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Colour 童振刚 2015 - 封面人物 - 中国艺术文化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封面人物 > 正文
色•Colour 童振刚 2015
2015-08-10 13:02:23 作者:chinaacn 来源:《中国艺术文化》
色•Colour 童振刚 2015


\
 

巡回展《心经肉跳》在龙美术馆和今日美术馆的宏大展示还让人历历在目,艺术家童振刚又一新作展即将与大家见面。2015年8月8日,《色•Colour 童振刚2015》展览将于北京草场地ZOOMART艺术馆开幕,将以2015年最新创作的百余幅作品,呈现他在材料和图示上的新探索。

过往

2006年,制作雕塑时从升降梯上摔下,腰椎粉碎性骨折的童振刚经历了人生中巨大的挫折,而凭借着强大的毅力和耐心,在身体痊愈后不停歇地投入到创作之中,很大一部分作品是在他行动不便的情况下完成。面对工作室中巨大规模的画作和雕塑,很难相信这些作品出自至今还借助拐棍行走的童振刚之手。

童振刚作品中的乐观让人羡慕。面对残酷的现实,他作品中呈现出来的轻松、幽默、甜美、幸福让人难以与这位不断被摔伤而身体受到限制的艺术家联系到一起。在童振刚的自述中,他提及这些微胖的、幸福的女性形象来自对母亲和女儿的童年记忆。祖籍东北,在新疆长大的童振刚,用作品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北方汉子的家庭情节。

升华

2013年以来,童振刚以“心经”系列作品的全新形象代替了他之前艳俗艺术的样式。从极入世的笙歌宴饮到对佛教经典的反复传抄,图像变化的背后是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升华。

以当代艺术创作为人熟知的童振刚从书法和篆刻入门, 展览《心经肉跳》以抄写的方式实现对欲望的超脱。同时也是对过往坎坷经历的超度与祭奠。在“心经系列”作品中,童振刚以巨大的尺幅密密麻麻地抄写心经,用楷书和篆書的文字变体编织成一张充满画面的心经大网,这是童振刚在艺术上的形式感探索,也是他对世界构成形式的理解。篆刻讲究“疏可走马,密不透风”,同样的形式感追求被应用在“心经系列”作品中,他在反复的抄颂中寻求心灵的平静,在疏密的变化中呈现外部世界复杂的构建。

回归

此次ZOOMART艺术馆展出的新作品将展示一个朴素、生动而不失品质的童振刚。在“心经系列”创作过程中,童振刚找到一种比绢更结实,又具有宣纸效果的新型布料。用不同材料在布料上实验过程中,色粉笔与布料肌理的结合营造出氤氲的效果将童振刚带入到“自由”的创作情境。色粉笔在布上的涂抹流畅自然,又不同于油画棒的粘腻干涩——这是画画应该有的状态。

“色•Colour”即将展出的百余幅小型作品中,画面中既有童振刚早期的女性形象,又“心经系列”文字和印章的痕迹,还有来自民间故事、吉祥图案的大鸟、罗汉、祥云……在身心放松的状态下,童振刚将多年来的绘画体验凝聚成一种心灵的气息,任由其在画布上流淌,自由生成图像,这是一种绘画的境界,更是一种以时间和磨难磊筑成的生命的高度

网络众筹

策展人朱小钧以其敏锐的嗅觉和富于想象力的浪漫主义策展思路被业界所熟知。此次展览他结合自己在互联网领域的经验和实践,将通过网络众筹的方式在京东众筹上发起活动,希望以更亲民的价格实现网络互动。经历了生命波澜的童振刚此次更是以积极的方式回应网络时代的“分享”。作为60后艺术家试水互联网途径的先驱,方式以外更带着一种不老的情怀。期待童振刚真诚的尝试将成就互联网收藏的传奇。
 
 
心有猛虎
 

文 朱小钧

 
\
《色粉绘绢》 60×80cm  2015年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在代表作《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中,写下这7个字的经典诗句。诗人余光中将其翻译为: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意思是,老虎也有细嗅蔷薇的时候,形容一个人既有猛虎般的浩大雄心,也能安然感受生活的美好与温柔。

我想,在艺术上创作上,童振刚确有这样的企图。他涉猎广泛,油画、水墨、雕塑、版画……媒材在他那里只是一种选择,他在使用这些材料时所体会到的沉浸和喜悦,是我更感兴趣的事。

生活在这样一个人人努力求得,害怕被忘记的时代,每个人都被疾速奔驰的社会车轮碾过。但是,童振刚没有在艺术圈中的任何一种范式里机械就范,他只遵循内心的本能和冲动。这种本能是一只隐藏的猛虎,它可能不主流,不科学,不成功也不显赫,但是,它拥有让艺术创造死灰复燃的力量。多年以来,童振刚都在和这种力量周旋,在他的作品中,这只猛虎是他的欲望、激情和臆想,也是他对生活的热爱、期待与想象。

以前,我们用“幸福指数”“想象幸福”来定义童振刚的作品,现在,我们也许应该修正这个定义,艺术和生命一样,不应该以有用或无用,幸福或痛苦,有意义或没意义来衡量,艺术本身就是价值,创作本身就是一件充满意义的事。

这一次,童振刚开始使用色粉。他把佛教中的菩萨、力士、金刚用自己的语言,涂写在特制的画布上,凌厉与温柔交织、狰狞与祥和对撞。他试图传递的,正如里尔克所言:“愿你自己有充分的忍耐去担当,有充分单纯的心去信仰”。

其实,描述一个艺术家的创作时,文字总让我无望,创作不是文字能写出来的,就像光不能被画出来,只能描绘被光照耀的万物,艺术也一样,你只能无限接近他,但永远无法抵达。童振刚想要的,是完全不受任何控制的创作,经过成千上万次的各种实验,他的手和心获得了完全的自由,才有今天无所羁绊的童振刚。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盛宴之后,泪流满面。
 
 
“色•Colour”童振刚访谈



\

《色粉绘绢》 60×40cm  2015年
 
 

郭:去年你在上海和北京做了《心经肉跳》的大型巡展,作品的样式都非常令人震撼,这部分作品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的呢?

童:“心经肉跳”系列的作品,第一张是在12年底13年初画的。

郭:之前的作品都是艳俗艺术的样式,我可以这么归类吗?

童:怎么说艳俗呢?中国的社会生活充斥着艳俗。你就看看现实,高官小三,富贵阶层,都市夜生活,都在艳俗上找乐子,艳俗是一种社会现象和生活方式。我的作品更多是一种视觉上的表达,注重的是我对色彩的理解,比如我用金色、红色、白色,这是一种加强画面对比的方式。

郭:从12年开始,文字和佛教类似的元素出现在你的作品中,是一开始就画了很大的作品吗?

童:之前画水墨、画油画、做雕塑,我都特别注重细节。从12年开始抄心经,最早抄心经时我想本身我是写书法的,用书法写出来是想突破自己之前的创作方式,特别是画面构成的方式。那你就面对着两个问题,你是用线条来描述一个形象,还是强调线条来抛弃形象。后来我想摆脱画面中原有的人物形象,将书写的线条融入到形象中去。但是你要抽象到什么程度,意象化到什么程度,你就必须一边走一遍琢磨。我是比较喜欢挑选一种挑战自己的材料和方式。

我开始写心经,我想让心经变成一种构成的画面。把它书写成一种网状的图式。人生本来就有一个“网”罩着你,你摆脱不了这种现有的“网”,你只能是在即有的网中去寻找一种更适合自己的方式而已。这是你逃脱不了的一种东西。文字组合到一起,我使用楷体和篆体来构成画面,而没用草书或者行书,汉字美就美在它的方块结构和构成上。

\
《色粉绘绢》 50×240cm  2015年

郭:当时是因为身体不好开始抄心经的吗?

童:做过6次大手术。

第一次07年的6月24号,当时是做4米左右的雕塑泥稿,做好了挺高兴要聚聚。当时有一个朋友摔倒了,我过去扶他,结果他起来了,我起不来了。我当时摔成股骨颈骨折,调养了一年才基本好了。坐轮椅半年,拄拐半年。紧接着又来了,在画五米多高油画时,电动升降椅事故被甩出而导致腰椎粉碎性骨折,在医院躺了半年,神经部分恢复很长时间。紧接着胳膊又摔断了一次,又是加钢板,拆钢板……重创以后带来很多问题,2012年股骨头坏死又换了股骨头。

郭:但是我看你的那些画,最后都还是美的或者是兴奋的。为什么在这么复杂的经历中还能画出这样的图像。

童:所以说人是有很多种样式,比如说毕加索,可能他生活地很幸福,不愁吃喝,每天美女如云,生活地很自在,他的画多数是表现战争痛苦和扭曲的性比如《格尔尼卡》马蒂斯一辈子病魔缠身,不断的吃药打针,但是他的“野兽派”绘画却都是歌颂快乐生命过程。

画画需要提出问题,提出问题才有意义。到我这个年龄活着变得非常明确,不像年轻人还有迷茫呀这些不确定的感情,现在已经没有迷茫了,做个真诚的人。说话聊天,聊你真实的想法,真实的事,做真实的自己。

郭:从06年不断地经历这些不好的事为什么到了13年才开始想到写“心经”?是开始信佛了吗?

童:不不,这根佛教没有关系,有朋友让我参禅打坐,但是遇到问题求佛拜佛也解决不了。我从心里面明白。

摔了这么多回,心理没有以前浮躁了,摔跤不一定把你摔明白,像我属于渐渐去感悟的人。以前我太要面子,这么多年来,最后发现自己就是一个画画的,没有啥本事,也就会画画,想想什么是自己最开心的时候,“书写”时是我最开心的时候,除了写字,还可以用书写的方式去画。

不是说有造型能力就能成为艺术家,艺术家要创造出自己的语言方式。创造出自己的语言来,有了对绘画语言的创造才叫创作。今天画点花明天画点草,形象的东西解决不了什么,你只有从形象里跳出来,找自己的绘画语言。造型只是个假象而已。

我用自己的语言把问题提出来了,我画“心经”是我拿网状去记录,抄写心经让人打消欲望,打消痛苦,把你引导另外一条路上。佛教上说”光明之路”,“觉悟之路”。觉悟很难,痛苦是从根本上解决不了的,这都因为诱惑太多。

\
《色粉绘绢》 50×240cm  2015年

郭:你自己信佛吗?

童:对于我来说修的是心中的佛,把自己修好自己就是佛。抄心经是种加持,我当做创作来写,按照修佛的标准去抄,也是一种加持。

郭:你在画大画过程中出现了很多事故,为什么到后来还是这么的钟情于大画。

童:之前只是单纯地画,也没考虑大小。自从搬到这个工作室以开,我就想为什么要租工作室,那就是想要画大画。不管是油画、水墨、雕塑,都是大的。我想画一些更有意思的大画。虽然摔了这么多跤,但是我觉得精力还行,所以下一步的计划还是大画。这一次我画一些小画是让自己随意放松地去画。大画不一样,放松的同时,还要控制画面,还要控制新心气,小画就是完全放松自己随意去画。跟自己的骨头和体力较劲。

郭:这回小画也很有特点,首先是材料上换了一种布做基底,是怎么发现了这种材料。

童:我一直在综合材料里探索。宣纸比较脆,画起来厚了容易裂,薄了吧不吃力,想用结实的材料又能画出宣纸的效果。每一种材料都要去体验,去跟它熟悉。心经这个系列画了十米的,从空中吊起来了,效果特别好。它是一种免裱的布面材料非常结实经折腾。

画色粉画需要用特殊色粉纸才能把颜色挂住。色粉画有那种特殊的绒绒的质感,但是粉容易掉,不容易保存。既然要掉的,我就先把表面的粉打掉,颜色都藏在布的纹理里。这些作品看起来像版画的形式,有点像手稿的样式,但是感觉不一样,我自己喜欢。

郭:那为什么要用色粉笔呢?

童:我在这种布上用各种材料尝试,有色粉笔、油画棒蜡笔都尝试了,最后觉得色粉画在上面有种松动的感觉,不僵硬,画的轻松舒服。

郭:这些作品的形象为什么不是美人而是罗汉等,是不是顺着“心经”思路走?

童:开始有这么个想法,想顺着“心经”走。后来我把自己的感觉嫁接在一种状态上,画出一种放松的图像。产生一种生活中与自己发生关系的东西。我用各种红色,好像是很俗气的一种颜色。而通过这种方式换了一种味道,有了一种版画的感觉,这是一个话题。

郭:这次的小画里有很多形象来自民间吉祥图像,是有这方面的变化吗?

童:对,我最想画的就是孔雀这种类型的鸟,这种形象不管是像凤凰也罢像鸡也好,这个形象可以在画面上不断丰富起来,画的过程中可以让画面有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的过程体现出来,还希望把它画成网状的、密密麻麻的状态。画起来手可以非常自由地游走。我画画的时候有很多形象,画到一半就变了,可能本来画几个桃,几棵树,几片叶子加一只大鸟就变了,画着画着就变了。从自己不习惯的方式找感觉是我的一种方式吧。用这种方式可以表现很甜美的,也可以表现很狰狞和痛苦的,这只是一个绘画的方法。
 
郭:在新作品的画上我们还有看到写的字和印章,这些元素都代表了什么特别的寓意吗?还是根据不同的画面有特别的?

童:写字和盖章都是让它有一种“版画”的形式感。盖章不仅是一个简单的盖章而已,本来我自己就是搞篆刻的,篆刻对我的影响很大。篆刻里讲究“疏可跑马,密不透风”,我把这些理念都放到画面里面去。我把印章盖在画的下面,不往上盖,往上盖就感觉跟国画近了。突出那种“形式”。写字的部分可能会抄一段心经也可能题上童振刚2015年在干什么,很随意。随意里面透出他的构成法是有格式的。

郭:这类作品个阶段性的作品还是会持续作为系列出现?

童:现在照着这个画法画下去我觉得应该是能持续的一种样式。后面可能有新的变化,可能这一批手稿做完了后面可能在色粉这种材料中变,这种形式让我画地松动起来,没那么较劲了。

郭:国画也讲究神品、逸品的判断,也是与艺术家在创作中的自由这方面相关,你的作品中与这些传统都相关吗?

童:画画都是相通的。只是时代不同了,人们表达的方式也不同了。品相只是个说词而已。
 
 
\
童振刚
 


童振刚,1959年出生于新疆克拉玛依市,祖籍吉林省吉林市。曾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师从著名书法家萧娴、林散之先生,早年从事书法、篆刻、水墨画的创作,并在当代水墨画中以独特个性化语言风格、天分的才情厕身于中国水墨画坛。

1992-1996年期间曾多次在中国美术馆、日本京都美术馆、香港艺术中心等举办个人展览。1996-2000年期间应邀赴葡萄牙、西班牙、法国巴黎进行讲学、交流展览、及石版画工厂的创作工作。2000年后开始当代水墨画,版画、油画、雕塑、装置等的多种艺术创作,以“玩艺术”的心态创作了一系列作品:纸上江山、幸福指数、闲聊淡侃、不合作状态、不稳定因素、女人观士音、心经等系列作品。从事艺术创作至今在30多个国家举办个展60多次、联展100多次。

作品深得世界各大美术馆、博物馆以及知名私人收藏家青睐,作品多次参加拍卖及大型慈善公益活动。2013年作品《东方神韵》长卷入选奥林匹克宣言。连续多年被凤凰卫视、雅昌艺术网、当代艺术杂志、库艺术杂志、艺术与投资杂志、艺术视野杂志、中国艺术报道等评为中国当代艺术最具学术价值及年度最受关注的艺术家。





 

\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