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专访 > 正文
栗宪庭 中国当代艺术教父
2013-07-22 11:24:37 作者:华轩 来源:《中国艺术文化》

 

\



栗宪庭,1949年生吉林省,197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是中国艺术批评家,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时期的重要评论家,对中国现代艺术运动的发生和发展具有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八十年代初栗宪庭在官方《美术》杂志上首先介绍了“星星画派”和其他一些前卫艺术的作品。八十年代中期至1989年担任《中国美术报》编辑,为“八五运动”的传播和组织工作做了大量工作。这一时期栗宪庭推崇的艺术家是南京艺术家丁方,并撰写了中国批评史在这一时期最重要的批评文章:“时代呼唤大灵魂的生命激情”,以肯定丁方的艺术。

1989年以后,栗宪庭为新的艺术现象定名并做了比较系统的研究,推出了“政治波普”“玩世现实主义”“艳俗艺术”等艺术流派。

90年代末,栗宪庭担任过“尸体艺术”展览《对伤害的迷恋》的策划人,以支持更年轻的艺术家所从事的激进行为。

2000年以后,栗宪庭的艺术活动逐渐减少,2003年在北京大山子地区的东京画廊所策划的展览《念珠与笔触》是近年来极少数的展览之一。

栗宪庭从不滥做策展,这是他与现今很多新兴的策展人的最大区别,他也曾戏言这是因为他“拉赞助”的能力较差造成的。但栗宪庭的每个展览都会很有分量,都会代表着重要的艺术潮流和走向,在这一点上,他有着非常敏锐的感受能力以及高超的判断力。相对于那些更热衷于交际和“在场”的业内人士,他也是笔者所见到过看展览最多最认真的批评家之一。

正像栗宪庭所最为尊崇的学者鲁迅、陈寅恪一样,他身上同样有一种蔑视权贵、毫不妥协的批判精神和独立人格,他认为“一个知识分子对人的生存境况的良知”对于艺术家与批评家是非常重要的。45岁以后,栗宪庭越来越感到一种宿命,中国儒家文化的“内圣外王”,在历史的进程中始终处于一种分离状态,它造成了中国知识分子“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分裂人格,而这种人格分裂,在他身上也有。

而栗宪庭也一直在试图寻找弥合传统知识分子分裂人格的途径——一种非功利的入世转换途径,企望中国知识分子走出“达”与“穷”的循环,创造一种非功利而又进取、入世的新人格。其实栗宪庭一生都在逃避名利场,有意识地拒绝被体制化,但却很难。栗宪庭坦言历史上有两个人对他影响最大,一个是司马迁,一个是孔子,都使他更多地想到责任问题。

中央美院的学者尹吉男就曾说过,栗宪庭是“一个战士而不是一个学院学者”。在尹吉男的眼中,“他是一个特立独行的思考者,而不是混迹在人群之中。”

当年那些受到官方艺术机构排斥、曾经像盲流一样在圆明园、东村、宋庄为生计发愁的前卫艺术家们,在栗宪庭坚持不懈的推介下,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国际艺坛明星和文化偶像,栗宪庭却仍然在宋庄的农家小院里谈笑风生、迎来送往。

去年下半年,一群惯偷在深夜潜入栗家小院,在全家人的沉睡中摸走了数码相机、笔记本电脑和为数不多的现金,却不知道墙上挂的艺术家赠送的作品随便一幅就价值几十万。

尽管今天很多红透半边天的艺术家可以说是栗宪庭一手捧红的,在艺术品交易日益火爆的今天已然腰缠万贯,可如果人品不是栗宪庭所看重的并且艺术家本人一再坚持,栗宪庭甚至会拒绝对方赠送的作品。在他看来,艺术创作只有他所认同的文化价值,而市场价值与他无关。

可能没有人比栗宪庭更适合撰写中国当代艺术史。尽管市面上已经有了很多类似的史论书籍,被小偷偷走的笔记本电脑中有栗宪庭整理后收集了十余年的资料,很多资料已经无法再找到了,虽然他并未表现出来但我却知道他很心疼,而栗宪庭版的《中国当代艺术史》又要拖后了,这不能不说是中国艺术界的一个重大损失。

全部评论(0)
《中国艺术文化》杂志 双月刊
更多专栏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