描绘的折磨,又有时,我们的心犹如我们的牢笼,我们不能逃避自己的缺陷,我们是这种缺陷的奴隶。我们是西西弗斯。 每天将石头推向山顶,而在夜晚绝望的滚下,第二天又无望 地推向山顶,面对夜空我们不知道去向何方,也不知道来自何处,感叹生命如此短暂,感叹灵魂应该寄存何处,我们眼 望星空,如我们的细胞一样的星空,满天星斗,我虚无于生,恐惧于死,面对我们注定了的轨迹让我们无法停止。

哪怕是荆棘遍地,苦海无边,我们必须找到自己的拯救之道,让我们如玉般 的心经过无数的磨难,雕琢的更加美丽动人。我则拿起了画笔,画我所思所感。 我有一个画室,我每天下午经过纷乱的红尘来到画室,这画室在圆明园的村落里,那闪着白光的白杨树下……不论在维也纳的大街旁,不论窗前不断的电车驰过……无论在斯洛文尼亚的北方小城旁的古堡,窗外是无边的原始森林,清晨的鸟鸣带来青草和树叶的清香……在台湾的淡水小镇,邓丽君歌唱的小城故事,我望着大海听着南海姑娘歌曲描绘的这美丽风光。。无论在黑桥……不论在这世界的任何地方,我走进这个画室,我就走进了我的世界,走进了精心培育的花园,这里的花朵是心灵的花朵,幻想的结果,它出现在这世间就显得无比真实,这世间万物稍纵即逝,而我描绘的心象则更显真切、永远。
 
本文节选自《艺术 永远的生活》
 
 
华庆:智者的教诲

方振宁  2007年《天行健中国当代艺术展》文章
 

\
《一个生灵的图解:灾难、爱、拯救、升华》 380×100cm  2006-2007年

如果说到回归,那么华庆的红色类人猿智者系列,把我们带到更为遥远的过去,那不是物理性的回归,而是寻找智者智慧的旅程。“我思故我在”,他对红色类人猿的描绘,都集中在那双目光冷酷、炯炯、智慧、深邃的双眼上,在华庆的画上那目光不是暗示类人猿向人类进化的阶段,而是逼迫我们重新思考一切的监督者的视线。

在华庆的全部作品中,《一个生灵的图解:爱、灾难、拯救、升华》(2006-2007)是长达10米的巨作,他向我们展示了史诗般的宏伟画面,这实际上是一个寓言,寓言本身是暗示在人类文明史中,有过那些不文明的阶段。面对这幅画我们会产生复杂的情感,画的副标题“爱、灾难、拯救、升华”是对主题的注解。

华庆的上世纪80年代最早进入圆明园的第一代画家,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历史见证者,他自己的画风和以前有明显的变化,这是在他游历世界之后,重新审视我们这个世界之后,决定用红色类人猿作为自己的代言人向世界的发言。

华庆不厌其烦地反复描绘红色类人猿,他的休止符必须是人类接受这种监督之后,但这只是一种假设。在这种假设没有成为现实之前,我想华庆不会停止红色类人猿的再生。

华庆的作品让我想起诺贝尔文学获奖者威廉•戈尔丁(Williarn Golding1911-1994)的重要作品《蝇王》,这是一部反映人类中“恶的一面”的现代寓言,他是对人类天真本性的沦丧提出的忠告。而华庆则是对人类展示一种终极关怀,这些作品都是关于心灵、生存、爱、生、死亡、神话、环境和自然原则的关系。
 

\
《人的寓言》 220×200cm  2006年

华庆的《寓言》系列作品,则以充满想象力的寓言语言,言说了当代人类社会面临的困境:人类文明的高度发达,不仅没有使人类从随欲而动的动物上升到真正文明的人类社会的水平,反而是人类的文明,如某些重大的发明和创造,导致了不同国家、种族、阶级之间相互残杀水平的升级,给文明的人类带来灾难性的恶果。——邹跃进
 
 
华庆的艺术观点


\
《圣母》 300×300cm  2015年

艺术家,艺术可以把自己的目光、自己的思考、对应物、参照物,关注在我们人类最终的:心灵、生存、爱、生、死亡、与环境的关系、与自然的关系、解脱等等的终极主题上。

艺术家不可能准确的找到标准答案,但艺术家可以凭借自己的敏锐、自己的感觉,用独有的语言形式向世人展现自己接近这个遥远主题的脉路。艺术家这天地宇宙间的渺小一份子,同样可以体验,甚至承载天地宇宙过程的众多讯息,甚至自己的艺术成为媒介,让这些讯息尽可能准确地反映出来。

如果回到这芸芸众生,艺术家在客观地或找到了自己的艺术形式地去再现这商业社会的浮光掠影的同时,也可以接近人类长远进程历史的深层。艺术家不能只是沉迷于浮华,夸张和表面的宣泄,不能只是注重日常生活点滴片段的摄取,而更应该再一次的关心广阔深刻的哲学思想,人类的普遍感情、人道精神,唤起我们与生俱来的原始自己的力量,用足够的真诚和自信,反思我们人类现存的文明、科学、宗教等等。可以忽视现代文化规则定位下的艺术家、哲学家、物理学等等的界线划分,用最直接最原始的思维和与之相应的形式感,展现对人类悲苦生灵的命运、未来、价值、思想精髓等主题的思考过程、方式、脉络。

艺术过程就是一系列思想的过程,答案已不重要,我们在这样的脉络中——作品中,我们存在了,“艺术”地生活过了。

——华庆
 

\
《人的寓言-男人》 380×250cm  2006年

\
《人的寓言-女人》 380×250cm  2006年

圆明园的第一代艺术家华庆近期的新作“寓言”系列,似乎有意无意的在接触这些人类的本质问题,与现在时下中国前卫艺术作品对于现实政治、社会环境的关注、批判、质疑相比,华庆的这一系列的作品似乎有意对现实环境所产生的主题作了回避,而把质疑的对象,指向了人类文明的本身,强烈的把爱因斯坦众所周知的相对论公式放在了这个系列每张作品的不同位置,使最高人类的思维结晶与接近猿的形象放在一起,产生对比,提醒我们思考。更有一些血腥画面与E=MC的反差更把怀疑的对象指向了人类最终的生存目的。

华庆画中也用了一些象征符号,有意识暗示人类文明、科学、政治、社会的各个层面,比如旗帜,我们大概也会把它们归类,与某种意识形态、政治理想有关的象征物,但华庆并没有用现实中的真实道具,比如某国的国旗或文革中的红旗等等,而是用了航海旗语的信号旗,则是更隐喻的方式,隐喻人的方向的迷茫和进一步退两步的困境。当然这种暗示会不会因为从现实生活的抽离而得到更广泛观者的理解,则需要更多的时间证明。
 

\


华庆
1962年   出生于中国安徽
1981年   安徽省艺术学校毕业
1982年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1986年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入驻圆明园 ,从事前卫艺术活动

个展
2014 华庆甲午年个展 先声画廊 北京 798
2013 人的十二个面貌  北京 798 悦 美术馆
2012 北京亚洲艺术中心 “人 . 物”华庆个展
2011 北京亚洲艺术中心“命理”
2010 台北亚洲艺术中心“2010华庆新作展”
     日本东京MEGUMI OGITA GALLERY“Thinking”
2009 香港OPERA画廊 华庆个展
     北京798亚洲艺术中心 “思维的魔力”
2008 北京798 亚洲艺术中心 “人的奥义书”
2007 台北中央研究院生命科学所美学空间
     新加坡奥沙画廊 “华庆-人的寓言”
2006 亚洲艺术中心 艺术北京国际画廊博览会
2004 台湾新竹名冠艺术馆
2003 台北卡氏珍藏美术馆
2001 高雄四季艺术中心
1999 台北北庄艺术中心
1995 台北日升月鸿画廊
1991 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GRAFCK KOLITIV画廊
     克罗地亚萨格勒布市STUDIO GALERIJE FORUM 画廊
     斯洛文尼亚LJUBCJANA  SKC画廊
1989 斯洛文尼亚LJUBLJANA银行
1987 北京音乐厅北京美术家协会画廊

群展
2014 北京 咫尺天涯-作为传统和当代的多元艺术 天涯美术馆
2013 意大利 威尼斯双年展 平行展
2012 德国 汉诺威浮士德艺术馆 大型多媒体艺术展览“时差”
2011 北京 “艺术北京”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
2010 北京“艺术的多样性”第十八届世界美学大会邀请展
2008 纽约 亚洲艺术中心 美国纽约Bridge当代艺术博览会
     首尔 首尔艺术中心“Blue Dot Asia 2008”
     阿姆斯特兰 阿姆斯特兰艺术博览会2008
     canvas  international art “China Now Now 2”
     台北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
     新加坡 新加坡艺术博览会
     新加坡 OPERA画廊“Crossroads”
2007 高雄 琢璞艺术中心 “历史与超越”
     北京 中国国际画廊博览会
     北京798 韩国墨画廊“动物凶猛”
      首尔 韩国斗山艺术中心
      “China Big Boy---A Truth    beyond the Real”
      北京798亚洲艺术中心“天行健”
      香港 OPERA画廊“Made in China”
      北京 环铁时代Art美术馆“移动的社会——当代艺术展
2006 北京798时态空间“移动的社会主义”
      北京798 红星画廊 “红星•红星•红星”九人展
      上海 朱屺瞻美术馆“欲动”
      香港 奥莎美术馆“自由行”
1998 北京国际世界艺术博览会
1993 斯洛文尼亚LJUBCJANA国际版画双年展
1989 奥地利维也纳亚非学院画廊
     日本大阪国际三年展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